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27章 黄雀在后

他厉声说道:“我是喜欢用毒——可我没给定国公下毒!”

我盯着他的眼睛,心头一震。

他现在,满身污秽,狰狞可怖,全然不是之前那个尊贵的样子。

可他的眼神是澄澈的——他没有说谎。

他勉强想站起来,想说话,可他的眼神从澄澈坚定,转为慌乱,再转为了憎恨,像是心里燃起了一团子火——他再也忍不住,忽然大吼了一声:“不对!错了……”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难不成……”

“郡王!”

那个青年爬过来,用尽最后的力气:“别动气——万万别动气!七情六欲,最伤身体!”

因为他的残魂,是被拼凑起来的。

本来就快要崩塌,情绪一激烈,会崩塌的更快。

我奔着他就过去了——他现在还不能死,他还没告诉我,最后的真相!

可就在这一瞬,一个身影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动作轻捷如行云流水,一只手,奔着金郡王的胸口就探了下去。

金郡王狰狞的表情一凝,那个青年,先是一愣,接着就发出了一阵极为悲怆的吼声:“郡王!”

我本来是能拦住的,可我的胳膊越来越沉,越来越痛,稍微一动,扩散到了全身,都跟着钻心剧痛!

甚至,不由自主,就蹲在了地上。

一个修长的身影,遮挡住了我头上的光。

齐雁和?

我一愣,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就一个解释了,他一直跟在了我们后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而齐雁和抬起手,眯着眼睛,打量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明明是从一片血污之中取出来的,可他的手,还是异常的干净,吹干那东西上的血痕,我也看出来,那像是一个某种东西的残片。

“可算是找到了,”齐雁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怪不容易的。”

我看向了金郡王,心里一沉。

他的身体只剩下一个勉强的人形了。

而心口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他的魂魄,正在逐渐散去。

那个青年奋力的冲着金郡王爬了过去,可还有三尺距离,身体力竭,过不去了。

齐雁和把玩儿着手里那个东西,看着我的伤,一笑:“五福的跑断肠,有福的不用忙,谢长生是不行了,今天我是个有福的。”

说着,转身对着琼星阁的门就过去了。

那扇大门,已经因为我的缘故,开了一条缝隙。

他一只手把那个残片,就放在了门上。

他要把琼星阁打开!

不行——琼星阁里,有屠神使者,绝对不能拿到的东西。

斩须刀扬起,对着他就削了过去,可他连躲闪都没有躲闪——刚才强行运用金气,斩开了这里的邪祟,金气哪怕炸起,也并不稳,根本就没能碰到他!

他回过头,对我一笑:“你运势到头了——得回到,你该回的地方去了。”

金毛也奔着他就扑过去了,速度极快,来势凶猛,可齐雁和十分轻易的转过身子,就躲了过去。

我隐隐然有种感觉——上次在天子行宫分别之后,虽然只是一段时间不见,可齐雁和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甚至比在江家大宅的时候,还要强大!

金毛身体矫捷一摆,凌空翻身,奔着他的咽喉就下去了——上次,也是同样的动作,它吃了潇湘十二条白龙!

可我厉声就喊:“金毛,退开!”

齐雁和身上,出现了一种近乎黑暗的煞气。

给人一种极为不祥的感觉!

金毛不听——这个时候,它是唯一能帮我的了。

果然,齐雁和身体轻盈让过去,金毛扑了个空,而他一抬手,凌空就捏住了金毛的脖颈。

金毛偌大的身体被吊在空中,拼命挣扎了起来,可根本就够不到齐雁和。

我心里一痛,同时耳朵里嗡的一声——这可是金毛,还在幼年,就能跟汪疯子相争的金毛!

现如今,却在齐雁和这,还手之力都没有。

齐雁和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本事?

我强撑着要站起来,那个青年的声音微弱的响了起来:“你还能,站起来……”

是啊,我的身体,已经被那种毒侵蚀的差不多了。

可我必须得站起来。

齐雁和上下端详着金毛,眼里是说不出的赞叹:“这个犼养的不错,金毛长得也快——长全了,只怕我都对付不了,还好,遇上的早。”

话音未落,金毛的脖颈,就传来了一声脆响——我心口一滞,简直,像是要把金毛的颈骨捏碎!

我知道,再动用金气,毒会扩散的更大,但我没得选。

斩须刀旋过,凌厉的寒芒一闪,金光炸起,对着齐雁和就劈了过去。

齐雁和看我那个样子,本来没有放在眼里,但是一见金气,眼神也禁不住悚然一动,身体翩然一翻,勉强让了过去,但没有来得及,袖子直接被斩须刀全部削下。

“嘶,”他吸了口气,抬起头看着我:“不愧是真龙转世。”

可这一下,身体越来越重,天旋地转,就要扑倒了,可这个时候,一双手扶住了我。

“我宝贝儿子,也是你能欺负的?”

程星河。

不光程星河,杜蘅芷和白藿香也全来了。

坏了……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好了……”

“说好了,这地方危险,不让我们添乱。”

“啪”的一声,凤凰毛出手,对着齐雁和就卷了过去:“可我们家的人,还得我来管教。”

程狗现在,是齐家的继承人。

齐雁和皱眉翻过去:“做了齐家的族长,也不能不分尊卑,我是……”

“你是我舅舅嘛。”程星河的凤凰毛凌厉的刮过去,像是一道流火,什么都拦不住:“可官大一级压死人,你忘了?”

“郡王……”那青年只剩下了哭腔:“谁来救救郡王……”

我看向了金郡王——他的魂魄,马上就要散干净了。

挣扎开,就奔着金郡王过去了,

白藿香一愣,追了过来:“你傻啊,管好你自己!”

可金郡王不能死。

他还没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东西。

“你能救他?”青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天之前,可能还没法子。

可也巧,托齐雁和的福,我找到了一个东西。

这个东西,能让魂魄再生。

是在天子行宫,我们从齐雁和手里截胡的水银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