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64章 黑白双头

程星河眼睛一立:“妈的,这什么路数,被放射性元素辐射过?”

他这表达能力可以,只有这么形容,对的上那玩意儿的长相。

这东西,我还真没见过。

而这东西的头也古怪——一个头是黑的,一个头灰白,不过都很狰狞。

“这是阴阳鳝,”安大全说道:“这东西是在阴河下头长出来的,专吃奈何桥下的怨气,一张嘴,金石可断。小哥,就看你的了。”

说着,自己一个翻身,就躺在了灰白驴上:“我先打个盹,打完了叫我。”

景朝国君是给上头充钱了吗,什么玩意儿都弄的到?

程星河气的要疯:“说是来蹭顺风车的,这货说到做到啊!”

话音未落,燎炉里那个阴阳鳝一头钻出来,黑色的那个头,裂开血盆大口,对着我们就咬——口水几乎要飚到了我们面前了。

斩须刀横起,直接削了过去,可白色的头也不是善茬,一张嘴,一个巨大的舌头探了出来,对着我的手腕子就缠!

这种湿黏湿黏的感觉,不就是之前舔上手背那个触觉吗?

而那个舌头,比吊死鬼还长,直接缠在了我手上。

这舌头往下一带,我的手粗几分就偏了,黑透抓住机会,奔着我脑袋上就咬。

程星河见事不好,凤凰毛抖出,把那个黑头往后一带,黑头咬了个空,阴冷如湿棉絮的气息往我脸上一扑,斩须刀已经出手,对着双头之间一削,直接纵向劈开,斩须刀的锋芒摧枯拉朽,啪的一声,那一身鳞片炸的到处都是。

而这只是一个,这个鳞片一炸,那种阴冷的气息猛然扩散,燎炉里猛然又钻出几个,全被我给劈开了。

“好!”程星河立马说道:“就这么办,把它们全给弄成龙舟茄子。”

这东西,一个燎炉里好几条!

我活动了一下手腕,还想抬手继续,忽然就发现,这个东西被打碎了之后,落在地上,好像活动的黑影,逐渐往外汇聚。

这什么情况?

我一下想起了金郡王那的黑东西了。

“这东西是阴气汇聚而成的,打不死。”安大全跟说梦话似得来了一句:“越打,越大。”

程星河皱起眉头:“什么叫越打越大,你唱rap呢?”

“你自己看。”我跟程星河一歪头,只见数不清的黑影子逐渐汇聚,逃窜到了另一个燎炉附近。

跟川流入海一样,不见了。

四平八稳——我脑壳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就炸起来了。

果然,那些指甲抓挠的声音越来越多,简直跟交响合奏一样,每一个燎炉都有!

接着,一瞬间,那些大张的龙口之中,猛然窜出了大量的黑白脑袋,嚎叫呼啸,对着我们就冲过来了!

简直跟半空之中坠下的流星雨一样,擦过身边,“啪”的一声,就在地上炸出一个深坑,石头粉末炸的到处都是。

哪怕越打越大,也不打不行。

程星河手一抖,凤凰毛出手,凤凰火闪耀,把那一片黑影卷上,直接燃烧殆尽。

但是那些破碎的黑影,重新汇聚到了地上。

哑巴兰立马把也猎仙索抽出,拦住了另一边,当的一声,数不清的尖牙咬在了猎仙索上,死死挂了一串。

哑巴兰心疼猎仙索,想甩没甩开。

程星河还有心情乐:“别抖——晾上过秋,熏鱼干吃。”

你还打算在这过秋?

又有六七条奔着白藿香飞了过来,白藿香一抬手,好几个弹丸一样的东西飞出,直接把那些东西给穿透。

那些黑影淙淙汇聚,到了最后面一个燎炉底下。

那好像,是个最大的燎炉。

我脑子飞快的转动了起来,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东西要是打不死,怎么过去?

“呼……”身后的灰白驴身上,已经传来了安大全的呼噜声,他是认准了我们短时间打不干净这些阴阳鳝,先睡上了!

程星河气的一凤凰毛就探过去了,要把他给打醒,可安大全一个转身,凤凰毛擦着他,就只隔着毫厘之间,就打偏了!

程星河那个狗脾气怎么会死心,又一凤凰毛下去,可安大全一个呼噜,胸腹收缩,凤凰毛偏偏又擦着他打偏了!

一次还能是巧合,次次一样,就不是了。

我拉住他:“比其打他,不如处理好咱们眼前的难题吧。”

哑巴兰也喊了一声:“那玩意儿,越来越大了……”

程星河一回头,就看见那些被打散的黑影子,往最大的燎炉那汇聚的越来越多,剩余的阴阳鳝追过来,对着我们还要咬,金毛跳起来就是两口,那几个阴阳鳝也全碎开了,跌在了地上,成了黑影子。

“跑跑跑!”

有两个法子,一个法子,就是趁着这些黑影子还没成气候,赶紧从这条神路上过去。

过了燎炉,前面是九孔阴阳桥,再过了九孔阴阳桥,就能到了正殿了。

我们一行人立刻对着前头跑。

那个灰白驴却一动不动。

我回头看了一眼,程星河拉住了我:“算了吧,别多管闲事儿了,人家艺高人胆大,哪儿用的着咱们管。”

结果刚跑到了最大的燎炉附近,“啪”的一声,那东西不早不晚,就从燎炉张开的大口里钻出来了。

好大——简直跟一股子黑色的洪水一样!

“你们先走!”

斩须刀削过,对着那东西的脑袋就削了过去。

可那东西汇聚的多了,能耐也大了,飞快的往上一掠,就躲过了斩须刀。

而且,那个混沌的黑影,头部裂开,分成了两个——一个脑袋绽出了满口的尖牙,对着我咬了下来,另一个脑袋歪过去,奔着程星河他们就追过去了。

这玩意儿能分出两个嘴,我没法子分出两个身来!

那第二个脑袋张开大口,就要咬住程星河他们,猎仙索和凤凰毛同时勒住了那个头的脖子,硬拖回去,可那个头力气极大,甩开了凤凰毛和猎仙索,一张大口奔着落单的白藿香就吞噬了下去。

金毛一头把白藿香拱开,“蓬”的一声,她刚才站着的位置上,就被钻出了一个深坑,爆起了一大片砖石瓦砾。

我说怎么安大全不跟呢——他就知道,这次过不去!

我心里暗暗叫苦,这叫什么,景朝国君也想不到,当年的四相抬真龙,根本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不过,我眼角余光看到,其他四平八稳燎炉里的小东西,已经全部汇集干净了,打也打不死,就只能用第二个法子了。

“程狗,给我帮帮忙!”我一边用斩须刀抵挡那个随时能撞过来的阳头,一边喊道:“我得借个东西来。”

用万行乾坤。

而用万行乾坤,必须得两只手。

“你要借什么?”

琼星八行十九格——是个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