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58章 武功赑屃

我们几个对望了一眼,都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程星河立马问道:“是不是——黄大仙?”

“那不是。”刁顺卿斩钉截铁:“若是黄大仙,我认得出,那就是个人,肩膀上有火。”

据说活人头顶双肩,都有三把火,其实是阳气的表现,阳气越强大,那邪祟就越不敢靠近,靠近如烤火。

这是三界之中,唯独活人能有的。

人?那就跟更古怪了,这是个什么地方,怎么可能进来人?

程星河摇头叹气:“沧海桑田,你这个真龙穴看来是成了主题公园了。”

公你大爷。

这地方哪儿是谁都能来的?

我接着就问:“那个放臭屁的,跟假传圣旨的什么使臣,是一伙的吗?”

刁顺卿摇头:“断然不是——我早注意到,那个放臭屁的,躲着那个使臣。”

“那你们不是守卫这里的吗?”程星河接着就问:“怎么没把他们给拿下?”

说起来,文官是没什么武力值的,起得是监察作用,哪怕发现了,也得把万大统领之类的喊来。

结果不说还好,一说到这话,刁顺卿的表情满脸悲愤:“我自然是去了,可是……”

他跑去找人,可人一来,那个怪人就不见了,让万大统领贺兰昭他们白跑了好几趟。

那些武官都不是善茬,能高兴吗?加上刁顺卿生前死后,都是孤僻的性格,那些武官就疑心,刁顺卿闲得无聊,拿他们消遣。

刁顺卿委屈的要命,可拿不出证据,可那个放臭屁的倒是变本加厉,专门在刁顺卿附近晃悠,刁顺卿咽不下这口气,可怪人一来没留下什么痕迹,二来前几次,搞得跟放羊的孩子似得,他再去找人,也没人相信他的话了。

这把刁顺卿气的,天天在这吟诵离骚,表达自己不被理解的忧愁苦闷。

这也怪了,那是谁,跑这里来干什么?

“那人什么模样?”

“怪的很,一身布衣,头上是个高帽子,”刁顺卿不满的说道:“倒是跟黑白无常差不多。”

而那怪人来了之后,一没盗墓,二没搞破坏,就是四处溜达外加留下臭气。

能上这里来的,自然不是泛泛之辈,怎么也得防备着。

这个时候,宽阔的神路附近,开始响起了吵嚷的声音,显然是那些武官开始四下搜捕我们了。

我抬起头,看向了前路:“前头的文治武功赑屃,日月院,哑巴楼那,都有什么陷阱没有?”

真龙穴的建造,是厌胜门盖的,通过厌胜册,我脑子里大概也有一些这地方的轮廓。

整个皇陵,从山上到山下蔓延,其实可以看做一个巨大的“甲”字——最下面,是一条蔓延数里地的神路。

神路有桥,连接到了整个陵寝,而这一条神路呈中轴线状,中间依次有几个建筑。

最前面是文治武功赑屃。

这是一个巨大的石碑,底座是一个巨大的赑屃。

从神路往上,第一个高大的建筑就是这个,上面刻画的,是这位墓主人生前的文治武功,算是一辈子的最高勋章,以供来祭拜的后人景仰。

开国君王的文治武功自然不用说了,必定能配享一个流芳百世的。

后代压力就较大了,但凡丢了一寸祖宗给你打下的疆土,使自己的土地少于祖宗传下来的,那就没资格享受这个赑屃,更别说有啥文治武功给来拜祭的后人敬仰了。

其他皇帝都有这个,你没有,子孙后代来了也觉得丢人,算是一个督促作用。

不过打眼一看,景朝国君的那个文治武功赑屃高耸入云,跟一个定海神针一样,别提多威武了。

刁顺卿连忙说道:“那是自然——真龙穴这一起了作用,我们日夜守护,不敢有失,那个赑屃附近,也有防贼举措——也危险。”

我吸了口气,跟程星河一对眼,可算是知道十二天阶为什么选择从接天岭那个“后门”进真龙穴了。

这要是在前头,过五官斩六将,那真是更难。

程星河皱起了眉头:“不是,你能不能让他们认识你?”

“那估计是不行,”刁顺卿答道:“那些东西,什么都挡,不认人。”

机关陷阱不认人,当然也可以理解,毕竟谁也想不到,这主人住了一段时间,突然从外头跑回来,要重入陵寝。

只要从外面闯进里面的,一概以贼论处。

不过,我们都过不去,之前个什么“使臣”又是怎么出来进去的?

不是人?

这个时候,那些喊打喊杀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们所呆的这个地方,很快也要不安全了。

四相局的最后一站了,不能怂,就是干。

不过哑巴兰这个样子,也是让人担心,刁顺卿却说道:“我主这位随侍,臣下能想法子。”

原来,哑巴兰被封了灵,应该是一个“天师”做的。

那位“天师”生前是个修道的,本事极高,最擅长定灵术法,可惜后来炼丹失败,被自己毒死了,也就被雕塑成了石像生。

只要找到那个天师身上的石粉,就能把哑巴兰给救回来了,他让我们先带着哑巴兰上去,他去想法子,找到了石粉,就上文治武功赑屃那给我们送过去。

也只能这样了,我点了点头,习惯性要道谢,但一寻思,这不符合景朝的规矩,就点了点头。

刁顺卿得令,连忙举起手,躬身后退了三步,才转身下了山,这一下山,他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连忙又说道:“我主无比小心——那个文治武功赑屃处,不要靠近一圈焦草,焦草之外,都安全。”

看来焦草底下有机关,我就点头答应了。

这刁顺卿去找石粉,我们也就重新骑上了石雕狻猊,石雕狻猊低头一跳,奔着前头猫身就窜过去了,程星河还挺高兴:“别说,地头蛇就是好办事。”

我却寻思了起来,放臭屁的,到底什么路数?

这神道虽然长,但是有石雕狻猊在,如履平地,几个跳跃,就顺着恢弘巨大的神道一路冲上了山腰。

再往上,就能看见那个文治武功赑屃了,我们正要松口气,不过,我忽然就看见,一个身影在巨大的石碑后面,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