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940章 九重仙官

“啧,”齐雁和还是那个事不关己的样子,甚至有些敷衍:“那也好也好,谢大人说了算。”

齐雁和在乎的也不是谢长生,他看向了其余的屠神使者,显然已经在琢磨,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了。

我抬头,对齐雁和说道:“好好说,也不是不行。”

程星河一愣,立马说道:“好好说——七星,你别是又心软了吧?”

心软?若是为我自己,也就罢了——可很多人,还等一个回答,我根本就没有替他们心软的资格。

齐雁和来了兴趣:“果然是真龙转世,仁义无双!不知道,什么条件?”

我盯着谢长生:“我不要别的,只要个公道。”

谢长生眼神一冻。

“琼星阁这些物灵的公道,北芒神君的公道,金翅药龙小七的公道,漱玉师姑的公道,金郡王的的公道,厌胜门二宗家的公道……”

我看向了程星河:“四大家族,程廉贞的公道。”

程星河屏住了呼吸,眼圈倏然就红了。

“一口气说不完,总之,是那些一切因为你们,搭上自己一切的人的公道,”我缓缓说道:“还有——被关在玖龙抬棺里,景朝国君的公道。”

不管是为了什么——这个公道,不能变。

谢长生陷入到碎石泥土里的脸,忽然就扭曲着笑了起来。

那个笑声,让人遍体生寒。

其余的屠神使者,也都露出了几分惊惧。

齐雁和斜倚在琼星阁被八方琉璃灯熏黑的架子上,像是早洞穿了一切,是个冷冷,带着嘲弄意味的笑。

我脚底下一用力:“说。”

谢长生咳出了石屑泥土,冷冷的说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罪孽,这是天罚——天罚,有什么资格要公道?”

天罚?

“我做了什么事,要挨天罚?”

谢长生抬眸,盯着真龙骨的伤痕:“你犯了三界之中,最大的忌讳,生生世世,都该永不超生!这一切的动乱,你才是罪魁祸首,天河上……”

罪魁祸首——记忆之中,似乎有许多人,指指点点,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咳咳……”

齐雁和颀长的身材忽然从断壁上挺直,看向了门口,打断了谢长生的话:“谢大人,到此为止吧,可算是来了……”

我转过了脸,就看见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沉默的立着数不清的人。

心里陡然一沉,他们这么多人,一点动静都没被人察觉!

那些人,也是面无表情,看上去跟屠神使者十分相似,却穿着黑衣。

最前头走出来了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极为斯文的男人,看都没看齐雁和,盯着手里一卷册页,食指把眼镜往上一托:“这地方不好找。”

是一股子煊赫的神气!地位,显然是比齐雁和和谢长生要高!

这个人,是谁?

“九重监的仙官……”几个屠神使者皱起了眉头:“连他们都惊动了……”

斯文男人掸了掸手上的纸卷,终于抬起了头,

对上了他的眼睛,我暗暗吃惊。

那自然不是人的眼睛,既不冰冷,也不热忱,无喜无悲,却像是洞察万物——那是神灵才会有的眼睛!

“李北斗……”他盯着我:“你这一次私自转世,造成的麻烦可不小呀。”

说着,抬手在纸上画了点什么,一落笔,我只觉得,一道极其强大的力量,猛然炸起,脚底下就是一颤。

只见脚底那块地,倏然断开,哗啦一声响,万钩擒龙锁被拉长,谢长生本来被束缚的死死的身体,硬是跌落了出来。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能力,他像是,能通过手里的纸笔——改变这个世界!

程星河他们似乎,也全被震慑住了。

齐雁和摆了摆手,热络的走了过来,一只手还要落在那人肩膀上:“叶大人辛苦。”

可被称为叶大人的,又是头都没抬,不着痕迹的避开了齐雁和的手,跟洁癖似得:“职责所在,不敢言苦。”

齐雁和装出无事发生的样子,下巴往我这里一扬:“现在,是不是能把他给带回去了?”

这是——屠神使者的援军?

程星河和哑巴兰都露出几分警惕,不由自主,全靠过来了。

我觉得出来,这个被称为“叶大人”的,跟其他屠神使者相似,却不一样。

他看了几页纸:“滥杀无辜,大兴土木,亵渎神灵……”

都是我的罪名?

他点了点头:“九重天雷刑。”

那双眼睛,还是无悲无喜:“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程星河已经跌跌撞撞跑下来了:“不是,你们又是谁啊?”

可一靠近,十步之外,就被神气撞了一个踉跄。

齐雁和一把拉住了他。

程星河翻脸甩手:“干什么?”

齐雁和低声说道:“他们可是天曹官。”

天地三界,分三曹官,所谓的“曹”,就是管理机构。

阴曹是最广为人知的,监管地界,被称为阴曹地府。

人曹,是主管人间事务的人官,其实是上头委派来下界的使者,从中起到沟通作用,上传天意,下表人情,当初魏征以斩须刀做刽子手斩杀龙王,也是因为他是人曹仙官。

而天曹官是上头的官衙,屠神使者就是其中的组成部分之一,专职清除邪灵,迷神,拘禁追杀犯了过错的神灵,采取行动。

九重监也一样属于天曹官,在其中最不为人知,可权力却最大——负责监察神灵是否失职,决定功德,判定有错的神灵何等下场,跟现在的检察机关一样。

齐雁和是没别的办法了,把他们也叫来帮忙了。

齐雁和低声对程星河说道:“别说你们,哪怕我们——也争不过!”

吃阴阳饭的,都会积攒功德,这就是——监管功德的存在?

程星河吸了口气,看向了我:“他们官官相护,肯定不会放过咱们的,七星,咱们跟他们拼了!”

齐雁和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程星河,冷漠又饶有兴致,眼神像是在说,好言劝不了赶死的鬼。

他好像杀不了程星河——可应该是因为某种特殊原因,但程星河要是非得自己送死,他也喜闻乐见。

叶大人有在册页上描绘了什么,一瞬间,万钩擒龙锁哗啦一声从地上起来,自己跟活了一样,奔着我就缠!

走到了这一步了,管你是谁,也没什么可怕了——既然是管理监察的,那屠神使者做出的各种不公之事,你怎么不管?

金龙气骤然一亮,我直接奔着擒龙锁削了下去。

“铮”的一声,试图缠到了我身上的那一截子,应声而断!

“哟,”齐雁和一笑:“不愧是真龙转世,连九重监的面子都不给。”

其余的屠神使者你看我,我看你,也皱起眉头:“是啊,现在不过是肉眼凡胎,敢冒犯九重监!这是无知者无畏?”

“可是——他不是普通的肉眼凡胎。”有屠神使者低声说道:“连谢大人,都……”

有倒吸冷气的声音。

“不管你是哪里来的,这个公道,我今天非要不可!”

叶大人抬起头来,似乎也有些意外,不悲不喜的眼睛里,忽然露出了一丝怀念——好像,不是第一次见到我一样!

难道,他也是景朝国君的某个老相识?

不少黑衣人往前一步:“叶大人。”

“沧海桑田呐,”他却摇摇头,叹了口气:“只能活动活动我的老胳膊老腿了。”

一抬手,他身上神气也猛然强烈了起来,跟金龙气,硬生生撞在了一起。

天地间,“咣”的一声巨响!

那个叶大人看似文弱,这一下,比谢长生的力量,几乎强上十倍!

周围的残垣断壁,大的被直接掀翻,小的,炸成了碎屑,冲着外头猛然溅了出去。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个人影竟然出现了我和他之间,一个声音缓缓响了起来:“原来叶大人在这里,叫我们一番好找。”

这个声音,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