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967章 水中游女

水下一个黑影,漂浮而去。

有阴气。

而且,刚才那个歌声,也开始逐渐清晰了起来。

虽然听不懂里面的意思,但是旋律很耳熟----好像是白老爷子麒麟宅的春雨,唱过的歌声。

渔女等候心上人的那个。

可也不知道哪里,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太一样。

这一瞬,我忽然有了一种冲动,想下去看看。

景朝国君建立这里的时候,跟潇湘处于什么关系?

这地方的东西,既然会唱东海的曲子,是不是知道潇湘和河洛的秘密?

那是一种急不可耐的冲动,似乎一秒都不想等!

我一只手抓住了栏杆上的龙头,就想下去,忽然眼角余光,就看见哑巴兰歪过身子,竟然比我还急,就想跳下去。

我耳朵里顿时嗡的一声,这货干什么?

身体的反应比脑子快,没等我想清楚,就在哑巴兰的身体撑住栏杆,要一跃而下的时候,我一把揪住了他,直接把他给拽了回来。

哑巴兰迷迷瞪瞪的望着我,忽然凛然说道:“哥,别拦着我,我要救那几个小姑娘!”

我还没骂出声来,就听见身后又是一个声音,窸窸窣窣,也要下桥。

一回头,果不其然,程狗眼里冒着光,就要往下跳。

这货不是最怕死吗?这是发了什么癫?

白藿香反应也很快,两只手就拽住了程星河:“你疯了?”

“正气水,你别挡我财路……哎呦!”

程狗还要挣扎,可话还没说完,就是一声惨叫。

白藿香力气不够,索性发了狠,直接把他胳膊的腿的穴位给打了,他浑身抽筋,也从栏杆上跌落了下来。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底下的声音,不对劲儿。

不是连我,听了之后,都有跳下去的冲动吗?

安大全一乐:“有游女在底下,还真没那么好过去----你们运气不错,可以见见这个世面,一般地方,可听不着。”

游女,底下那些发出声音的黑影,叫这个名字?

别说,那种一闪而逝的黑影,还真挺像是女人在水下游来游去,长发漂浮到了水面上来。

果然,一问之下,哑巴兰说是觉出水底下有漂亮姑娘溺水,梨花带雨的跟他求救,程狗看见水下翻着金沙,命都不要,也得下去抓一把。

我看向了白藿香:“你没听见什么?”

她似乎是唯一没中招的人。

她摇摇头,不过面红耳赤,视线不肯跟我对上,八成没说实话。

“嗷呜!”

金毛戒备的对着水面就吼了一声,只见原本平滑如镜的水面,逐渐汇集出了一团一团的阴影。

那些身影浮上来了。

而那种奇异的歌声,也一瞬间就清晰了许多。

那声音不对----似乎挑起你心里最大的渴望,让你下到水里来!

只能赶紧走了。

“赶紧把耳朵堵上!”

我拽住了他们,就往前走,可那个声音之下,不管怎么去堵耳朵,都觉得那声音无孔不入。

身后的阴阳鳝也带着人的习性和人的欲望,探头窥伺了下去。

我一寻思,对了,这阴阳鳝是阴气组成的,又死不了,立马指着水下:“你们下去,把这些东西赶开!”

那两个头互相看了一眼,身体往下一坠,啪的一声,就下了水。

阴阳鳝不是爱吃有灵气的肉吗,当了员工就不亏待它们,先请它们吃吃员工餐。

那个巨大的声音盖住了魔音穿脑,哑巴兰清醒过来,眨巴了眨巴大眼睛:“我哥就是我哥,拿真龙穴的怪物对付真龙穴的怪物!”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程星河一乐:“别忘了,这地方就是他自己立的,现如今自己破,老自相残杀了。”

我说你们也别废话了,赶紧走。

这条九孔阴阳桥不算短。

可一转脸,只见安大全又施施然的在灰白驴上打起了盹。

程星河也看见了,顿时就毛了:“怎么个意思,这货是说,咱们跟刚才一样,暂时还是过不去?”

“他躺他的,咱们走咱们的。”我答道:“抓紧时间。”

说着,带着他们就一路往前走。

可下一秒,桥下“啪”的就是一声巨响。

只见阴阳鳝一下了水,巨大的身体赫然就炸成了数不清的小块,在水里拼命的逃窜了起来。

那个身体----刚才斩须刀都没劈上,水底下那些东西,能耐这么大,能把阴阳鳝给重新肢解了?

不光如此,那些重归细小的阴阳鳝也在水面上拼命的逃窜了起来,刚才那个辐射怪物一样的劲头烟消云散,赫然跟一帮蝌蚪差不多。

我们一低头,就看见了,黑沉沉的水里,倏然探出了藕白的纤细手臂,对着那些小阴阳鳝就抓了过去!

不少小阴阳鳝被直接拖入水中,就此消失。

我心头一沉----阴阳鳝都得落这么个下场,要是人下去,那不是当场就得粉碎了?

也对,这地方,厉害的肯定在后面,必然是一个关口比一个关口难闯。

转脸看向了安大全,他早就能猜出来?这货到底什么来路,简直是这里的晴雨表啊。

“跑起来!”

我带着他们,就奔着神路对面跑。

“啪”的一声,身下犹如过去了一条快艇,猛然掠起了巨大的水花,全溅在了我们身上,那种怪异的歌声,直接从水底升起,清晰的响在了我们耳畔!

一听到了那个声音,简直跟晕车差不多,头晕脑胀,身体几乎都失去了控制能力,好像水下有一个巨大的磁石,要把人给吸下去一样!

白藿香立马把几个东西塞给了我们:“搁在耳朵里!”

这东西带着一股子松香气息,黏糊糊半透明,好像浆糊一样,不过也没得选了,我们全把耳朵塞上了。

果然,这一瞬间,世界似乎被摁下了暂停键,一切声音,全消失了,是前所未有的清净!

我刚要松一口气,不过心里立刻涌起了一股子不安。

五感之中,忽然丢失一个听觉,极为别扭----很难再用观云听雷法辨别东西在周围的位置了。

我正要回头看一眼,忽然身体就在静音的状态下,直接被扑倒,下一秒,一股子厉风毫无征兆的在我头上擦过,是一只芊芊素手----但是指甲三寸长,锋锐有钩,带着寒光!

是金毛把我给扑下的,一回头,程星河和哑巴兰就没有我这么幸运了。

好几个爪子,无知无觉,就攀爬到了栏杆上,伸手要把他们给抓下去,可他们因为耳朵里塞了抵御歌声的耳塞,对身后浑然不觉,眼见着那些尖爪,就要勾住他们,拖下去!

好在最后一秒,两个人互相发现了彼此身后的怪东西,猎仙索和凤凰毛同时对着对方扑过去,好几个长爪子被打下去,猛地落回到了水里。

我立刻抓住了身边的白藿香,护在了身后,叫金毛挡在白藿香后面,反手斩须刀抽出,对着另外几个攀援上来的爪子就削了下去。

几个精致的龙头直接被我削断,爪子坠了下去,程星河盯着被我砍坏了的龙头,指着我破口大骂,大概意思是这东西肯定之前,让我弄坏了暴殄天物,我也没搭理他。

这一瞬,白藿香反抓住了我,示意我看前面。

我顺着白藿香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数不清的爪子顺着栏杆,已经爬上了桥面,跟一团一团的雪一样,堆叠在了桥上,阻断了我们的去路。

那些东西暴露在了惨白的阳光下,才看清楚这东西的全貌。

但是看清楚了,才发现,这个东西的长相,怪异之极,让人浑然炸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