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970章 旧地重游

我立马站起来奔着后面看了过去。

可后面只能看见风声潇潇,吹动层层松涛,眼下一片苍茫,倒是看不出来什么人过来了。

程星河奔着那个大游女就是一脚:“你他娘不会是晃点我们吧?别拿我们当傻小子。”

不像。

大游女咧嘴一笑,阴森森的:“来的是厉害角色,你们不是对手……”

安大全在后面叹了口气,孜孜不倦的追问:“那个麒麟皇钟……”

我假装没听见,蹲下就看着大游女:“那也得是他们过来之后的事儿,现在,你把刚才的问题说清楚了。”

我一边讲,歪头就盯着那些小游女。

这个大游女,看上去没有什么伴侣,但是有些灵物有一种本事——跟女娲捏泥人一样,能从自己身上取下灵根,重塑新的小灵物,也就是说,可以无性繁殖自己的后代。

大游女一副孤寡相,估计这里的小游女,都是她自己制造出来的,这么多年繁殖了这么多,必定是不忍心让任何一个丧命的。

家族,会给人很大的力量,可有时候,也是致命的弱点。

果然,大游女见了我的那个眼神,浑身颤抖了起来,这才咬牙切齿的说道:“怪事,倒是有一件。”

“怎么说?”

“龙棺是响的。”

一听这话,我的心倏然就紧了一下。

它算是这里的老居民,建造之中就被送过来了,后来工程一直在进行,可突然有一天,听到外面乱糟糟的,像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这之后,这里的人就变少,接着就消失了,像是还没完完全竣工。

再有一天,龙棺就被带进来了。

仪仗极其辉煌,可就在过这个九孔阴阳桥的时候,它听到,头顶上,被许多人肩负着的巨大龙棺,传来了极其古怪的声音。

像是棺材里,有某种活物。

可那些扛着棺材的,跟被赶尸人驱赶的僵尸一样,没有一个对这诡异的响声产生反应,只面无比情的往里走——它觉出来,这些人,似乎在害怕什么。

之前听大磊说,棺材落穴下葬的时候,里面就出现过动静,他就认为,国君变成了怪物。

抬着龙棺从这里经过的时候,分明还没到下葬那一步,龙棺就有了响动……

“卧槽,”程星河抬起头同情的看着我:“你当初,是被活埋的?”

这件事情的时间线是这样的——最开始,是玄英将君反叛,给了国君一记偷袭冷剑,接着国君被江仲离和其他拥护他的人带走,下落不明。

难不成,当初国君中了那一剑,本来没死,可却被强行关进了棺材?

也是江仲离从中导演的?

“那江仲离呢?”我盯着大游女:“江仲离后来怎么样了?”

大游女眨了眨快干涸的眼睛:“那我怎么知道——那个送葬的队伍,没人再出来过。”

江仲离,也没离开?

哑巴兰一拍大腿:“破案了——那老东西说不定现在也在里头呢,什么黄门监,估计就是他派来拦路的!”

如果真是他,那就解释的通了,他绝不愿意我来找他算账。

可总还有很多地方,不大对劲儿。

我盯着大游女:“那这段时间,还有什么其他人在这里出入过吗?”

大游女冷笑了一声:“没人有这个本事从这里过。”

也对,景朝国君被封,幕后黑手巴不得要把这地方给钉住,让他永不超生呢。

也许,只有我,能不知不觉,进到了石像生这里来——跟当初破开青龙局找到了潇湘一样。

这个时候,所有的小游女都看向了大游女,满脸担心,我也觉出来了,大游女身上的干裂,越来越多,呼吸也逐渐衰竭,一口气眼瞅着就上不来了。

我抬手又给了她一些水,大游女那口气这才勉强缓过来。

“你是被河洛送过来的,河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

“这还用问?”大游女眼里有了几分憧憬:“是天底下最好的神!对我们,有大恩!比凶残暴虐的白潇湘,可强的太多啦!”

