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959章 巨大帽子

那个身影,赫然像是个长发女人!

我眉头立刻就皱起来了。

好死不死,横不能预知梦里那个砸我脑袋的,是在这里给我添乱的吧?

我就想看清楚那是个什么路数。

可那个缥缈的身影,在巨大的武功碑后一转,到了另一面,看不见了。

这个距离,拉也拉不住,喊也喊不到,我心里有了防备,就跟程狗他们说了,到了地方小心点。

程狗皱起了眉头:“不是,你这真龙穴不是名声在外吗?怎么到了地方,什么妖魔鬼怪都有,你这是坟地,还是开往春天的地铁啊?”

春你大爷。

这地方汇聚了整个四相局的灵气,虽然在建立一开始,就被封上了,可难保这地方没有被困住的,我说你没忘了大磊吧?

就是以他的血,淬了凤凰毛和七星龙泉的。

那个大磊,当初就是景朝的护卫,送葬送到了这地方,呆的时间不长,就被这地方的气,硬生生从一个普通人,养成了无极尸。

如果当初还有什么其他的活物被封在里面出不去,自然得变成怪东西——我现在还记得,大磊说过,国君进了棺材之后,成了“怪物”。

想起来了这两个字,我就打了一个寒噤。

到底,能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那个石雕貔貅没两下,就蹿到了武功碑下面。

远处看着,那个武功碑就高耸入云,到了面前,更觉得震慑人心——一整块的云母玄石雕刻出来的石碑上,雕满了字迹,由一个巨大的赑屃,稳稳的驼在了背上,光那个赑屃,就有篮球场那么大。

难怪人人都说景朝国君穷奢极欲,光这么一个武功碑,就得花了多大的人力物力?

古代没有现在这么高的科技,有的,只有那些不被当成人的劳工。

而那个赑屃头冲着我们,庄严神武,睥睨天下。

程星河上去就想摸一下:“别说,你刻出来的这玩意儿,比千眼玄武那个真货还气派点。”

有个传说,说是到了风水宝地——比如故宫之类的,摸了赑屃玄武的头,能蹭到了龟类神物的寿命,可以增长寿限,所以很多名胜古迹的这种神龟造型,脑袋都锃亮锃亮的。

程星河一直讲究这个,走到哪儿但凡是有,必定要摸。

可我一把就抓住了他。

他回头十分不满:“不是,你这么抠干什么,摸一下又不会秃噜皮。”

不是秃噜皮不秃噜皮的事儿,我冲着下面跟一歪头,他看清楚,这才想起来,赶紧把腿给拿回来了:“你不早说。”

那个赑屃身下裙边的一圈,就是一圈焦草。

之前刁顺卿走的时候,就跟我们说过,千万不能进到了焦草圈子之内。

程狗摸不到赑屃脑袋,十分遗憾,就在一边观察,看看还有什么值得一摸的东西,这货现在跟我出生入死也麻木了,上这种地方来,跟自助游一样。

而我一直惦记着在远处看见的那个长发身影,在焦草圈子范围外,就在武功碑附近绕了一圈。

可全绕过了,却根本没看见那个身影。

奇怪,难不成我们赶过来这段时间,她就离开了?

而武功碑后面,是剩下的神路——再往前进,就是日月院了。

这日月院模样很像是个宫殿,红墙青瓦,肃穆庄严,起到的是个“影壁”的作用,意思是神路不能从头贯穿到尾,这就跟“穿堂风”一样,怕“泄”了气运,起到的是个聚气的作用。

前来祭祀的皇子皇孙,也应该在这个地方跪下,先来第一轮祭拜,叫问门拜——就跟儿孙拜访长辈问门一样。

不过,我看着那个日月院的形制,又皱起眉头。

我记得,景朝日月院的设计,应该是五个门,象征着皇帝生前的权力,代表着天,地,君,臣,民。

可这个日月院,怎么只有三个门?

那就是“空门”、“无相门”、“无作门”了,

那不是寺院“山门”的设计吗?

如果是这样,这不像是宫殿陵寝,倒更像是个——神庙。

不过,也不奇怪,景朝国君不是为了配上潇湘,还打算自封神君吗?拿着自己的陵寝当个神庙也修,也可想而知。

但是——他后来明明跟潇湘闹翻了,按理说,没有自封神君的理由了,怎么还是修成了这么大逆不道的样子?

难不成,他后来又想着跟河洛……

一想到了这里,真龙骨猛然剧痛了起来。

河洛——河洛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是什么来着?

“李北斗?”白藿香像是看出什么来了,拉了我一下:“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一阵寒风吹过,脑门上一阵发凉,这才觉出,刚才出了一头的汗。

白藿香盯着真龙骨,显然有些担心:“你尽量不要过度使用真龙骨——你的真龙骨被剔除了两次,本来应该慢慢长大的,可现在,算是利用了万盆仙和药龙骨,催生它尽快长大,肯定是比自然生长的要脆弱些,能不勉强,就千万不要勉强,否则,你知道骨质疏松吧?”

