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923章 万瘄之毒

一种十分恶心的感觉。

我讨厌那个东西——似乎带着某种不愉快的回忆。

既然是景朝国君的近臣,自然知道景朝国君忌惮什么了。

我奔着那扇门过去,许多记忆争先恐后的扑过来。

我曾经在这扇门前翻书,擦拭宝器,还曾经——潇湘。

我在这里,抱过她。

她说,非我不嫁。

那是一种极其甜蜜温暖的感觉。

可这个记忆非常淡薄,好像根本没发生过,纯属我自己的臆想一样,不跟其他一样确定。

难不成——是在这地方,做的梦?

抬起头,看向了那一小片黑色的污渍。

我翻过了斩须刀,就想把那个东西给鼓捣下来,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机关。

可那个东西看上去,只是一块“污渍”,是凝固在上头的,根本弄不掉。

而且,斩须刀划过去,那东西也并没有什么反应。

奇怪,这个玩意儿,能动什么手脚?

没辙,我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面前的大门上。

终于到了这个地方了。

一只手,带着身体记忆,就触碰到了旭日上。

当然,是带着防备心的——我拿不准那个黑色的东西是什么,也不确定是不是能碰,只能先提防着。

“咯吱……”

一声沉闷的响声,这扇门的碰到了我的手,立刻缓缓打开了。

只是——我微微皱起了眉头,右臂更沉重了,几乎到了快抬不起来的程度。

这一瞬间,里面的宝气,几乎直接把我给撞到了地上!

里面的东西,几乎不是凡人能见过的。

但这一瞬,我立马就觉出来,那个污渍一样的黑色东西忽然迎合宝气,跟泡泡一样,迅速膨胀了起来。

速度极快,几乎不容人反应,猛然对着我就喷出了什么东西。

这个机关,是下在了开门会出现的宝气上?

我一愣,立刻抬手要把斩须刀旋过来,可右手一沉,我以最快的速度切换到了左手上,可左手毕竟没有右手的灵敏,而那东西极快,防不胜防!

斩须刀煞气一炸,直接把那个东西削断——赶上了!

可那东西在临死的同时,竟然扑的吐出了一股子黑汁!

卧槽,这是什么?

我立刻翻身要躲,但是右臂一阵剧痛,眼前不由自主就白了,那黑汁,眼看着就溅到了我脸上!

“好!”

是金郡王喝彩的声音——咬牙切齿,带着说不出的痛快!

我想起来了,心里悚然一动。

这是龙虱毒,一头龙虱子,也就能采出来芝麻粒大的一点,这种量,得攒了几百年!

眼前这一瞬,好像慢镜头一样,我看的清清楚楚,可身体因为阴轮的伤口,越来越沉重,根本没法跟平时那么灵敏!

这一下——龙鳞会全部溶解,甚至真龙骨……

金毛在对面一声吼,显然是想过来,可这只是一瞬,它跟本就来不及。

坏了……

可就在这一瞬,一个小小的身影忽然就挡在了我面前,张开了大嘴,那那一股子黑汁,全部吞下。

小绿?

小绿把黑汁全部吞下,“嗝”了一声。

这一下,金郡王的声音,戛然而止。

小绿平时在肩膀上,不显山不露水的,可关键时刻挺顶用的嘛!

金毛也嗷呜了一声,显然意思是在夸它护主。

小绿一张嘴,可能也想自夸一下,但它一歪嘴,嘴里就掉出了不少东西。

是在铁蟾仙那拿到的金玉绢。

看清楚了,我呼吸就一滞。

这些金玉绢上,出现了大块大块,烧黑了的洞!

是——被刚才那些黑汁烧出来的?

金玉绢物如其名,虽然看上去轻软,却是十分坚固的,甚至刀枪不入,仅次于鲛绡!

能把金玉绢融成了这样,那些黑汁,恐怕不是龙虱子毒那么简单!

