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36章 我不认命

哪怕这么厉害的东西——当年,没人能拦得住我。

除非,是我最信任的,绝对想不到的人。

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脑海里。

什么时候看,都是绝美。

潇湘。

我上次被束缚起来的时候,听到了身边的一阵欢呼。

“白潇湘……也只有白潇湘有这个本事。”

还有羡慕的声音。“抓住了这个穷凶极恶的东西,那她可是立下了大功一件!”

我那个时候,只是不信,曾经抬起头看着她:“为什么?”

她没有表情:“因为你犯了大过错——每个神灵,得而诛之。”

大过错……

就是因为用这个东西抓住了我,才能用斩须刀砍了我。

疼——心里还是疼!

我拼命挣扎了起来——可这个东西专门是给龙族做出来的,越挣扎,那些钻入了到了龙鳞里的倒刺也就越深。

越来越疼,身体和心,都越来越疼!

倏然,耳边是松了口气的声音——谢长生不顾自己,也死死抱住了我,他一条手臂,也被束缚住了,铁刺倒钩一样毫不留情,上面皮肉翻卷。

可他像是浑然不觉,直接把手臂从倒钩里拽了出来——眼看着倒钩在他手臂上,划出了见骨的深痕,也一样面无表情。

好像那不是自己的一样。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赶上了。”

这一瞬,几乎是对记忆之中的重演,四面八方,又是一阵欢呼。

“终于抓住了!”

“这下,总算没有白忙这一场!”

齐雁和抱着胳膊,还是跟看热闹来的一样:“恭喜谢大人——完成了一件大活。”

“这万钩擒龙锁借的不容易,”谢长生看也不看自己的伤臂,依然面无表情:“还得谢你。”

齐雁和一笑:“也没什么,能派上用处,没枉费一片苦心就好——下一步,咱们怎么办?”

“带着他,上他该去的地方。”

谢长生波澜不惊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放松:“拖了几百年,结果到最后,也还是一样。”

那怎么行?

一股子火轰然贯到了头顶。

不管是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景朝国君,都是拼尽全力,才走到了这一步的。

就这样重归虚无,做不到!

我继续挣扎了起来,龙鳞牵扯皮肉,钻心刺骨,齐雁和蹲下,低声说道:“我心肠软,劝你一句——别挣扎了,没用。你到头了。”

我才不可能就这么“到头”!

“把他拽下去,”谢长生面无表情:“下虚无泉。”

虚无泉……

那些屠神使者,听到了这三个字,面具一样的脸上,竟然都浮现出了复杂的神色。

有的畏惧,有的兴奋,还有的退缩。

那不是什么好地方。

“虚无宫……从来处来,到来处去,”齐雁和支着下巴一笑:“对你来说,也许是个好地方——再也不用受罪了。”

那个地方,是屠神使者都很少用到的地方——邪神被诛杀之后,为了防止死灰复燃,丢弃残躯的地方。

那里会把一切全吞噬掉,就跟黑洞一样,跌到了那个地方,再也没有谁能回来过。

我不答话,死命的运金龙气,要把这个锁链挣开。

“没用。”齐雁和接着说道:“你想起来了吧?以前的你都挣脱不开——现在,你一个肉眼凡胎,难道就能挣脱开了?”

咣的一下,眼前天地翻转,我身体直接被拽到了地上,那些屠神使者,拖着我就往前走。

那些物灵见到了,哪儿有甘心的,呼啦一声,冲着我就扑了过来,

可没用。

八方琉璃灯四下里绽放开,把这地方,染成了一片火海。

齐雁和吸了口气:“这可是琼星阁,怪可惜的。”

“跟他有关的,全抹了才好——绝了后患。”

谢长生转身,我听见这地方的珍宝,被哔哔啵啵烧起来,那些叽叽喳喳的声音,全城了一片惨叫。

一股子难以描述的挫败,跟藤蔓一样,缠在了我心上。

我作为主人——却连它们都保护不好。

它们忠心耿耿!

金龙气继续往外炸,可跟齐雁和说的一样,越挣扎越紧,除了让自己更痛苦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

可哪怕这样,我也绝对不会放弃——已经走到了这里,为了那些等着我的人,我已经没有了放弃的资格!

开——开,给我开开!

“都说你是肉眼凡胎——”齐雁和跟看什么珍奇异兽一样看着我,感叹了起来:“骨头还是跟以前一样硬。”

接着,他抬起头来:“列位都辛苦了,这一趟回去,论功……”

可他话还没说完,“咣”的一声,门口就是一声巨响。

一个身影蹿了出来,威风凛凛的把前头一些屠神使者,猝不及防的扑倒在地,张口就是一声吼。

逆着这里的光,那一身金光抖擞,龙骧虎步。

金毛?

我心里一紧,它怎么来了?

