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953章 设下障子

程星河正在惴惴不安的吃旺旺仙贝,一听,喷出了一嘴的沫子:“你说清楚,是不是现在收门票了?”

“那怎么能呢……”本地人一听程星河这话,冤枉的吐字都不清楚了:“我们怎么能收你们的门票?不是,这穷乡僻壤的,跟谁收门票——过不去,不是因为我们,是因为那片水,出变化了。”

之前我们来的时候,遇上了那个大章鱼,一直在这兴风作浪,它被拽给千眼玄武作伴,这里按理说,应该是平安了,能出什么变化?

“你们走了之后没多久,这地方就闹了地震,那家伙,山上也滑坡,河水也改道,现如今河床淤高,这条路算是给堵上了。”本地人指着那片水:“看着挺好,底下都是暗礁,还有暗流,下水就翻。”

其他本地人也都凑过来了:“说的是呢!”

过不去了?

龙长得水多,龙短得水少。风水中以得水为上,藏风次之,因此,来龙长远的,水流也长,即所谓源远流长,这河面不算窄,自己游过去属实也不大可能。

“有没有能清淤的?”我立马问道。

“来了清淤的,也得十来天,要是能等,就等等。”

等个毛,十来天才能从这条水路上走,黄瓜菜都凉了。

程星河也是这个意思,看了我一眼:“搞个皮划艇?”

“皮划艇在中间翻了怎么办?”

程星河一想那不大好,就皱起了眉头。

我盯着对岸,忽然就觉得不对。

龙脉其实跟瓜地一样,根在发源地,藤蔓在山峦,瓜是精华凝结成的果实,我们现在应该在瓜与藤蔓连接的地方,也就是“过峡”,可现如今,这个“过峡”的节点上,有了一个枯树。

一问之下,本地人说是有人在底下抽烟,不小心给烧了,差点酿成大祸,幸亏发现的早。

树枯如钉,是个阻断之相——好比你要往某地去,却被人钉在原地一样,不让你过去。

如果这个阻断符合天时,比如说它是自然枯萎,那就说明这件事情老天注定,过不去。

可要是人为造成,就是有人故意拦着我们,下了障子!

哑巴兰一听大怒:“都到了这一步了,谁还敢拦着咱们?我给他来个弹裆顶肘。”

程星河也皱起了眉头:“屠神使者已经自顾不暇,天师府让九尾狐给占住,河洛被你老婆拖住——还有谁?”

过去查清楚就知道了。

不过,既然又那个枯树钉,这条水路我们肯定是不能走了,得另找路。

可其他能上接天岭的,手机地图都规划不出来。

我一寻思,咱也别浪费时间了,此路不通,另辟蹊径。

程狗来了兴趣:“你要愚公移山啊?”

我把你移了。

水路不行,咱就走山路。

判断龙脉的好坏,审定标准是山脉的长远,大小兴衰,龙脉前有水,那肯定也有地方接山,找过去就行了。

我们平时找路,观形看势即可,我隐隐就猜出来,但凭着眼睛够呛,果然,一抬头,这地方出现了一层一层的迷障——是有人提前用黑狗血和黄金星(某种难以描述的秽物)提前“扎眼”,生成了秽气,阻隔视线。

那就罗盘引路。

我很少用罗盘,但一直没落下学习,罗盘一出,我们三个又皱起了眉头。

罗盘上的指针,方位是乱的,好像坏掉的钟表一样。

程星河啐了一声:“这拦路狗想的够周到的啊!”

不过他跟哑巴兰也对看了一眼,想的都是一件事儿——能把罗盘扰乱,周围肯定有大东西。

能号令大东西的,不用说,又是难啃的骨头。

没事儿,我牙口好,好啃的,我还不啃呢。

观形罗盘都不行也为所谓。

我直接把玄素尺拿出来了。

其实这种尺子,用途是很广泛的——厌胜门以此为尊,作为厌胜门主的象征,也是有原因的,一来,尺子跟木工和祖师鲁班有关,代表刚正不阿,邪物会退散,二来,麻衣玄素尺能作为寻龙点穴定方位之用。

把玄素尺定好了位置,按着师父给的小册子上的内容,开始测量方位。

果然,玄素尺上微微一颤,开始有了反应。

就好像指南针一样,它能指明位置。

可我立刻就觉出来,玄素尺的摆动遇上了某种阻力——那些给我下障子的,一定在这里摆了相当强大的东西。

我心里冷笑,咱们就看看,谁更强大。

金龙气逐渐跟玄素尺融汇,慢慢交合在一起,那个阻力越来越大,但是,金龙气对着那个方向一炸,摧枯拉朽削过,两者相持之中,玄素尺披荆斩棘,直接把阻抗撞了个粉碎!

接着,顺畅无比的指向了正确的方向!

我睁开眼睛:“走。”

玄素尺,是龙角做的——龙角寻真龙,谁挡得住?

难怪,厌胜门一直把这个东西给传承了下来。

奔着那个方向,算是绕远,不过只要能过去就没问题,我估算了一下距离,时间应该够用,就带上了该有的装备,一路上了那个必经之地——本地人叫大瓜山。

大瓜山上到处都是枯藤,走起来十分寂静,程星河虽然早就习惯在山上土里刨食,可还是叫苦不迭:“哪个王八蛋把路给咱们堵上了,也不怕生孩子没屁眼。”

哑巴兰孔武有力的掀翻了一片枯藤:“等找到了,把他的也给堵上。”

我却想起来,马元秋说过——黑龙归位。

难不成,又是他?

横竖这一次,可能是最后一次征程了,万事小心。

金毛一路往前跑,倒是挺有精神头——它来到了这个地方,格外撒欢,估摸着是闻到了龙气之类的东西,馋了。

一番跋涉,我们终于到了绕远接近接天岭的地方,算是筋疲力尽。

这个时候,天也黑下来了。

“不行了,咱们得缓缓,”程星河一屁股坐下:“我不是想偷懒,主要是真龙穴肯定得又豺狼虎豹,咱们一个个剩不下百分之一的电量,没法跟他们刚,先充充电。”

是啊,这次进门,真不知道还得遇上什么——设下障子的,不会让我这么容易进去的。

哑巴兰则直接转身去找烧柴,点火取暖,这个时候发现身后有个很高的东西,可能是个枯树,上面爬满了好烧的麻杆藤,哑巴兰跳起来就拽下来了,这一下就卧槽了一声。

麻杆藤是拽下来了,可他没想到的是——麻杆藤后面,赫然露出了一张人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