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969章 玄黄之令

那游女反应也很快,立马松开了凤凰毛,一手撑地,矫捷翻身要躲避斩须刀的锋芒,可我一脚上去,她身体凌空一个翻滚,就要躲开。

可她到底没有我快,就差着个毫厘——就躲过去了。

这一下,斩须刀直接削断了那一层青色,那游女的身体滚出来,也是胶质的皮肤,接触到了皮肤,立刻就开始开裂。

她感觉出来,翻身就要从栏杆边翻回到了水里,可我追过去,拽住了她的后脖颈子,她的脖子猛然一缩,我抓了满手胶,顿时滑了手,可一个身影冲过来,对着那游女的脖子就咬了下来。

游女大吃一惊,往后一退,我直接抓住了她的颈骨,狠狠往前一掼,“咔”的一声,这游女的大脑袋落地,直接把桥面的石板砸出了一个坑,估计得有一声巨响。

我转过脸,就看向了其余的游女。

其余的游女,全部呆若木鸡。

程星河环视了一遭,就推了哑巴兰一下,让哑巴兰把耳塞摘下来看看这些东西还唱不唱。

哑巴兰也没反应过来他自己怎么不摘,掏出了耳塞,面露惊喜之色,对着我像是大声说了句什么,看口型看出来——这些东西不哼哼了。

我摘下了耳塞,果然,那些游女紧张的盯着我脚底下这个,都不敢出气。

程星河一看我们俩都摘了,这才舍得把自己的耳塞也拿了下来,一脚先踹翻了一个挠过他的:“你还抓啊!”

接着看我:“七星,你怎么知道制服了那个玩意儿管用?”

简单,一旦是这种“群体作战”,那就很容易群龙无首,乱糟糟一片,可我刚才就观察出来了,这些游女从唱歌到上桥,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必定是有组织有纪律的。

这种“团伙作案”,那就简单了,擒贼先擒王,把它们的老大给揪住,剩下的这些就不足为患了。

而刚才那个灰色游女一出现,我就觉出它必然是个头——那个灰色的东西显然是个宝物,你上哪儿去看,最好的装备不是给领头羊的?

我脚底下那个游女的身体,开始迅速来裂,一开始那种细小的纹路,跟头发丝差不多,现在,已经裂成了指头这种程度了。

再不给让它水,估计很快就全部风干,成了一堆飞灰。

撩开了那满头乱发,露出了一张脸——这脸果然也跟山魅一流的差远了,瘦骨子三角脸,眉毛半秃,一张大嘴,搁在岸上也是个寡妇相,主终身孤独。

尤其那双眼睛,跟俩茶碟贴在脸上似得,大而无神。

程星河用肩膀撞了哑巴兰一下:“还怜香惜玉不?”

哑巴兰瞪了他一眼,在他看来,女的就是女的,不是迫不得已,总得手下留情。

此刻,那个大游女盯着我,遍身干涸,就剩下眼睛还是湿润的,像是要哭。

我就拿出水壶,在大游女的脑袋上浇了一些水,大游女顿时就精神了起来,我盯着她:“能说话吗?”

大游女浑身一颤。

看来是能。

“你身上那个青灰色的东西不大对劲儿,”我接着问道:“是谁给你的?”

大游女歪头,看意思不肯说,看着我的的眼神顿时就燃起了怒火,歪头还想咬我,被我又来了一脚,不动弹了。

我接着就看水底下:“你这同伴不少啊,你不说,我抓住全烧死——在这住了几百年了,不想死吧?”

这可是真龙穴,哪怕石狮子都能有了灵,更别说这些本来就类似于人的灵物了。

果然,一听这个威胁,那个大游女看向了周围的游女。

我跟程星河一歪头,程星河会意,立刻摆出了一副双花红棍打手的模样,凶狠的抓住了一个游女的头发,往下一拽,那个游女张嘴还要惨叫,我往大游女身上一踩,意思是出声就踩爆她的头。

这下,那个也不敢吱声,直接被程星河揪了过来,就要撞地板上。

一个嘶哑湿黏的声音立刻从地上响了起来:“别伤我孙女——那个青衣,是黄门监给老身的!”

我跟程星河偷偷一挤眼,管用。

好些恶人对我用过这一招——遇上了倒霉事儿,总不能白白倒霉,也得学到点什么东西才是。

黄门监——那不就是太监?

厌胜就有一种术法,把纸人夹在门缝里,谁一动了门,那个纸人立刻就会飞回去报信儿,就是黄门监骑马的造型。

不过,这地方还能有黄门监?啊,对了,肯定跟之前那些石像生们说的一样,是什么使者,让他们来对付我这个“假龙”的。

“他是不是跟你说,要来一个长金麟的,仗着跟国君长得相似,要假冒国君,来这里闹事儿,让你们无论如何,也要拦住?”

大游女眼神一凝:“你怎么知道——原来你做贼心虚!”

“那个黄门监什么模样,还说过什么没有?”

大游女摇摇头,冷冷的说道:“无可奉告。”

哟,还挺忠诚。

这会儿,程星河已经把那个灰色的东西给捡起来了。

对着阳光,能分辨出来上面写的字。

那些字,不是汉字。

是一种更高级的符文。

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我暂时想不起来,不认识。

我转头就看向了安大全:“你刚才是不是问,麒麟皇什么东西的符帖?”

“麒麟黄钟!”

安大全立马就从灰白驴上弹了起来,满眼热切:“在你手上没有?”

“你告诉我,这些符文是什么意思,”我答道:“我就考虑考虑。”

安大全看清楚了符文,眼神一变,露出了几分忌惮,可眼珠子咕噜噜一转,权衡利弊,到底是没抵的住对符帖的贪馋,这才答道:“这个——是天上的字,是鴖鸟裘三个字。”

鴖鸟我听说过,这东西的羽毛能防火。

不过,天上?

这次在真龙穴添乱的,跟上头有关系?

“那人上哪儿去了?”

“自然是回到正殿了。”大游女冷冷的说道:“他可是有玄黄令的!”

说起了“玄黄令”,这大游女眼里竟然有了几分憧憬和向往。

程星河来了兴趣:“那是干什么的?”

我却忽然想起来了——玄黄令,是能自有出入禁地的。

有了那东西,就等于有了自由。

这些游女,显然也想要自由,这里再好,估计思念的,也还是东海。

我接着问道:“到底是谁把你们弄到了这里来的?”

“自然是水神娘娘了。”大游女吸了口气,似乎因为离水时间太长,开始衰竭了:“水神娘娘,功德盖世……”

“河洛?”

游女瞪大眼睛:“你敢直呼水神娘娘的姓名,大逆不道!”

可她已经挣扎不动了。

那个跟我下棋的,果然是河洛。

我又浇下了一些水,才把它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我再问问你,”我接着说道:“景朝国君下葬的时候,出现了什么怪事没有?”

可这个时候,大游女跟感觉到了什么似得,没回答我,却转头盯着神道:“又有人闯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