那些屠神使者见状,也愣了一瞬:“犼……”

“不光是犼,”一个熟悉极了的声音吊儿郎当的响了起来:“还有美男子。”

一道凤凰毛,带着耀目的火光,霹雳一样的甩了进来。

程狗?

杜蘅芷——她已经不动声色的在摆弄门内的一些东西,她跟杜大先生一样,擅长摆局改运——能操控室内人的运势。

哑巴兰大吼一声,带着一身神气扑了过来,他颀长身材上重叠的,是个蓝脸赤膊大汉,赫然像是一个本地的少数民族蛮神。

苏寻就更别提了,已经站起身子,一道元神箭射向了一个位置,只见一块石头飞起,一道金光倏然横平竖直的亮起,赫然是围成了一道栅栏似得阵法,把大批屠神使者,全困在了里面。

我的心陡然一震,你们是来找死的?

齐雁和叹了口气,怜悯的看着我:“你这几个朋友,倒是忠肝义胆,可惜呢,好人多短命。”

话音未落,凤凰毛对着他面门就过来:“你的家规学到狗肚子里去了?诅咒家主——掌嘴!”

齐雁和轻捷的一退——照着齐雁和的本事,打死十个程星河,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可他偏偏就是对程狗有忌惮。

齐雁和被拖住,那些屠神使者群龙无首,杜蘅芷布的局已经生效,是个离心局,人心一乱,拽着我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但是一瞬间,又一个力道拖起了我,不管不顾,冲破重重阻碍,就往外拉。

谢长生。

“这一程,我亲自带你走。”

哑巴兰见状,第一个扑了过来,他本来力气就大,身上的那个蛮神也不是善茬,一抬手,一整个藏宝格,对着谢长生就砸了下来,可谢长生头也没抬,煞气炸起,连我脸上都掠过了一阵疾风,那个藏宝阁在没触碰到他的情况下,猛然炸开,碎屑溅的到处都是。

哑巴兰被冲出去了老远。

苏寻见状,抬手就要过来设阵,这一下,他连谢长生都拦住了,可他鼻子上,哗啦啦就是一道子血,可他根本顾不上擦。

谢长生还要抬手,一个人影矫捷翻出,瞬间把他们俩护到了安全的地方——硫磺气倏然滚过,宛如一道天雷,那道子煞气,直接把他们俩刚站着的地方,炸出一道深坑。

是杜蘅芷。

杜蘅芷一个人,哪怕是天阶,给屠神使者布局——她没比苏寻好多少,耳边而已滴下了血来。

“你们快走!”

可他们都盯着我,一丝退却的意思也没有,哑巴兰吸了口气,扶住了脑袋:“哥,我们带你回家!”

“我死也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杜蘅芷也不看我:“我还等着你娶我。”

谢长生的身上,再次出现了那种奇异的煞气。

我心里一沉——不行,哪怕他们不怕,再不救,他们就危险了,非冲破不可。

可是怎么试也没用,齐雁和说得对,当年的我都挣扎不开,现在这个肉眼凡胎,又凭什么?

通天的火光烧起来,琼星阁成了一片火海。

那些物灵的惨叫,不绝于耳。

我的心倏然一痛。

也得救他们,不能烧!

不,不对,忽然,一股子记忆奔涌了上来。

那个时候,我为什么挣扎不开?

是因为,我的心死了。

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只有潇湘。

可现在,我还有许多朋友——他们愿意为了我,不顾自己的命,他们都还在等着我。

这一次,我绝不辜负他们!

“没用了……”谢长生低声说道:“我知道,你不甘心,可这是你的命,你认命吧。”

我偏不认。

挣扎不开,就把全部的力量,凝聚在一点上。

江老爷子,水天王,九尾狐,甚至,老海……还有,我自己。

帮我一把!

掌上轮星天上应,定就乾坤阴与晴!

那一股子力道,以前所未有的明亮炸起,气冲霄汉。

“啪”。

又是轻微的响声,但这不是机括往里扣的声音——谢长生猛然回头,眼神一凝,像是没法相信。

金龙气炸起,那道锁链,硬是被我冲断了一小截,可这一角,也就够了。

右臂抓住了锁链,兜头缠在了谢长生的脖颈上,死死往下一拽。

谢长生猝不及防,身体猛然一倾,头颅重重被我拖到了地上,咣的一声。

脚底下一颤,地板赫然一道大裂。

但他反应极快,抬起头来,而我一脚,已经踹向他的下颌。

他整个人兜转过去,重重撞到了梁柱上,还要挣扎,身体已经被我放风筝一样拖了回来。

他抬起头,死死盯着我:“不可能……”

“我不认命,”我盯着他,擦掉头上身上的血,勾起嘴角一笑:“你认命吧。”

这笔账,咱们现在就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