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63章 四八燎炉

就跟他说话的同时,我倏然就觉出皮肤一阵发炸——那是面对煞气的本能反应。

下一秒我飞快的抽出手来,只听“当”的一声巨响,里面似乎有一张利嘴,电钻一样的直接扎下,一头咬到了我的手刚才停留的位置上,手伸回来,上面沾满了新鲜的石屑。

白藿香立马抓住了我的手,仔细一看没伤,这才松了口气,蹲下也想看看,那里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可我一下就把她给拽回来了,难保那东西不会从里头给钻出来。

白藿香不死心,手利落的一抖,一把东西就进了那个洞,内里“滋”的响了一声,她捂住了我的口鼻——显然她扔进去的,对带灵气的来说,都是剧毒。

可里面传来了一阵“咔嚓”的响声,内里的活物,显然没受到任何影响。

白藿香皱起了眉头:“那可是百炉灵灰……”

是从一百个大庙里收集来的灰,加上了她在铁蟾仙那搞到的毒,要是单枪匹马的灵物靠近了,一准中招。

安大全叹了口气:“这东西要是这么好对付,就没资格进这地方来了。”

程星河立马说道:“你知道这么清楚,那你赶紧给想想法子啊!”

安大全啧了一声:“主要是懒得想。”

“不是,你别干拿钱不办事,败坏行业名声,”程星河还想起来了:“哎,你之前给七星挡火的时候,不是能弄出来个护甲吗?再用用。”

安大全摇头:“太累。”

“这个懒得弄,那个嫌累,”程星河气的跳脚:“那他们花钱请你干什么来的?”

“我这不是也想着跟你们结伴,搭上你们这个顺风车,少费事儿吗?这可倒好,又得多干个导游的活儿。”安大全从灰白驴身上滑了下来,在三道门前敲打了敲打。

他用的,是一种极其少见的法子,叫探灵指。

靠着手指头,就能探测出来,底下的空洞和机关——据说这以前是翻山客的高手才擅长的,就是为了盗墓。

可就跟翻山客借鉴风水术一样,也有风水师借鉴了翻山客的法子,来定底下的风水。

不长时间,他选定了一处地方,跟我点头:“你那斩须刀很好——劈开进去。”

我拔出了斩须刀,也看出来了——他选的位置,竟然是两道气息中间,这日月院,恐怕就这么一点空门,就让他给找到了!

心里暗暗吃惊,这个安大全的眼睛这么毒?

看好了位置,斩须刀金龙气炸起,那扇门直接劈开,巧妙的避开全部机关,出来了一个勉强能供人通过的洞!

我们几个倒是可以进去,金毛有点勉强,不过好歹它铜皮铁骨的,受点罪,也能勉强给塞进去。

只是,安大全的驴肯定是进不来了。

我们全进去了之后,我就留了个心眼,回头看了安大全一眼。

只见安大全站在外头,一只手拍了拍那个驴,只听“扑”的一声,那驴竟然跟气球漏气一样,直接变成了一张薄纸!

而他施施然的把薄纸叠好,塞在了怀里,自己一头也钻进来了。

这好像——是玄术。

吃阴阳饭的看似都差不多,其实分门别类,领域极多,炼丹的,做机关的,摆风水阵的,斩妖除魔的,玄术就是以此为例,改变物体形状的法门,厌胜也擅长这一类,但多数是障眼法,我能看出来,他这种法子,天衣无缝,真就类似仙人了。

他到底是什么路子?

果不其然,回过神来,身边一声驴叫,那个灰白花的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重新站在了他身后,他爬着骑上去了。

程星河和白藿香也看见了,全倒吸了一口凉气。

程星河看来我一眼:“这人是友还好……”

是啊,要是敌,防不胜防。

安大全浑然不觉,盯着里头的景物,跟来旅游似得:“嚯,这得多少人力物力,才能修出来?”

一转脸,这是个极大的院落,两侧种着松柏,现如今,郁郁葱葱,遮天蔽日。

而松柏之间,依稀露出了一些金色的痕迹。

是燎炉。

所谓的燎炉,也是给后人祭祀的时候用的——其实说白了,就是起到了普通人家那种烧纸盆的作用。

这几个燎炉雕刻着数不清的金龙,而金龙缠绕在一起,又组成了龙头的样子——龙头怒目圆睁,张开大口,就是烧纸的地方。

而数量,应该是四个大的,八个略小的,取“四平八稳”之意。

对了,我们人是进来了,可刚才用舌头舔我手的东西呢?

转过脸四处看了看,没看到什么可疑的身影——只看见,一面地板上,露出了一个新鲜的伤痕,赫然,是牙印子的形状。

程星河吸了口气:“这东西是吃冷酸灵长大的,牙口这么好?”

我起了警惕心,得防着那东西从什么地方窜出来。

金毛拱了我一下,意思是它断后,让我放心。

我拍了拍它的头,它可是顶了大用了。

而日月院里的这条路,也跟神路一样,是整个陵墓的中轴线,顺着这个神路,就能看见,远处那个巍峨的正殿了。

明黄飞檐,青灰宫墙,云雾绕在了檐角上,在山巅之上,俯瞰众生,哪怕隔着一段距离,可视觉冲击力依然极大——几乎像是电影之中的天宫。

这就是——真龙穴!

那种大气磅礴,几百年时间过去,却没有荒芜倾颓,反而越发气势恢宏。

这个陵寝,硬生生,占了一整座山。

不愧是四相“抬”真龙。

程星河也看直了眼:“这就是正殿……”

江老爷子和齐老爷子他们去的,直接是地宫,想必,也没见到这种场景。

我不由自主就往前走了几步,可这个时候,我就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咯吱……咯吱……”

像是指甲在挠什么。

这声音——是从燎炉里传出来的。

安大全的声音在后头响了起来:“小心,守着这地方的东西出来了,一钻,就是一个窟窿。”

离着我们最近的燎炉口,先探出来了一个头。

看清楚了那玩意儿的长相,我们全屏住了呼吸。

看上去,很像是鳝鱼——可这东西,两个头,满口尖牙,闪着森然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