小绿立刻闭上了嘴。

可我立刻就看出来,小绿的皮肤上,出现了一些变化——也跟中了毒一样,变得焦黑!

坏了。

“可惜了……”金郡王似乎忍不住了:“那是万瘄毒,什么东西都扛不住,糟蹋到了一个蛤蟆身上……”

万瘄毒,那不就是能消融万物的剧毒吗?而且,遗毒万年。

据说是三界的禁品,一旦出现,影响极大,煞神一察觉,就会赶去收走,过了几百年才回收干净,他妈的,这地方是个毒窝,什么都碰不得!

我回过头,左手一横,斩须刀出鞘,金气炸起,只听“轰”的一声,那个梁柱直接拦腰折断,露出后面一个暗格,那个吊梢眼的年轻人,正护在了金郡王面前,死死盯着我。

金郡王咬紧牙,就要从暗格里出来,可他一动,脸上立刻浮现出了十分痛苦的表情。

再看清楚了他的身体,我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

他身体上的鞭痕交错纵横不说,还出现了大块大块的溃烂,身体一动,整块往下掉肉!

青年立刻扶住他,咬了咬牙:“那几个宫弼,怎么还不回来……”

哦,要这种金药。

我抬起手,一笑:“金郡王,我来给你送药了。”

他们一抬头,看见了我手里的瓶子,全愣住了。

那个青年扑过来就要抢,金郡王立刻拦住他:“你不是对手……”

“不是,那也得试试!”金郡王本来就是一阵剧痛,那青年趁机冲着我就扑了过来。

这个时候,小绿身上的绿色已经消退了很多,眼看着,跟墨玉西瓜的颜色差不多了,我心里一疼,手头哪儿还留的了情,左手翻转斩须刀,带了一股子狠劲儿就劈过去了。

是不如平时灵敏,可比平时凶。

程星河和小绿,是你害的。

那个青年的身体十分敏捷,跟个单薄纸鸢似得,像是能在半空飞,身体一旋,巧妙的避开斩须刀的锋芒。

能闪过我一下,好样的,可我斩须刀一横,你闪不过第二下。

金郡王已经察觉出来了,厉声喝道:“你躲开!”

青年憋着一口气,似乎早就想给金郡王出气,可惜,命比纸薄。

就在扑到了我身上的前一秒,斩须刀纵开,他的身体还是像纸鸢——不过,是碎了的纸鸢。

血腥气奔着我一炸,他的身体跌在了地上,滚出去了老远。

我转脸看向了金郡王:“有解毒的,就拿出来——我可以用金药跟你换。”

金郡王咬死了牙,奔着那青年就扑了过去,可青年的生命线也是断的,没那么容易死:“郡王你,保重身体……莫动气。”

金郡王抬起头,冷笑:“你还是这么暴戾——四相局封你,封的不屈。”

“屈不屈,你说了不算,”我居高临下盯着他:“把解毒的东西给我。”

金郡王抬起头,却看向了我身后。

他的眼神,极为恶毒,甚至——癫狂。

同时,我觉出来,他身上,起了一层很奇怪的东西。

蠕动着,像是在呼吸——跟那扇莲花门一样。

“别!”那青年紧张了起来:“郡王,身体要紧……”

我后心忍不住就是一阵恶寒,这是一种,不祥的预感。

回过头,金郡王看的,是鹿角和金毛。

他喃喃说道:“你又伤了我的朋友……我要紧的东西,你都得抢,是不是?”

鹿角已经摸到了一个令符,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一蹦一跳从机关上跳出来了:“这下——清河娃能高兴了!”

而金毛,也跟着他冲着我跳了过来。

坏了!

金郡王抬起了手。

他的手上,蔓延出了一股子黑气,与此同时,我身后一阵响动——是那个莲花门。

他似乎,是要把莲花门里的那个东西,给放出来了。

莲花门打开,鹿角浑然不知,还兴奋的跟我摆手:“国君,你看……”

“跑!”

可鹿角还没反应过来,一愣,他的身体,猛然就失去了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