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71章 奈何之线

那些亮晶晶的渣滓,很像是碎宝石。

我忽然想起来,传说之中,是有这么种东西……

“这是玉屑饭,”安大全神神秘秘的指向了头顶:“那的货色。”

还真跟我猜的一样——传说之中,有人夜游遇仙,就得到了这种玉屑饭,据说是神仙的口粮,凡人吃了之后,仙气盈体,延年益寿,终生不会生病。

他能弄到上头的东西?

他拿出玉屑饭在我面前摇了摇,跟引诱小学生的小商贩一样:“你真不来点?童叟无欺,只要麒麟皇钟的符帖……”

“七星,过来跟我吃鱼蛋,”程星河说道:“当心吃了那玩意儿,放屁跟他一样臭。”

我对安大全还来了兴趣:“你之前说,十二天阶的后人重金请你,他们几家,出的也是各种看家的符帖?”

安大全啧了一声,把玉屑饭的盖子仔细的盖上:“算是吧,那几家,家底子都挺厚的——就拿玄家来说吧,玄家擅长观海,给了我一本观海图,那杜家擅长观星,给了我璇玑舆图,还有何家,定坟山的九九八十一穴,啧,精妙,还有……”

他掰着手指头,对十二天阶,简直是如数家珍。

可这么厉害的人物,为什么之前没听过一次?

我索性盯着他:“为了那点东西,你就上这地方来卖命?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真龙穴里,还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吧?”

安大全一挑眉毛:“你好像,什么都能猜出来——都说你聪明,名不虚传。”

不是我聪明,这是人之常情,无利不起早。

“你要什么?”

安大全盯着那个巍峨的宫殿:“听说,江仲离的很多东西,也在里头,那一位,据说是多智近妖,还听说,他留下了一本东西,叫毕集风水册,江家没有,肯定是在这。”

他想要的,是江仲离的方术秘籍。

“你就这么喜欢方术?”

“人人不都得有点喜欢的东西吗?只要有,那就得去弄,”他咧嘴一笑:“要是连个念想也没有,你靠着什么,过这漫漫人生?”

是啊,每个人,都得有这么个念想。

这么一寻思,我不由自主扫了安大全一眼,这一眼,顿时也让我有些意外。

他的鼻梁上,有一道很深的凹痕,几乎要把他的鼻子一分为二。

这中凹痕叫“奈何线”,表示他这一辈子,有过一次巨大的变故。

这一道线横切,前头正连上一颗贪痣,说明就是为了某种执念,才引起来的。

他整个人生,就因为那个变故,从高峰到谷底,肯定是受过脱胎换骨的磋磨。

顺着那个凹痕看下去,正是人中,主寿命的位置,我不由自主就背着手,捏着关节掐算了起来——他多大岁数了?

可没想到,这个数字,竟然不是我能算出来的。

我已经能算到一百五十四岁之内的寿命了,他——比一百五十四岁还大!

他的执念,就是各种玄术,难道,他曾经因为玄术,倒了什么大霉?

他倒是没觉出来我能看到这么多东西,说起玄术,是自顾自的滔滔不绝,还意犹未尽的说道:“你之前说,有好几个符帖,还有谁的?”

“说起来,”我盯着他:“你放屁这么臭,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他眉飞色舞的表情,一下就凝住了,半晌垂下眼来:“这东西有什么好说的,拜堂听见乌鸦叫——扫兴。”

“你不说也行,”我直起身子来:“我们厌胜门里,还有不少册页,上头还有万字封,点着火漆,说是厌胜门的祖师爷留下的玄术,搁在仓库里,都快长蘑菇了,这次能回去,就烧了吧……”

“那使不得!”

安大全一咕噜从驴上支撑了起来:“暴殄天物,那是要遭雷劈的!我的屁——那也是一种修行,关键时候能顶用。”

程星河冷笑了一声:“放屁确实挺顶用,逮着什么能熏什么。”

安大全假装没听见,捏着兜里的一个东西,微微一笑:“说起来,你这一趟来真龙穴,又是为什么?就为了那十二天阶?”

“他们帮过我大忙,”我答道:“投桃报李。”

更重要的是,这地方,欠我一个真相。

“那我问你个问题,”安大全盯着我:“那几个老东西的命值钱,还是三界平安值钱?”

我听明白了:“你是说,这次动了真龙穴,三界也会遭殃?”

“那是自然,”他盯着真龙穴:“你应该还不知道,这里头,到底压着什么东西。”

“真要是压着什么东西,”我答道:“重新压回去不就行了。”

三界众生是重要——可十二天阶,不也是众生之一吗?

更何况,他们被关在里面,多少也有我的原因,放着不管,还能叫人?

安大全一乐,看着我的眼神,饶有兴趣:“你是没变。”

又来了——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跟看见了老熟人一样。

“那,为了那些符帖,也不能让你死了。”安大全自顾自的说道:“只能舍命陪君子啦!”

说着,他催动胯下的灰白驴就往前走:“要走,就快点,前头那一关,可不大好过。”

前面,就是那个气势磅礴的巨大宫殿了。

神路一分为三,构建出了三条白玉桥,雕琢精致,磅礴大气,桥头到桥尾,全是活灵活现的龙,有的怒目圆睁,有张口咆哮,像是随时能从栏杆上跳下来一样。

金毛抬起头,痴痴的望着那些龙,流下了一串口水。

这叫三界桥——三道桥,代表着天,地,人。

从中间那一道桥上过去,就到了正殿前面,这一条漫长的神路,也就走到了尽头。

远处看,这个宫殿巍峨高耸,近处看,那种气势,更是摄人心魄——明黄的琉璃瓦从房脊倾泻下来,在因为阵法,一片惨白的情形下,也熠熠生辉。

这个地方,极其熟悉。

我往前一步,盯着大门上数不清的龙,真龙骨再一次剧痛了起来。

“四相成,真龙升,破污秽,救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