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938章 胜负已分

她手指上全是磨损的痕迹,那么漂亮的手,指尖的伤痕,甚至深可见骨,耳边也全是血,越来越严重,滴滴答答顺着脖颈往下淌,衣服两侧都是一道红痕——一个凡人,根本没资格跟屠神使者为敌。

可他们几个都一样——哪怕面对屠神使者,也像是根本不会害怕!

“杜蘅芷,让开!”

我要往上扑,而身前一阵厉风,谢长生已经鬼魅似得出现在了我面前:“管好你自己。”

那道锋芒一追,斩须刀本能架住,可迸发的金龙气,全部被九重刃吞噬,斩须刀只能靠着本身的煞气自卫,我直接被逼退好几步。

而与此同时,齐雁和要过来,杜蘅芷抬手摆局,一道冰晶似得屏障跟着她扬起的手,升腾而起,挡住了齐雁和。

可随着那个屏障的拉升,她手指和耳边的血淌的更猛,齐雁和被困了一瞬,但是“啪”的一声,齐雁和抬起终葵,奔着屏障一划,那个看似坚不可摧的屏障,应声而碎!

眼看着齐雁和要越过,杜蘅芷着急,连局也顾不上摆,奔着齐雁和就扑过去了。

她的手一曲,以一个跟大小姐身份完全不匹配,前所未有,极其凶猛的姿势,直接对咽喉抓了过去,那一道锋锐风声,只怕石墙都能被抓下一个窟窿!

可齐雁和轻轻松松抬手,一只手猛然攥住她后颈,一下把她整个人反推过来,手往下一沉,把她身体折成了十分惨烈的角度,几乎把她整个人直接折断!

杜蘅芷的脸直接被掼到了地上,光洁的额头上,爆了一层汗!

“杜蘅芷!”

她从小到大,在杜大先生荫蔽下成长,在天师府呼风唤雨,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可她咬着牙,忽然笑了。

我这才看到,她一只手早死死别在了齐雁和脚踝上,趁着齐雁和分神,强忍着剧痛,“咔”的一声,错开了齐雁和的关节!

齐雁和眼神一冷,手一旋,四周砖石成了碎屑炸起,杜蘅芷重重落下,身体一软,没了动静,他松手毫不留情的越过杜蘅芷,活动了一下伤了的脚踝,手里终葵一闪:“谢大人——记住,欠我个人情。”

杜蘅芷没再动,我的心像是被一把刺扎了个没柄,一阵剧痛。

谢长生冷笑了一声。

两股子破风对着我逼近,九重刃和终葵,一左一右,同时对着我逼了过来!

“哥!”哑巴兰是受伤最轻的,已经从废墟爬起来:“小心!”

“朋友——等到了虚无泉……”谢长生冷冷说道:“你就不用再受这种罪了。”

朋友,他也还记得,我们曾经是朋友?

这种背叛,这种群起而攻之,对我来说,已经不陌生了。想的起来的,想不起来的过去,太多了。

过去的已经过去,当下,是当下!

压住了心痛,不去想任何嘈杂干扰,只心神贯通——轸角二星天少雨,或起风云傍岭行!

金龙气哪怕被九重刃源源不断的吞噬,可心念一动,更多的金龙气,从真龙骨里凶猛的炸了出来!

在九重刃和终葵的同时逼近下,斩须刀撑地,两脚借力扬起,金龙气炸出,把左右两人,毫无反抗余地的,同时踢翻。

“嗤”的一声巨响,他们俩猝不及防,身体重重一左一右跌全部远,猛然撞在了石墙上,又是“轰”的一声。

这一下凌厉凶猛到,他们甚至没来得及对我劈下来,更没有还手的余力。

那些屠神使者全愣住了:“把谢大人,和齐大人同时……”

“三界,没有这样的人……”

谢长生勉强爬起来,身体一个踉跄,可他还是强行抬起头,盯着我,眼神一凝。

像是想起来,某种恐惧的事情。

但他立刻压住那一丝恐惧,翻身跃起,九重刃裹挟风雷之势,对着我就劈了下来。

齐雁和咬了牙,也要起来,可他脸色一僵——他那只被杜蘅芷伤了的脚踝,已经被凤凰毛,死死缠住。

他几乎难以置信:“你还能起来……”

是啊,程狗满脸是血,刚才挨了那一下,显然本应该动不了,可拖着伤腿,还是站起来了,并且站的笔直。

他歪头咧嘴一笑:“因为我是你的家主。”

齐雁和大怒:“你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就为他搭上一条命,为什么?”

