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1957章 三眼才子

白藿香看了程星河一眼:“这你都没看出来,还叽叽歪歪呢,就跟万大统领身上那个一样,狻猊。”

没错,就是狻猊,因为我记得很清楚,这些石像生的异兽之中,我曾经点名要了狻猊。

这些石像生,除了有人,还有异兽!人活了,狻猊自然也会活。

而狻猊除了是百兽表率,经常用于宫廷护卫之外,还有个常出现的地方,就是香炉顶子上。

因为狻猊的爱好,就是喜烟,有烟雾,不光能把贺兰昭的视线挡住,还能把狻猊喊来。

狻猊确实是百兽表率,可金毛跟它,却不是一个维度的——狻猊是龙生九子之一的异兽,而金毛单枪匹马,能战三龙二蛟,狻猊能不怕它吗?

人能听得懂挑拨离间。会防着我,这些异兽不行啊!

有了它,就能直接把“四合院”冲开了。

程星河吸了口气:“难怪真龙转世——就那个场合你还能想出这么多主意来,不怪金毛天天想吃你的脑子。”

金毛一串口水又给流下来了。

我推了他脑袋一把,别他娘哪壶不开提哪壶。

狻猊对这里是极为熟悉的,一瞬间,已经把我们给带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洞口,恭敬的低下了头。

别说,这个狻猊虽然是雕刻出来的,可浑身上下,神采辉煌,几乎能跟白玉貔貅媲美,完全看不出是个石雕。

当然了,石雕但凡成了某种样子,那就跟神像一样,可以凝聚为灵,加上这是真龙穴,整个四相局都为这里服务,能不成气候吗?

搁在外头要是显灵,那起码得几个香炉的供奉。

不过,这狻猊对上了金毛,是说不出的恐惧,对上了我,又是说不出的崇敬,低下了头极为温顺,几乎跟被驯服了一样。

我们从狻猊身上滑下来,我们立马去看哑巴兰。

他现在还是跟个雕塑一样,白藿香一看,就皱起了眉头:“是被外头的东西给封了灵,得找到下手的那个东西,才能解开。”

那就跟白老爷子那的春雨一个意思?

“刚从那逃开,还得折回去?”程星河:“哎,咱们现在怎么办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阵低不可闻的声音。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像是在曼声吟诵,自我陶醉。

我顿时高兴了起来:“问问呗。”

程星河的眼睛好,耳朵没有我这么灵,加上注意力没在外面,还看着那个狻猊不明觉厉呢:“问?这狻猊还会说话?品种是鹦鹉狻?”

鹦鹉你大爷。

我到了洞口附近,顺着那个声音,没多长时间,伸出手,就抓住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应该是碰巧走到了这附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嘴里的《离骚》立马就给截断了,还要叫出声,我已经一下把他给拽进来了。

天花在洞里一亮,我们都看见,这个身影上,穿着一身文官的服色。

而他抬起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们:“你们是……”

“景朝国君。”程星河替我答道:“回自己的棺材看看。”

你他娘能说点阳间的话吗?

果然,那个文官石像生的精灵不由自主,就露出了警惕防备的神色来了,看意思,是想逃走叫人。

我说道:“我知道——你们是听说,有一个长金麟的,要假冒景朝国君,上这里来添乱,是不是?”

那个文官一怔,就差说出:“你怎么知道?”

“我就想问问你,”我答道:“他到底是谁,你们凭什么信的过他,信不过我?”

那个文官眼神一厉:“这还用说?那是我们国君亲自派来的使臣。”

“他说你们就信?”我盯着他:“如果我说——你们的国君,其实是我呢?”

这个眼神,一下就把那个文官给镇住了。

他仔细端详着我,我看到了他印堂上的一个粉瘤。

“刁顺卿?”我几乎是条件反射:“见我不跪,你好大的胆子!”

这一声一出,那个长着粉瘤的文官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就跪下了:“我主——真是我主!”

可算是有一个认出来我的了。

越靠近真龙穴,真龙骨似乎增长的也就越快,也似乎,那些记忆早就出现在了脑子里了,需要的时候,自己就出来了。

我想起来,这些石像生之中的文武大臣,都是依照着一些生前的文武官员做出来的。

有些是战死沙场的大统领,有些是抱病而亡的文臣,这些人活着的时候精忠报国,死了之后,才有这个殊荣,陪着国君屹立不倒。

刁顺卿——我记得他的绰号,是三眼才子。

是说他博闻强识,像是比别人多了一只眼睛,可还有一个意思,就是讽刺他眉心上的这个粉瘤。

他是怎么死的来着?

我想起来了,那一年,宫廷因为巫蛊之术大乱,他要上奏,结果路过池塘的时候天黑路滑,他掉进了御荷花池里,没上来。

生前他孤高不群,少与其他官员结交朋党,人缘不佳,想不到成了石像生,也孤孤单单的。

“你告诉我,”这个刁顺卿从来不说假话:“你刚才说的使臣,到底是谁?”

“那个使臣,他带着您的真龙剑呀!”刁顺卿连忙说道:“我们不得不信。”

原来,就在我们过来之前,有一个自称使臣的上这里来了,说很快就有一个谋逆的毛贼要上这里来,惊扰国君的灵,那个毛贼还会带着一身金麟,假冒国君,到时候,千万要把那个毛贼给困住,绝对不能让他进去一步。

大家看见他抱着真龙剑,这是当年真龙穴九街抬棺里的压棺宝物,由不得他们不信。不由对这个胆敢冒充国君的反叛人物大怒,所以,一早就准备好了要来阻截我了。

程星河吸了口气:“江真龙?他还没完没了呢。”

“使臣上哪儿去了?”

“传达了您的——不,假传圣旨之后,就进了真龙穴了。”刁顺卿着急了起来:“臣下早知道,一定阻拦!”

能进真龙穴……

“带我们,也去真龙穴看看。”

夜长梦多,步步陷阱,在外面也休息不了,还是赶紧进去吧。

“对了,”刁顺卿连忙说道:“这一阵子上这里来的,还有一个怪人。”

怪人?我立马就问:“什么怪人?怎么个怪法?”

“这个么。”刁顺卿皱起眉头,有些为难:“那个怪人放屁,臭的很。”

我几乎没相信我耳朵:“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