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935章 万钩擒龙

谢长生根本没想到我还能回过身来,眼神一凝,侧过身体,鹞鹰一样的翻转了过去,斩须刀贴着他的胳膊削下去,金气炸起,他虽然躲开,但落地极险,也是一个踉跄。

侧脸,他皱起了眉头。

一条手臂上的红衣被完全削掉,皮肤上一层伤痕。

可我根本没给他喘息的机会,借着刚才那个巨大的力道,反手一削,他这才转身,一大束散神丝瞬间凝聚,“嘣”的一声挡住了斩须刀。

散神丝本来是屠神使者的杀手锏,坚不可摧,之前哪怕用斩须刀,也有砍不透的时候——毕竟这里面包含着创世神的头发丝。

可现在斩须刀上镶了一道金气,只听“嚓”的一声,那一道散神丝,瞬间齐腰断开,跟普通头发一样,散落了一地!

哪怕谢长生,眼里也终于有了忌惮——还有,一闪而过的懊悔。

不管你有什么原因,这几百年来,你害了太多的人——后悔,已经晚了。

之前不敢用金龙气太多,自己也会受到损害,可现在真龙骨已经茁壮了很多,源源不断的冲出来——像是要把以前的缺憾,全部补上!

谢长生身体矫捷一退,反手又是一把散神丝,可我没有给他机会,斩须刀上光芒一绽,在他的散神丝还没成型的前一秒,对着他削了过去。

许多屠神使者反应过来,已经奋不顾身的往前护住,可现如今的斩须刀,所向披靡,那些屠神使者四下里编织出了一道天罗地网,黑压压的罩了下来,可罩也只罩了一瞬,金气摧枯拉朽,好像朝阳初升,把那些黑暗,全部磔碎,哗啦,一声,散神丝的碎片,炸的到处都是,像是下了一场暴雨。

“散神丝也拦不住他……”

有屠神使者喃喃的说道:“他真的回来了……”

可瞬间,他头上就挨了一下:“有说废话的功夫——做好你自己的事儿!”

他们自然还是要扑的,但是风从我耳边擦过,我比他们快。

穿过了那一张一张虽然微笑,却已经惨白的面孔,斩须刀以没人赶的上的速度和力道,对着谢长生就下去了。

谢长生抬起头,无神的眼睛,映出了斩须刀的金气。

我忽然想起来,他以前也露出过这种表情——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们是在并肩的看着月亮。

我们曾经,明明是那么好的交情!

可现在……

这一刀下去,奔着的,已经是他的脖颈。

他说的对,到了现在——我们两个,已经都没的选。

“嚓”的一声,眼前的一切,像是慢放,我清清楚楚的看到斩须刀的锋芒,掠过了他的头发。

甚至能感觉出来,斩须刀上削断发丝的触感。

他的头……

“当!”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子寒芒,架在了斩须刀上。

谢长生白皙修长的脖颈上,就是一道伤口。

哪怕再晚半秒,他的头恐怕就……

抬起头,对上我视线的,是护在谢长生前面的齐雁和。

也只能是齐雁和了,只有他借来的终葵,有这个本事。

不过,他的虎口上,也因为挡住斩须刀,出现了一大道深深的伤痕。

盯着齐雁和,我忽然想起来了:“三清老人把狐狸尾巴寄存在我身上,就是你指使汪疯子在我身上动手脚的是不是?”

齐雁和眼珠子一转,哪怕手上吃力,也还是露出了一个满不在乎的笑容:“那个嘛——我记性不好,记不清楚了。”

也就只有他了。

当时三清老人把狐狸尾巴寄存在我身上,肯定是有先见之明,知道祸国妖妃之流计划着营救九尾狐,一定会寻找四散的尾巴,去增强它的力量,好帮它逃出生天。

不过狐狸尾巴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搁在哪里,都是个定时炸弹,只有存在我这里放心——我的真龙骨虽然不全,但好歹货真价实,能镇压住狐狸尾巴。

那个时候,汪疯子跟我本来就有仇,恨不得弄死我,齐雁和几句话的功夫,就能引着汪疯子跟我玩儿命——也许,他在汪疯子身上,也动了某种手脚,他已经弄清楚,我身上的同气连枝,会吸取其他人身上的气,汪疯子跟我一交手,体内的东西,就会落入我手里。

那个东西——会把狐狸尾巴的兽性给激出来,吞噬我的本心,把我变成一个嗜血的疯子。

运气好,我真的被狐狸尾巴控制住,他们兵不血刃。

哪怕运气不好,我也扛不住狐狸尾巴带来的嗜杀,葬送功德,升不到天阶。

就一个目的,跟谢长生一样——不让我回来。

齐雁和笑了笑,盯着我:“这事儿你倒是欠我个人情——那条尾巴,帮了你不少的忙。”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冷笑:“我送给你。”

齐雁和扬起眉头:“那倒是不用——我一个小小当差的,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而这一瞬,我已经觉出来了,一股子厉风,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谢长生。

趁着齐雁和架住斩须刀,他重新把散神丝调整好,对着我就扑了过来。

这一下躲闪不及,破风声直接刮在了脸上,一阵锐痛,我歪头躲开,旋过了斩须刀,直接把齐雁和的终葵打开,对着谢长生的散神丝削了过去,可这一下,我忽然觉察出来,散神丝跟刚才不一样了。

散神丝上,流动出了一种十分奇特的神气。

看来,谢长生和齐雁和一样——在上次分别之后,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强大的馈赠。

不光是散神丝,哪怕谢长生,也跟刚才不一样了。

他满头黑色的长发,一瞬间,出现了几绺雪白,身上,也出现了刚才没有的,一种萧杀凌厉的气,比之前,强大许多。

“哎呀呀,”齐雁和到了这个时候,依然还是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口气:“把我们谢大人,都逼到了这个份儿上……不愧是真龙转世。”

不祥的预感袭来,我反手削开散神丝——果然,现在散神丝,也强韧许多,削不断了。

我立刻就觉出来了——他是在故意拖延时间,牵绊住我,让我无法防备。

有牵绊,就说明——有某种杀手锏。

他遮挡的,是坎位。

把真龙气凝聚在一起,我破开了坎位上的阻碍,就看见许多屠神使者,齐心协力,对着我甩出了一道黑色的铁链。

“哗啦”一声。

那个铁链奔着我就砸了下来。

这东西除了金属特有的冰冷气息,还有另一种气息——是一种让人恐惧的,极其不祥的气息。

我知道这个东西。

心里悚然一动,我一手撑住地,就要凌空避开,可一双手,倏然鬼魅一样伸出,死死抱住了我。

谢长生。

“哗啦”一声,铁链死死缠在了我身上。

接着,耳边“咔哒”一声轻响。

一阵剧痛,全身炸起!

铁链上,有许多的机括,一瞬间全部打开,每一寸绞拧在一起的铁丝,都有镶嵌着一道倒钩,啪的打开,狠稳准的勾在了龙鳞上,像是扎入了数不清的刺!

剧痛确实难受,可我吃了太多苦,身上的剧痛,对我来说还是可以忍受的,更让我痛苦的,是真龙骨里,回忆起了关于这个铁索的记忆。

这个东西,叫万钩擒龙锁。

是上头的东西,编织这个东西可不容易——用的原料,是跟斩须刀一样,多少年来,诛杀神灵的刑具。

很久以前,我就被这个东西,像今天这样束缚起来过。

那个奇异的气息,是我自己流下的血。

心底的痛,盖过了体肤上的痛,疼的太过,反而一片木然。

因为我想起来了,当年用这个东西束缚住我的,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