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37章 九重黑刃

谢长生吸了口气,直接就要把我缠在了他身上的锁链给拽下去,可锁链上的倒刺,不光能抠住龙鳞,皮肤也是一样。

他右臂上,刚才的划痕已经愈合,可现在,再一次被倒刺割裂开。

哪儿能这么容易就让你挣脱出去?

斩须刀在手里旋过,对着他就劈了下去,当的一声,他右手甩过散神丝,挡住了斩须刀。

散神丝上一股子煞气,简直像是活物一样,奔着金龙气就吞噬了下来。

我一愣,没了金龙气,斩须刀哪怕自身锋锐,也没有刚才那种所向披靡了。

这东西不对。

散神丝没有这么邪的本事。

果然,一瞬间,上头的散神丝散开,露出内里的一星锋芒。

周围的屠神使者见到了,倒吸冷气:“谢大人——把九重刃都请下来了……”

九重刃?耳熟,但依然模糊,只依稀记得,这好像也是个所向披靡的利器,主人是谁来着?我知道,却不记得了。

似乎,是也老熟人。

“据说九重刃跟斩须刀齐名,当年诛杀过在天河造反的主神,在虚无泉里浸泡过,能吞噬神气……怕是比斩须刀还强。”

那些屠神使者被琼星阁里这一切弄的本来无所适从,加上本来就怕我,心里十分忌惮,现如今一看谢长生亮出这么个东西,顿时都有了主心骨一样:“有这个,哪怕他是真龙转世,也犯不上怕他!”

我左手立刻反拽锁链,要把他拖回来,可下一秒,那个九重刃翻转,直接砍在了身上的锁链上。

“当”的一声,一道火花溅起,捆住了他的那一截子擒龙锁,应声落下。

果然锋锐……

紧接着,九重刃的锋芒一亮,对着我就下来了。

那股子冰冷霸道,像是要把我天灵盖劈个窟窿。

我几乎出于本能,翻身一旋,抬腿瞬间把刀压低,锋芒被踩平,借力反扑谢长生,一斩须刀对着他脖子就下去了,谢长生眼神一凝,在斩须刀落下的最后一秒,抽回九重刃,“当”的一声巨响。

这一下,两道煞气炸在一起,四周围“扑”的一声,满地残石断木,以此为圆心,同时被这道厉风掀了起来,清了一大片。

可我觉得出来,金龙气再一次被九重刃给啃噬了下去,力道削弱许多——九重刃有这个能力,衬托的斩须刀简直像是一把普通的刀。

而这一瞬,被程星河拖住的齐雁和忽然厉声说道:“愣着干什么?龙虱子呢?”

那些屠神使者似乎也没见过这种场景,全呆住了,听齐雁和这一声,如梦初醒,立刻掏出了不少罩着黑布的大笼子。

揭开黑布,只听“嗡”的一声,数不清的龙虱子从黑布之中炸出,宛如一团一团的黑雾。

他们这次算是有备而来,不知道从哪里搜罗这么多的龙虱子。

我没法子,只能旋回斩须刀,奔着后面的龙虱子云雾就劈了下去,可我一退,谢长生眯起眼睛,借着机会,九重刃立刻追了上来。

我贴着石墙翻身一避,九重刃紧咬着不舍,“啪啪啪啪啪……”一面墙被削除五六个大坑,次次贴着我落下,石屑溅了我一身,抬起胳膊,一大片龙鳞直接被削落,皮肉翻卷了起来。

“轰”的一声,那一面石墙直接坍塌。

要是那几个大洞,落在身上……

隔着朦胧粉尘,他面无表情。

谢长生确实非常强大。

而龙虱子不怕这些,见我停下,一窝蜂就落了下来。

四面八方,全是!

“这一次咱们找来的,是几百年前的大龙虱,千辛万苦,只要他滋生龙鳞,钻下去,就是个痛不欲生!”

生死存亡之际,我却倏然想起来了身上的小绿,甩手就把它从肩膀上摘下来扔出去:“上安全的地方去!”

“呱”的一声,小绿在空中回旋,我本来希望它藏在白藿香他们那,谁知道,它在空中,直接翻身,强行改了方向,两脚蹬在了残垣断壁上,借力反扑,奔着那些龙虱子就过去了!

我一愣。

小绿张开了大嘴——不是蛙能达到的角度,简直像是一个大袋子开了口,呼的一声逆风,对着那些龙虱子就吞。

身躯虽小,可它身上的圆圈,亮起了仙灵气,那些云雾一样的龙虱子,竟然跟吸尘器一样,轰然被小绿给吸进去了。

哑巴兰他们和屠神使者同时抬头,都愣住了。

程星河的声音不知道在哪儿兴奋的响了起来:“我家有蛙初长成啊!”

不过,光靠着小绿一个,也没法同时吞噬那么多龙虱子,呼的一阵风声,剩下的物灵卷过来,也对着龙虱子吞噬扑打。

哪怕我被逼到了这个份儿上,它们也没放弃。

“这些东西,太欺负人了……”

“不给他们点厉害瞧瞧——他们不知道琼星阁是什么地方!”

齐雁和想过来,而程星河似乎早有准备,不知道从那个断壁后面,凌空翻过,凤凰毛对着齐雁和就卷,厉声喝道:“谁让你跟着出馊主意的?”

齐雁和咬了咬牙,反手挡住程星河:“又是谁让你跟着掺和的?”

这一瞬,齐雁和像是发了狠,拽住了程星河,直接把他掀翻,

我心头一沉,想扑过去,可哑巴兰已经炮弹似得一头撞过去,苏寻也一样,不顾鼻子下的血,起手一个金色玻璃罩一样的大阵。

我一愣,这是个困神阵——我听他提起过,凡人要是用,那是逆天而行,一炷香的功夫,三魂七魄散尽!

“苏寻,放手!”

可苏寻护在哑巴兰前面,跟没听到一样——他自然不可能听不到,他能辨别清百米之内鸟的方位。

但是齐雁和也发了狠,终葵扬起,寒光一闪,那个阵应声而碎,“啪”的一声,三道身影全部跌出,哑巴兰被撞到了石墙上,苏寻滚到了碎石头里,起不来了,程星河的身体,直接被埋入一片废墟,我心里倏然一痛——他的腿被撞成了人不该达到的角度,肯定断了。

齐雁和大概不想杀他,但伤了他的腿,就省事儿了。

他一副“自寻死路”的冷漠表情,终于摆脱了阻碍,起身还要过来帮谢长生一起对付我,可又有一个身影出现了。

这一次挡在前面的,是杜蘅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