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1962章 门槛下面

那天师看着我,满眼的诚挚和担心。

我尽量面不改色:“为什么?”

他在我手心里继续划道:“身有邪……”

可刚划到了这里,我们忽然全都闻到了一阵极其难闻的气息。

那个味道难以形容,几乎能把人的眼泪给呛出来。

“又是他……”

刁顺卿指着安大全的方向就骂:“皇陵胜地,岂容你……大不敬!照着规矩,该五马分尸!”

“照着规矩?”安大全大大咧咧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照着规矩,一个死了的人,还不会回自己的坟呢!世道变了,很多规矩,也都变了。”

说着看了我们一眼:“怪不好意思,我岁数大了,肠胃不好。”

你这表情可不像是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转过脸,还想看那个天师呢,可没想到,他的手停在了我手心上,就松开了。

我一愣,再一看他的表情,茫然失措,像是忘了什么。

难不成,被那一个屁给熏的失忆了?

可人都死了,照理说五感还能那么敏锐吗?

还是,那个臭气,另有玄机?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安大全一眼,可安大全一副混不吝的样子,只看着后头的巍峨神殿,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再看天师,天师也只对我做出了一个“一路平安,等君归来”的手势。

赫然,是景朝的时候,对出征将士的祝福。

显然,他彻底忘了自己要表达什么了。

传说之中,黄大仙的屁能控制人心,我和程狗也被控制过,这个安大全,跟黄大仙有关?

邪气……我皱起了眉头,邪气在哪里?

“离着天亮不远了,”万大统领鞠躬引路:“国君,请。”

我踏上了那条上山的路。

身后,浩浩荡荡。

“我以前,有没有跟你们说过,我建立景朝,建立四相局,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您仁义无双,要拯救万民,”万大统领抢着说道:“臣下跟随您,也是因为您文治武功,英雄盖世……”

“你们知不知道,关于祟的事情?”

这一下,那些文武官员都愣了一下。

满眼都是忌讳,似乎,这个话题,不祥。

我看向了贺兰昭:你说。

贺兰昭语言组织能力都不行,更别说说谎了。

“臣下听说,世上祸乱,多数由祟起,那种东西,带来战乱,饥荒,灾祸,可那种东西,不是人能灭除的。”

比起说是具象的某种东西,听上去,更像是抽象的“流年不利”。

“百姓畏惧,不敢言此字,怕沾惹祸殃。”

连说都不敢说。

而景朝国君,要把这么抽象的东西给镇压了?

听上去,简直像是普通的小风水阵报家,大风水阵护国一样。

“江仲离说,唯独您有这个能力,让人间恢复盛世,”万大统领也跟着说道:“臣下也一直相信。”

可惜,那个盛世,到底是没撑住多长时间。

我盯着那个巍峨的神道,忽然觉得一阵空虚。

景朝国君倾尽一生,做出的这个“流芳百世”的大事,真的值得吗?

文武官员在后面随行,庄严肃穆,倒是极为壮观,只是,这种感觉,跟送葬差不多,说不出的让人心里不安。

从自己的棺材里逃出来,又要重新回去的,也许古往今来,就我这么一个。

不过,我知道,这条路,我迟早要走。

我得找到一切真相。

那些石像生送到了日月院前面,万大统领盯着日月院,显然已经没法再往前走一步了,抬起头就对我说:“臣下祈祷,国君平安归还——还有,这个院子里面,似乎压着一个了不得的东西,国君,多加小心。”

“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不曾见过,不过,听到过那东西发出的吼叫,”万大统领答道:“声震山谷,天地几乎都为止一颤。”

程星河也回头看:“异兽?”

万大统领退下,贺兰昭也回到了队伍里,军令森严,排的整整齐齐,身后那些文武官,哗啦啦跪倒了一片。

我抬手摸了摸那个石雕狻猊的头,石雕狻猊低头领受之后,也恭恭敬敬的退到了后面。

“恭送国君!”

这一声,振聋发聩。

我回过了头,这个时候,天色微白,太阳快出来了。

你们等了这么多年,我一定会好端端回来的。

面前一层薄薄的雾霭,雾霭散尽,第一缕晨光落下,那些人影消失,我们只看见漫长的神道上,左右两侧,是整整齐齐的石像轮廓,鳞次栉比,一路蔓延到了视线尽头。

哪怕被枯藤败叶缠裹的密不透风,依稀也能看出来,那庄严肃穆的轮廓。

一派苍凉。

程星河也跟着我往下看:“你这个国君当个的,也真挺值得。”

我转过脸看他,只见他搀着还有点迷糊的哑巴兰,身边带着白藿香,金毛也跟在了他脚底下,忽然有点想笑。

“你看我干什么?”程星河莫名其妙:“认识这么长时间,还能被我帅到?哎,我这无处安放的颜值。”

“我看你像是超生游击队的盲流。”

程星河脸一下绿了:“你说谁盲流?”

越过他,我看向了安大全。

青天白日的时候,他也没什么区别,还是个平平无奇的中年懒汉模样。

刚才从神道往上走,他所在的位置,被石像生给遮挡住了,我这才看见,他胯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驴。

我一下愣住了:“这哪儿来的?”

安大全摸了摸驴屁股:“随身携带——我懒得走。”

这驴垂头丧气的,似乎跟主人一样,也不愿意走这么远的山路,可惜它没得选。

其余倒是很正常的样子,是个瘦骨嶙峋的灰白驴,四个蹄子,稳稳的他在了台阶上。

可不知道为什么,也跟他的衣服给人的感觉一样,像是纸糊的。

大白天,也森然的冒着凉气,让人瘆得慌。

程星河也盯着安大全:“说起来,你戴这么高的帽子干什么?”

“懒得洗头。”

这把程星河一下噎的说不出话来了。

白藿香也来了兴趣:“那你穿这种衣服,也是为了冬暖夏凉,不用换?”

安大全眯着眼睛笑了:“聪明。”

雾霭散开,脚下的半山,一片苍翠。

过了神道,真正的旅程就开始了。

我回头,看向了日月院。

真龙穴的建筑应该是分为三个部分——神道,宫殿,配殿,地宫。

越过配享香火的正殿,就能到了地宫入口了。

只是地宫入口,想也知道得有多少关卡。

万里长征,先踏出第一步吧。

日月院有三扇门,我看向了最中间的一扇。

中间一扇是最大的,不过周围肯定绕着风水锁。

所谓的风水锁,就跟一个风水阵的开关一样,不上锁,这地方随便进,孝子贤孙来拜祭也安全,一上了,那进来的人,就会被视为贼人,里面机关全部启动。

没记错的话,这地方的锁,在门槛下面。

我蹲在外面,熟练卸下一块小门槛板,伸手进去摸机关——天这么一亮,这地方虽然依然荒凉,却让人多了不少安全感。

安大全靠在驴身上,盯着我摆弄风水锁,程星河就问:“哎,十二天阶的家里人,给了你多少钱?”

安大全一乐:“商业机密——你跟着这位李北斗,又赚多少钱?”

程星河给他噎住了,想了想:“我不跟他谈钱,为爱发电。”

我看你为爱发癫。

摸到了。

这门槛下有一个精致的机关,只要踏上了第一块地砖,机括触动,人就得掉下去。

只要拆开底下那个链条就行了。

我正要高兴呢,忽然觉出,伸进了门里的手湿了一下。

像是,里头有一条舌头,舔在了我手上。

“当心,”安大全在驴上,慢悠悠的说道:“据说有一种长舌饿鬼,专吃有灵气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