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933章 金色印章

我右手伸过去,却倏然剧痛——像是这个金碗一样的屏障,能把任何人阻隔住,可下一瞬,龙鳞滋生出来了之后,那一道金色的屏障,倏然就消退了。

它认识龙鳞。

我拿到了那个小盒子。

这是极为熟悉的感觉。

打开了小盒子,里面一阵耀眼的神气。

适应了光线,就看见盒子中心,搁着一个金色的印章。

那个金色的印章,赫然,是一条五爪金龙。

这东西,曾经是我的。

翻过来,下面是三个字,几乎跟天书符咒一样,并不是我们平时用的那种字体。

可我就是认识。

那三个字是,敕神令。

屠神使者,就是为了取到这个东西,费了这么大的周章?

逼着我和潇湘反目,逼的景朝覆灭,逼得景朝国君,被生生压住几百年。

就是因为他们的恐惧?

可事与愿违,这东西,还是回到了我手上。

外头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我想回头,那阵嘈杂的,低微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好张狂。”

“连这里也敢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显然,是在抱怨那个砸门的人。

我转过脸,想看清楚那些窃窃私语的人是谁,这一瞬,真龙骨一阵剧痛,数不清的回忆炸出来,可就是因为太多,脑子反而一片空白。

白藿香说的没错,那些记忆不能着急,必须慢慢想。

可耳边,还是响起了一阵轰鸣。

“他罪不可赦!杀了他,保三界平安!”

我记得这个场景。

不是我,不是我……

我满心,全是冤屈。

你们冤枉我!

可我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面前有人看着我。

是一个极美的身影。

我心里有了希望。

不管谁不信我,她一定信我!

可是,她面无表情,转过手里一道寒芒,对着我劈了下来。

那道寒芒,我很熟悉,是斩须刀,对着的,是我的头颅。

那个人的面孔,我不愿意回想起来,可在剧痛之中,还是逐渐清楚。

我屏住了呼吸。

是潇湘。

她一点留恋都没有。

她要我死。

耳边一声蛙鸣,我猛然回过了神来。

是小绿在催促我。

我握住了那个印章,贴身藏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大门口就是一阵巨响。

我转过脸,通过小路,看见那扇大门终于已经开了,许多人,出现在了琼星阁的大门口。

为首的,自然是齐雁和。

后面声势浩大,黑压压一片,是数不清的屠神使者。

他们不用去管九尾狐了?

齐雁和自己打不开门,生怕我真抢先找到了这个东西,这才把其他屠神使者全叫来了。

其中,跟齐雁和站在一起的,就是谢长生。

看其余那些屠神使者的姿态就看得出来,这些屠神使者,身份都是分上下高低的,谢长生和齐雁和,恐怕是其中地位最高的。

只是,他们俩的脸色,都极为难看。

果然,谢长生还是靠着自己的靠山,从摆渡门里出来了。

齐雁和的视线,落在了我手上。

他呼吸似乎都屏住了:“他找到了……”

“找到又怎么样?”谢长生厉声说道:“他还没想起来,那就用不了。”

话音未落,谢长生一抬手,那些屠神使者就要冲进来。

我还看出来了,那些屠神使者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

之前看见他们,微笑后面都是冷漠,似乎目空一切,无所畏惧,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的眼神里,终于有了几分恐惧。

他们是知道琼星阁的,他们畏惧这里的某种东西。

能让屠神使者也畏惧的,能是什么?

真龙骨再次剧痛了起来,很久很久以前,我也被人这样围起来过。

他们都要我的命。

那种感觉——众叛亲离!

那是什么时候呢?景朝国君,被玄英将君捅了一刀的时候?

不甘心——那种胜利在望,在功亏一篑的感觉,不甘心!

煞气冲进来,哪怕那些宝气,也被冲的支离破碎。

数不清的散神丝奔着我冲了过来,发出了刺耳的破风声。

不光散神丝,还有数不清的龙虱子,呼啸着对着我扑过来,狰狞贪婪的对着龙鳞钻。

那些屠神使者大声吼:“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抓住他!”

胳膊上的伤口还没好,又被龙虱子啃咬的一阵剧痛。

散神丝,像是刮着脸的疾风。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伤害过谁,造了什么孽?

为什么,每个人都不想让我活着?

亲人,如江夫人,江辰,信任的人,如江仲离,夏季常,哪怕深爱的人,潇湘……

他们都恨不得,让我永世无法超生——却连个理由都不给我。

我抬起了手,没有一丝犹豫,斩须刀上金气炸起,廓清寰宇。

就是因为被伤害过,知道有多难受,才不想伤害别人。

可不管这条路走起来到底有多难——我非得给自己讨回这个公道!

“啪”的一声,那乌云一样,几乎不留死角的散神丝,倏然就被金气,全部荡涤干净!

最前面的屠神使者全部倒地,甚至把一大排的宝物,全部撞翻,豁朗一声一片乱响。

但是后面的似乎并没有退路,前仆后继的冲了上来。

我跟他们一样,没有退路。

不过,没有退路倒是一件好事儿,也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金龙气炸起,哪怕就我一个人,又怎么样?

煞气的呼啸声,散神丝被削断的声音,甚至一些屠神使者直接被斩须刀劈开,只剩下红衣落在地上的声音,倒是极为痛快。

齐雁和吸了口气,大声说道:“李北斗——你这么大开杀戒,不要功德了?”

功德是重要,可现在,我要命。

“谢大人……”有屠神使者低声说道:“他——他可是有金龙气……那是上古……”

没等他说完,谢长生就给了他一巴掌:“要是没有金龙气,还用得着你们?”

我听见,齐雁和低声问谢长生:“这一次,能行吗?”

“能行不能行,都到了这一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谢长生吸了口气,看向了周围,声音一冷:“咱们没得选。”

可这一瞬间,周围传来了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这些东西——放肆。”

“咱们可咽不下这口气!”

“再说了——哪怕他想不起来,那他也是咱们的主人,还能放着不管?”

“他是咱们的主人,命就是他的!”

我心里倏然一动,终于想起来,那些叽叽喳喳的是谁了。

这地方都是珍宝,甚至有些珍宝不是人间的。

这种东西,跟玄素尺上那个白衣人一样——都拥有物灵。

“啪”的一声,一个格子里,倏然窜出了一道白练似得东西,直接把一些屠神使者缠住了。

不光那个格子,四面八方,都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