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44章 不速之客

他痴傻了。

不偏不倚,赶在了这一天。

有马家人当时就坐在了门槛上,喃喃说道:“这是天要罚我们马家……”

这种事,马家人见的多了。

有的吃着饭,筷子忽然从嘴边跌下来,有的就着灯翻书,火苗忽然就把书烧了,甚至整个家烧了,自己也不知道。

很多马家的天才,就这么猝然陨落,很少有寿终正寝的。

这种诅咒,就像是悬挂在头上的一把铡刀,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这种不确定性,其实比什么东西都可怕。

在这种惊吓之下,能有多少活得长的?

“我们马家人有个习惯,就是及时行乐——因为不知道下一次眨眼过去,你是个什么状态。”马元秋接着说道:“不客气的说,我们马家,都是聪明人,聪明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认天命。”

所以,哪怕那一次家主去世,打击了很多马家人,但他们很快从打击之中走出来,更迫切的想要寻找自救的方法。

恐惧和愤怒,是驱使人前行最大的力量。

马连生也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他的天资不比家主小,胆子,却比家主更大。

为了找到能找到四相局,解救自身的方法,甚至不惜加入了黑先生。

我其实对黑先生了解的不多,只认识一个送给我燃犀油的鼠须,一个赤玲,还有就是赤玲那个饲养尸油小鬼的爹——他们是从厌胜逃出来之后,加入黑先生的。

不过,对黑先生的恶名昭彰,也是有所耳闻,据说黑先生无视功德,百无禁忌,表面老老实实做买卖,其实做买卖的人家遇上的麻烦,多数是他们自己提前用自己养的鬼弄出来的,一般结缘,叫化缘,他们这种手段叫“恶化”。

还听师父说起过,这黑先生之所以厉害,是因为在上头有靠山,才能这么肆无忌惮。

二当家就更别提了,风水门一开始都不让我进,更别说黑先生了。

而二当家没侵占这具身体的时候,这具身体的主人,真正的马连生,就是黑先生之中风水类的佼佼者。

马连生那个时候,目睹了那个家主的人,也受到了很大打击。

那个时候,马家几乎什么法子都想遍了,都没有摸到四相局的门路。

马连生一想,再没参与进去的,只有黑先生那边了,于是他没跟家里人商量,不声不响就加入进去了。

马家虽然一直生活在变痴呆的恐惧之中,但是他们顾忌家族名声,一直作风正派,马连生投入黑先生,在家族里炸了锅——说他败坏门风,一致要求把他给除名。

马元秋是马连生的亲侄子,从小跟马连生感情最好,马元秋的亲爹二十来岁就傻了,活的也不太长,马连生对马元秋来说,倒是跟亲爹一样。

马连生这一走,马元秋也按捺不住了——他一开始想不通,这马连生,怎么就把家族也背叛了?

但他有马家的状元头脑,很快就想明白了。

马连生不是背叛了家族,他这么做,恰恰是为了家族,宁愿忍辱负重,身败名裂,也要想法子加入黑先生之中。

马元秋就去投奔马连生了。

一开始,叔侄二人相依为命,在藏龙卧虎的黑先生里,也能一起过活,但后来,马元秋觉着,马连生像是变了。

似乎是跟黑先生浸淫久了,受了影响,他也开始心狠手辣,翻脸无情。

那一次,马元秋跟着他,为了探寻四相局的线索,眼看着他逼死了一老一小两个知情人。

那是一对祖孙,下着大雪,爷爷把孙子藏在了斗篷后头,求他们:“杀我可以,孩子才六岁……”

“是怪可怜的,”马连生蹲下,摸了摸小孩儿的脸,缓缓说道:“那就送他先走,你陪着。”

那爷爷眼神一冻,孩子无声无息的就躺下了,怀里还抱着舍不得吃的冰糖葫芦。

爷爷大吼一声,流着眼泪就要跟马连生拼命,可他拼不过,跌倒的时候,把身下的雪染红了一片。

马连生把小孩儿手里的糖葫芦拿出来——小孩儿的手僵了,他削断,递给了马元秋。

马元秋吸了口气,跟不认识一样的看着马连生:“非得这么干?”

“他们死,还是咱们继续傻,自己选,”马连生面无表情:“他们不说,这是他们自己找的。”

“就没别的法子?”

“咱们马家那些祖宗选了别的法子,可他们什么下场?”马连生说道:“一个家主,三九腊月,蹲在马厩边吃冻的铁硬的粪蛋,硌掉了好几颗牙,我不过那种日子——不管用什么手段,我也不过。你要是想过,随你。”

马元秋看着糖葫芦,糖葫芦跟红灯一样,晶莹剔透,他知道,那祖孙俩是四相局工匠的后代,避世几百年,这一次,就是为了糖葫芦下山的,那个爷爷,搓草绳攒了很久的钱。

他终究没吃那串糖葫芦,也没跟上马连生的背影。

那次大雪之后,他就跟马连生一刀两断了。

他也是风水状元,他有手有脚,不想踩着人家的尸体垫自己的路。

回到了马家荒废的大宅,马元秋一心找所谓的其他法子,那天也是机缘巧合,天冷,他上库房拖了一把旧椅子,想砍了烧火——那是一把太师椅。

马家人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破败了,很多之前煊赫的东西,都成了破烂。

结果一斧子劈下去,太师椅里跌出来了一个东西。

那个东西,之前一直镶嵌在太师椅的夹层里。

他忽然想起来了,那个召集马家人的家主,变傻的时候,就坐在了这个太师椅上。

他现在还记得,拿起那张纸的时候,他的手是哆哆嗦嗦的——没错,那是一张舆图。

上面描绘的,就是寻找四相局入口的标记。

那张纸上头,有残血和水渍的痕迹,上头,满是那位家主的血泪!

他别提多激动了,拿着这个舆图,就想把其他马家人给叫来,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当初家主,也是因为找到了这个法子,喊人来的时候痴傻的。

难道——这个行为,是逆天毁约的行为,注定成不了?

他决定,自己去找。

成了败了,别让人跟着揪心,自己去干。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火光照耀下,自家的横梁上,竟然绽放出了新芽。

看似枯木逢春,可其实这不是好兆头——是横生枝节的意思。

他心里有了防备,果然,一瞬间,忽然有个人出现了。

那个人突如其来,对着他手里的舆图就抢。

马元秋反应极快,已经护住了东西,可他当时脑子就白了,这人是谁,为什么要抢我的东西?

他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可能!连他自己,也是几分钟之前,才知道这地方有这张图!

除非,这个人能未卜先知!

可倘若不知道,他又为什么会来抢?

这个来抢东西的人,是个丰神俊逸的青年,翩然若谪仙。

马元秋那个时候也是个出类拔萃的青年,甚至比那个抢东西的还大几岁,而他一向自视甚高,同年龄段,不该有他这个风水状元的敌手。

可偏偏这个青年,比他要强大一大截子!

他猝手不及,哪怕连跟那个青年恶战都做不到——那青年太强大了。

于是,那个舆图,在他还没看清楚的情况下,就被那个青年不费吹灰之力的给抢走了。

听到了这里,我的心却一沉。

我可能知道——那个抢走舆图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