原来,以前潇湘掌管东海的时候,对待游女这一类的东西,极为狠厉,曾经因为她们惊扰了来朝拜的人群,把她们放逐到了不毛之地。

游女是怨气化生,以生人气为食,自然不乐意到那种地方去——她们吃什么?

可潇湘不管这个。

游女对潇湘的怨恨日益积累,可无计可施,就在这个时候,河洛出现了——许诺给她们一个新家。

游女高兴的同时也惶恐:“可是水神那边……”

“不要担心,”河洛微微一笑:“众生平等。”

“要不是新水神,我们早就灭绝了。”游女愤愤不平的说道:“白潇湘嘛,早就该死。”

哑巴兰一听,看向了我:“哥,难不成,河洛才是好人?”

程星河推了哑巴兰脑袋一下。

我则接着说道:“那河洛和景朝国君的关系,又怎么样?”

“景朝国君能把白潇湘诛灭,扶持新水神,那也是景朝国君慧眼识人,”游女接着说道:“他们两位,那才是天生一对——这个真龙穴,就是国君为了跟新水神双宿双飞才修建的。”

记忆之中那个棋局……

真龙骨猛然剧痛了起来。

“等四相局修好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那个诱惑人心的声音说道:“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是个没去过的地方?”

“也不算,对你来说,是旧地重游。”

她要带我去哪儿?

“嘶……”

大游女的皮肤裂纹越来越大,我回过神来,就看见大游女已经快不行了。

松开踏在了她身上的脚,大游女勉强睁开了眼睛。

我一脚把她给踹下了九孔阴阳桥。

坠下水面的时候,那双茶碟一样的眼睛,满是难以置信。

“不想一起死,就老实点。”

程星河一愣:“你放虎归山?”

“不算,”我答道:“真要是有谁来,让她拦着。”

其余那些小游女一见我放了大游女,高兴的不得了,啪嗒啪嗒就下了水。

桥上是平安了,那些游女在水底下簇拥着,像是在送我们。

安大全的灰白驴踢踢踏踏的越过了我们,往对岸走了过去:“这些东西,弄死容易。”

“活了那么久,尽忠职守,就留一条生路。”

我看向了岸边,敲了敲围栏。

只见水面之中,逐渐汇集来了不少的黑影,越来越大,阴阳鳝回来了。

“这俩没用的玩意儿。”程星河很不满意:“刚才可没派上什么用处。”

这俩东西面露惭色。

“这里不行,不见得其他地方也用不上。”

死不了,已经是个很大的优势了。

继续往神路前面走,程星河问道:“下一步怎么办?”

“刚才你听大游女说了吧?有个叫玄黄令的东西。咱们也去找找——有了那个玩意儿,可能就省事儿了。”

有了这个玩意儿,就可以自由出入了,那不就方便了吗?

越过了桥,离着正殿越来越近,程星河的肚子“咕”的一声,歪头就看哑巴兰:“哎,吃点什么吧,孩子饿了。”

哑巴兰没反应过来:“刚才是我肚子叫了?”

“废话,不是你,还是我?”

程星河从背包里抽出了个野餐垫,就放在了桥头上盘腿而坐,跟来春游一样。

也是该休息一下了。

安大全也停在了桥头,跟我神神秘秘点了点头:“哎,有个好东西,我分给你点。”

他能有什么东西,最多跟济公一样搓个泥丸。

不过耐不住好奇,我还是过去了,只见他拿出了一个小饭盒来,里面是稀松平常的白米饭。

“你把麒麟皇钟的符帖给我看看,这个分你一半。”

这口气,跟这点米饭多值钱一样。

程星河早看见了,嗤了一声:“就这?好家伙,什么年代了,拿着大米白面这么当回事。”

这好像,不是一般的白米饭。

我看见白米饭之间,带了一点亮晶晶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