程星河出了口气,手下用了力气:“我愿意——就好像你妈打你,不讲道理。”

这一下,凤凰毛的光猛然暴起,齐雁和的脚踝还没完全恢复,根本就来不及挣扎,已经被倒吊了起来,接着,程星河高高站在瓦砾堆里,身影像是油画里的英雄,大声说道:“七星,去做你想做的事儿——你爹我给你保驾护航!”

这一声,振聋发聩!

我心里又酸又暖。

活着——真好。不管这一世,我是为什么而来。值得。

谢长生眼看着齐雁和过不来,也没有任何退缩,九重刃对着我就劈了下来。

这一下,我听到,空气之中传来了“滋滋”的响声,这九重刃的锋锐,简直跟龙族上天一样,风雷随行。

谢长生面无表情:“很可惜,你的命——你自己说了不算。”

他以前,似乎也用这种视线看过我。

什么时候呢?久到记不太清楚,而且,是在一个很冷的地方。

那个时候,四面八方,也是一片嘈杂,似乎到处都是金戈铁马。

啊,对了,好像是居高临下——我躺着,他站着。

我跟他之间,隔着一个巨大的龙棺。

我们是朋友啊。可有一个人,背弃了另一个人。

就为了,那所谓的“命”。

那片记忆,像是被一片黑暗吞噬了。

“不对。”我对上了他的眼睛:“这一次,我不光要决定我的命——我还得保护那些,对我来说重要的人。”

谢长生皱起了眉头。

“啪”的一声巨响,斩须刀带着前所未有强大的真龙气,对着煞气倾盆的九重刃削过,两下一撞,九重刃还要吞噬金龙气。

可我心里清楚,胜负已分。

谢长生的眼睛,倒影出了两道锐器中间的光。

黑气,没能吞噬金龙气。

“滋……”九重刃秋水一样的寒芒上,倏然出现了一丝一丝的裂痕。

下一秒,啪的一声,裂痕扩大,支离破碎,带着呼啸的破风声四溅,炸在了不少屠神使者身上,不少屠神使者应声而倒,一片惨叫。

刚才那道光,散若星辰。

谢长生身体一个踉跄,我右臂上太岁牙的力量,跟着诛邪手贯通,掀起了一层浓重的金龙气,斩须刀一下,直接把谢长生斜劈在地。

一声巨响,他的身体被强大的力量,重重撞在了地板上,石板崩裂,砸出了一道深坑。

红衣的碎片,四下飘散,好像秋天最后的枫叶。

这地方,顿时跟定格一样,一片安静。

被挂起来的齐雁和屏住了呼吸,程星河也直了眼,剩下的屠神使者全愣住了。

唯独哑巴兰撑着石墙站起来,大声吼道:“好!”

这一声,在一片凌乱残损里,激荡起了一重重回声:“哥,我就知道,你什么都能做到!”

可面前一阵破风——谢长生并没有放弃,竟然能拖着几乎支离破碎的身体,从坑里挣扎起来——他头上脸上,全是伤和石屑,可眼神,依然阴鸷锐利的像是鹞鹰。

他翻身奔着我扑过来,散神丝精准奔着我头脸抓过,可我偏头,散神丝削偏,而我手底下哗啦一声响,万钩擒龙锁直接把他缠住,反手一拽,他重重落在了尘埃里。

就跟他之前对我做的一样。

我一脚踩在了他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