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34章 八角琉璃

有宽袍大袖,好像汉服一样的东西,可没有躯体撑着,那“衣服”竟然自己飘出来,猎猎一道风声,袖子卷出,缠住了几个屠神使者。

还有一些屠神使者,从其他的小路上包抄过来,可才冲了三分之一,那些屠神使者忽然就停住了脚步。

不是自己停下的,他们像是撞上了一道看不清的屏障。

在宝气的幽光里,我看到了那一道“屏障”稀疏的反光,对了,那个格子里,我养了好几个大蜘蛛。

那些蛛丝,看似轻薄,可粘稠坚固,什么都拦得住。

每一个东西,都是极其熟悉,我甚至能想起来,之前把他们带到这里时,手上的触感。

可又十分陌生,我知道每个东西都有个故事,可我已经忘记那个故事的头尾。

“这些家伙,好大的胆子……”

小声嗫嚅的声音,越来越多了,像是有许多才刚刚睡醒:“这么多年,他回来了?”

还有的,带着几分惊喜:“我就知道,他不会忘记咱们的。”

“可他好像变了。”

“变了又怎么样,他还是他——别忘了,他是咱们的主人。”

“拦住,那些賊,拦住!”

这些动静,似乎已经把这里的物灵,全部唤醒!

谢长生看出来了,厉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不管想什么法子——把碍事的东西,全清理了!”

越过这一片大乱,我看到齐雁和脖颈上,似乎还挂着什么东西。

是真元网。

真元网已经完全破裂,仅存的一丝,却还是紧紧缠在了谢长生的脖颈上,抵死不松开。

齐雁和一只手还在不耐烦的往下拽,可真元网似乎把力量全凝聚在那一小圈里,哪怕锋锐的终葵也没切开。

这里的每一件,都是难得的至宝。

搁在外头,价值连城,可现在,那些屠神使者顾不上了。

对他们来说,最要紧的,是我。

“扑”的一声,前面几个屠神使者显然是发了狠,一股子火光奔着面前阻拦他们的东西,就烧过去了。

他手里拿的,是八角琉璃灯,上面闪耀着触目生辉的仙灵气——对了,那里面装的,是能焚烧一切的天火。

“哔哔啵啵……”一阵声音响了起来,那个甩出袖子的长衫,燃烧了起来。

它有物灵,它可以躲!

可它就那么挺立在前头,拦住屠神使者的袖子,一丝松开的意思都没有。

“天火……”

那些物灵叽叽喳喳的声音,有了恐惧:“疼……”

是啊,天火焚身,不管多强大的物灵,也会挫骨扬灰!

谢长生死死盯着那些焚烧起来的宝物:“好,把这里全烧光。”

齐雁和吸了口凉气,一边往下拽真元网最后一圈,一边说道:“可这里的东西……”

谢长生没回话,我知道,他说到做到。

“别管我了!”我大声对这里的东西喊道:“跑!”

都是稀世珍宝,搁在随便哪个主人的手里,都会爱惜如命,可这个时候跟着我——只能是给我陪葬!

可那些东西,却没有一个后退的。

“既然你没忘,那你就还是我们的主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却答道:“我们就跟你生死与共。”

“我就知道,你不会忘了我们的!”

“我们是你的,只是你的。”

心猛然一酸,这些东西,说是认我做主人,却并不肯听我的话。

谢长生盯着这一切,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屠神使者得令,“啪”的一声,大量的八角琉璃灯从四面八方,对着这些格子炸开,蓬的一下,琼星阁里,起了滔天的火。

小绿忍不住“呱”了一声,转脸看着我——小绿轻易是不出声的,我们一度以为它是哑的,后来才知道,它不叫,是没遇上值得叫唤的事儿。

它应该,是劝我赶紧离开。

那些火光跟仙灵气交相辉映,灿若云霞,惨叫的声音,和焚烧的哔哔啵啵的声音,此起彼伏,眼前一片橙红,扑面的灼热。

蛛丝断了,白练断了,隔板一扇一扇跌落了下来。

这些火,像是一路蔓延到了我心里。

你们欺人太甚。

屠神使者的红衣似乎是不怕火的,天火截断了那些珍宝,他们从火光里穿过,对着我就扑。

我吸了口气,这火里,有焦糊,还有珍贵木料的浓香。

接着,屏息凝神,把全部的金龙气,贯穿到了右臂上。

右臂还是没有以前那么灵敏,可我什么都顾不上了。

亢宿大风起沙石,氐房心尾雨风声!