自然知道,那不就是看似坚固的骨头里,里面却有细小的空洞?难怪记忆虽然多,可支离破碎,老像是有填不满的窟窿一样。

那就跟拔苗助长一样,虽然长得快,却有副作用。

我点了点头:“没事,这一次,屠神使者已经被抓起来了,应该不会有之前那么棘手。”

白藿香皱起眉头:“你别安慰我了——能给接天岭设障,还能瞒过这里石像生的,能不棘手?我担心……”

担心这一次的对手,是谢长生依靠的,上头的靠山。

我心里也清楚。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征程了,这以后,我想知道的,就全能得到谜底了。

又一阵风吹过来了,白藿香也不由自主打了个颤,我站在了来风的地方挡住她:“要是真有意外——你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

白藿香对上了我的眼睛:“要是我非要留下跟你一起呢?”

我心里清楚,她说到做到。

拦是拦不住,她看着柔弱,一旦拿定了主意,什么都改变不了。

我也看着她的眼睛,坦率的说道:“我会保护你的——尽我所能。”

可我却只觉得,对不起她。

她救了我很多次,可我什么都没能给她。

白藿香却笑了,这一笑,别提多满足了,喃喃说道:“我知道,我一直知道。”

我也跟着笑,装成了很洒脱的样子,可我心里清楚,我是能保护她,可如果不在我身边,她跟任何危险,都不会扯上关系。

而她转过脸,看向了那个巨大的武功碑,声音有点好奇:“这景朝皇帝到底干了什么大事儿,能写这么多?”

反正也要等着刁顺卿找石粉救哑巴兰,索性我就看着上头的文字,跟她转述:“说是行事英武,生而神异,四海统一,破扫戎狄……”

当然了,给他树碑立传的,自然满是溢美之词,不过去掉这些水分,确实是把万民拯救于水深火热之中了,这些功绩,确实卓著,要是名留青史,只怕会在历史书上,留下大量背诵内容,只可惜,一世而亡,硬是被胜利者抹杀了,名字都没几个人知道,为他人做嫁衣,成全了那个玄英将君。

成王败寇,古今都是这个道理。

看到了一半,我忽然发现了,其中有一句功绩,是这么说的:“真龙转世,光耀万古,万魔来袭,凶祟拔除。”

这是说,这景朝国君,还跟某种妖邪战斗过?

啊,对了,马元秋跟我提起过,四相局的保平安功能,有一个很要紧的缘故,就是压住“祟”。

而之前摆渡门的,又说我的眼睛,跟一个忽然消失的大邪神有关,这两个,难道就是同一个?

第一个小线索,已经从武功碑上浮出水面了。

倒是要看看,那个“祟”是个什么东西。

“斯是邪秽,混沌而生,吞噬光明,民不聊生。”

吞噬光明,那跟黑暗有关?

我正要看剩下的记载呢,忽然“嗖”的一声,就听见了一个由远及近的声音,迅速往这里冲了过来。

坏了,贺兰昭的弩箭追来了!

我一把搂住了白藿香,往后面一退,那一道弩箭几乎是擦着我们过去的,无声无息,就撞到了武功碑上,竟然没入了一半!

这一瞬,一个身影就从下头急匆匆跑了上来:“我主快躲开——臣下无能,让他们给发现了……”

远处,是万大统领的怒吼:“刁老儿愚蠢,认贼为主,为保皇陵,给我连他一起射!”

坏了,老刁本身也是石像生——毁了元身,自己也就完了!

可老刁冷哼了一声,浑然无惧:“认贼为主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我立马松开了白藿香,叫金毛程狗护住了她,自己就奔着老刁过去了。

数不清的弩箭对着我们就冲了下来,我抬起手一斩须刀削开一片,老刁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我主,为了我一个泥塑木雕——臣下罪过!”

迂腐不假,忠诚也是真的。

我挡在了他前面,刚想让他快去跟程狗他们会合,忽然一只巨大的黑影,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

是牙关细狗——这种狗最忠诚,只要主人开口,老虎都敢扑!

我立马拉住了老刁,抬手削翻了一片,但是第二批早从后面过来,围成了包围圈,就要对着我们过来,防不胜防,一不小心,大批牙关细狗冲过来,直接把我们给冲退了好几步。

这一下,一只手忽然就拉住了我。

我以为是老刁,还要让他赶紧走呢,可一转脸,老刁两只手规规矩矩的抱着什么东西,根本没碰到我。

这手是……

一转脸,看见了一个人无声无息,鬼魅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面前,咧嘴一笑:“小心。”

这个人,头上正是一顶巨大的帽子。

我一回头,这才注意到了——我一只脚,已经踩到了焦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