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68章 出水则裂

果然像是一个个女人,其实美艳女人的形象我们见过不少,比如山魅,水夜叉,打扇神女之类,都是这种造型,迷惑人心。

而这一种,确实是有女人的曲线和大概造型----肤色惨白,满头滴水的漆黑长发,挡住了脸,看不大清楚长相,可这东西的身体,不像是活物的皮肤,软趴趴,半透明,质感活像是鼻涕。

但是从半透明的皮肤下,就能隐隐看到底下的骨头,惨白坚硬,带着极强的煞气。

不光是来路,一回头,去路也有数不清的游女,攀爬到了后面,跟物种入侵似得,一片泛滥。

下一秒,那些游女张开了大嘴,估计是发出了巨大的嚎叫,对着我们就扑了上来。

我一斩须刀劈开四五个,“啪”的一声,果冻胶质的东西,瞬间就溅了过来,电光石火之间,我忽然想起了刚才安大全用出来的那种“水晶碗”,福至心灵,也尝试着凝聚金龙气护在我们面前,别说----金龙气逼出,还真的成了形!

还没高兴,就觉出照猫画虎,终究不得法门,别说水晶碗了,也就是像是个保鲜膜。

而且,一片胶质落下来,直接打破,毛都挡不住。

一股子水腥气就溅到了我们面前,那是阴气的味道,极为难闻。

眼见着这东西极多,保不齐还没打完,就被拖下去了。

但是,眼角余光倒是看到,安大全跟他的驴就在桥上,呼噜震天响。可周遭一尺见方,是空白的----好像有个透明屏障一样,那些游女就在他身边穿行,却没有一个越过雷池的。

程星河也看见了,指着大骂,口型变得太快没看清,大致意思是说这家伙摆明见死不救,丧尽天良。

哑巴兰捏住鼻子喊了两声,估计是说也许他放了臭屁,那些游女不敢过去。

要对付这玩意儿,必须得搞清楚这是什么。

游女,游女……这东西实在太稀奇了,厌胜册上都没有记载,不过,真龙骨说不定知道,给我想起来!

这一瞬间,脑子里忽然就产生了一个记忆。

我和一个女人在下棋。

“哎,落子无悔!”

“我偏要后悔!”

是个娇蛮任性的声音。

一只素手上了棋盘,直接把黑白子全部撩乱。

“下棋没意思,我唱歌给你听。”

这声音娇媚动人,跟我极为亲近。

“何歌?”

“是从东海的游女那里学来的----唱了,能迷人心。”

“游女又是何物?”

“一种心被夺走的可怜灵物,所以,每次见了人,都想把别人的心,拿到了自己手里去,便唱歌把人引下去,你若是想看,我送你几条。”

“心?”

“这有什么稀奇,我的心,不也被你夺了去了。”

这个女人,不是潇湘,潇湘绝对没有那么娇媚蛊惑的声音。

可她跟我极为亲密……

河洛?

手脖颈子一凉,有人抓了我一下,白藿香。

我这才反应过来,屏息凝神回想记忆的时候,自己发了呆,那些游女对着我们就翻滚了过来。

我立马横起斩须刀又掀翻了一片,但是很快就想起来了,那个娇媚的声音是说过一句:“可弄到了游女,莫要让她们离水时间太长。”

跟水猴子一样。

果然,仔细一看,就看到一些游女的皮肤上,水分一旦滑落,那种光滑的胶质皮肤,就开始迅速的出现细小裂纹。

她们一旦意识到了,就开始重新跌入水中。

但总有湿润的,新的游女出现,接替受不了干燥的。

既然这样……我回头就看向了程星河,打手势就让他赶紧把凤凰毛上的火燎起来。

程星河跟我向来是心有灵犀,一听我的意思,立马抬手,凤凰毛在半空之中划出了一个绚丽的火圈,直接炸在了半空。

那些凑近他们的游女见状,果然畏缩起了身体,拼命的开始往后退。

这一下,程星河就扫出了一个空地,立马跑过来跟我们汇合----只要有凤凰毛能驱逐这些东西,很快就能走出去了。

可这个时候,又有一个游女攀爬上来了。

这个游女跟刚才的不大一样,身上发灰,好像----蒙上了一层什么东西似得。

个头似乎也比那些胶质的游女要大一点。

那些胶质游女见状,顿时跟有了主心骨一样,立马就士气大振,举起了锋锐的爪子,像是在振臂高呼。

程星河给我比划----这玩意儿也讲时尚,还搞了件衣服穿。

说着,抬手就想把那个发灰的游女给打下去。

可谁知道,凤凰毛虽然缠绕在了发灰游女身上,可却没跟刚才一样那么管用。

那一层灰色,似乎能阻隔火。

烧不透!

而那个发灰的游女,抬起爪子,反拉住了凤凰毛,直接往下一拽----程星河一个踉跄,跟个出了泥的萝卜一样,双脚就离了地!

哑巴兰力气大,立马就把他给拽回了,凤凰毛嘣的一下,被牵引的笔直。

我们都很意外,这发灰的,还是其中的升级版?

而发灰的那个一牵制住了凤凰毛,其余的普通游女,对着我们铺天盖地就压了下来!

程星河和哑巴兰回头就看着我,意思是出来了这么个棘手的玩意儿,要怎么弄?

不算棘手,这东西出来的倒是好。

刚才那个功夫,我已经看清楚了,这东西身上的那一层灰绿色,分明带着一些文字,是人的东西。

不是它自己身上长出来的。

我一歪头,就让哑巴兰给我帮忙,挡住那些游女,哑巴兰的猎仙索嗖的一声弹出,就阻隔了一片----手头虽然利索,不过他清秀的脸上,满是纠结痛苦之色。

他一直自我标榜是个绅士,对女性朋友下不去这个手。

白藿香也看出来了,生怕他掉链子,抬手一把针撒出去,好几个腾空跃起,要对着我们抓过来的游女关节一下全不能动了,跟香蕉皮似得跌在了地上。

而我趁着这个功夫,冲到了那个青色游女身边,利落的抬起斩须刀,反手对着她的头就削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