金龙气汹涌而来,犹如劈破一切的一道霹雳。

斩须刀旋转,裹挟了一阵前所未有的,强大的破风声,对着面前削了过去。

“扑”的一声,那一片天火,被金龙气全部荡涤干净!

最前面的屠神使者身体猛然翻转了过去,重重的跌到了后头,天火逆势,倒是对着他们烧了过去,他们不得不抬起袖子护住脸,剩下的,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他能把天火掀翻……”

“好!”

物灵的声音,瞬间山呼海啸一样,再一次响了起来,显然是强忍着痛苦,可痛苦遮不住它们的欢欣鼓舞:“不愧是有资格拥有咱们的人!”

“那是自然,我就是信得过他,才认他做主的!”

“来,来呀,把这些强盗,全赶出琼星阁去!”

那些物灵有了劲头,对着屠神使者就冲了过去。

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有枝条横生的梅树,去牵绊屠神使者的脚,还有鹿角一样的珊瑚,卫士一样尖角冲外,挡在了我前头,甚至一双金丝银线的鞋履,也飞出去,投石一样,砸到了屠神使者头上。

它们全是怕火的东西,可现在,无所畏惧。

我心里忽然一阵暖。

不管多少人想让我死,总还有一些,是想让我活下去的。

我就要为了那些想让我活下去的,跟他们抗到底!

谢长生大怒:“给我继续烧!”

一些等级较低的屠神使者,立刻抬手开始拿出八角琉璃灯,可还没等点亮,我已经拦在了最前面。

“你跑吧。”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竟然高兴了起来:“他们拦不住你!”

“哪怕是拦住了,我们护着你!”

“那不行。”斩须刀横起,金龙气对着那数不清的八角琉璃灯炸过去:“我是你们的主人,自然要保护你们!”

我不会让琼星阁,就这么毁于一旦。

那些物灵的声音,忽然一片寂静。

主人的存在,也同样是为了你们。

不然,有什么资格做你们的主人?

“啪”的一声,那些八角琉璃灯,全部炸碎,而那些屠神使者,全被掀翻!

齐雁和叹了口气,又露出了那种无可奈何的表情:“我早说过,处理他要趁早,可惜,前头的机会都错过了,你说,这一次,他会不会……”

谢长生却冷冷的截断了他的话:“有我在,就不可能。”

话音未落,他沉下了一只手,一阵煞气炸起,屠神使者中间,升起了数不清的八角琉璃灯。

那只修长的手一抬,我忽然想起来,我曾经看过他做那个动作,不过,那个时候,是他在和我举杯喝酒。

可现在,同样的动作,他要我的命。

我们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个失神,那些八仙琉璃灯对着琼星阁的一切,就轰然砸了下来。

坏了,那些八角琉璃灯是从四面八方落下来的,分身乏术,根本就没法全部挡住!

而谢长生抓住了这机会,一脚踢开前面那些碍事的屠神使者,反手一把散神丝,亲自对着我就冲过来了。

可要是不拦着八角琉璃灯,琼星阁恐怕就……

可这个时候,“呱”的一声,小绿忽然就从我肩膀跳起来,对着左边的八角琉璃灯,倏然伸出了一条长舌。居然把好几盏灯,全部兜住!

跟小绿同时跃出的,还有好几匹绫罗绸缎一样的东西,把右边的琉璃灯,也全部缠住。

这个机会,是物灵给我创造出来的——不用,就是对它们的辜负。

我转脸对着谢长生,斩须刀金气炸起,就劈了下去。

这一下,锐不可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