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74章 疯子的手

程星河见状,忍不住喃喃说道:“这货是属狗皮膏药的——还活着呢?”

雪越来越大了,鹅毛一般纷纷坠下,在雪光映照之下,我看到汪疯子身上,有一种璀璨的气。

跟谢长生身上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人是不能靠着自己修到了这么强大的能力的,他也得到了某种馈赠。

哑巴兰答道:“哥,我来搞定——这货上次不是被吸走了行气,现在是个废人吗?现在还能出来蹦跶,不给他点教训,他怕是要忘了自己姓什么了。”

我立刻说道:“别去——你说,废人能进来吗?你看他手。”

汪疯子因为畏寒,所以戴着厚厚的手套,可我们都看见了,手套上有一层干涸的白色痕迹。

我身上,也粘了一模一样的痕迹,那是大游女身上的胶质。

神路上,九孔阴阳桥是必经之地,他从上头过来,肯定要经过游女附近。

哑巴兰吸了口气:“那他……”

他是天师府的首席,三清老人的爱徒,这种出身,多重的伤,想必都有人帮着料理。

程星河也有了戒备心,不过皱眉觉得奇怪:“天师府为了封九尾狐,现如今不是正缺人手吗?你怎么有空追到了这里来?”

汪疯子一笑,结果再次咳嗽了起来,白藿香看出来了,低声说道:“他身体本来就不行,身上的那种气息确实是强大,可跟他的身体是相斥的,所以……”

我不由想起来我第一次吸了老海的行气了,那些外来的能力确实强大,可难以管控,很容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汪疯子的性格我清楚,跟井驭龙几乎是一模一样,为了之前的不甘心,他什么都做得出来——哪怕承受这股子力量,带来的巨大痛苦。

汪疯子笑的差不离了,阴森森的眼神看着我:“你说呢?哪怕九尾狐牵制住了天师府,可你动的,是真龙穴,你知道,动了这里,会有什么结果吗?”

安大全说过,可能会让四相局失效,后果不堪设想。

“你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什么真相,连三界众生都视若罔闻,”汪疯子迈开了一贯优雅的脚步冲着我走了过来:“你有什么资格,吃这口阴阳饭?”

他们知道我进真龙穴,那就只有一个原因……

我心头一紧:“外头是不是出事了?”

“那还用说?你早该知道,”汪疯子缓缓说道:“银夏的九仙河决堤,乌川的半个山崩塌,灾害还在扩大,不知道多少人因为你们,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你还想修功德?”

九仙河我知道,底下有九个巨大的鼋,乌川里面,埋着四条蛟龙。

四相局犹如一个巨大的网,把很多不安分的东西全覆盖住了。可现在,真龙穴摇摇欲坠,这个“网”开始崩溃,牵一发动全身,这俩地方,是率先出现“窟窿”,压不住的地方。

这样下去,“窟窿”会越来越大,以前那些镇不住的东西,也会苏醒的越来越多。

汪疯子缓缓说道:“你现在束手就擒,还来得及——不然,你就是三界的罪人,活着,让你生不如死,死了,叫你永不超生。”

我吸了口气:“那十二天阶呢?”

汪疯子盯着那个巍峨的宫殿,又是一笑:“十二天阶为了三界众生而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你给他们担心什么?他们是顾大局的人,跟你不一样。”

我早该知道。

对汪疯子来说,所谓的大局,就是以少数人的命,去换多数人的命。

可少数人,做错了什么?

“你一直心慈手软……”汪疯子摆了摆自己的手:“跟我走吧。”

程星河他们看着我,都担心了起来。

我确实一直心慈手软,就是因为我经历的苦太多了,知道那有多难受——甚至有时候,会把其他人的命,看的比自己更重要。

可这一次……

“不。”

汪疯子得意的笑容一凝,看着我,像是不相信。

“你说什么?你要那些人因你而死?”

“各地自然会乱,可那些人,未必会因我而死,”我答道:“各人有各命。”

这一次,我要为自己活一次。

这一趟,我非去不可。

汪疯子一笑,摇了摇头,跟看笑话一样:“看来,我是看错你了,现如今,你自私自利……”

下一秒,汪疯子的身体倏然就对着我冲了过来:“我更高兴了,自己拒捕,出现什么伤亡,不用我负责……”

这个速度,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快的像是光!

斩须刀出鞘的一瞬间,跟汪疯子的手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当”的一声响。

他的手,能拦住斩须刀?

我说他的璀璨气息是从哪里来的,合着,是得到了一件神器。

“我日日夜夜,都在为你祈福,”汪疯子黑沉沉的眼睛,映出了我的脸:“可千万别死——别死在除了我之外的人手里。”

下一秒,那只手翻转,拨开斩须刀,对着我的咽喉就抓了过来。

我吸了口气,飞快的倒转了过去,那只手“啪”的一下,贴着脖颈撩出了一道破风。

程星河见状,凤凰毛啪的一下就奔着汪疯子甩了过去,同时对那两条阴阳鳝吼道:“你们俩等雷劈呢?”

眼看着凤凰毛过来,汪疯子撩起腿冲着凤凰毛就压了下去,脚腕一转,直接把凤凰毛踩下,这一下力道极大,倒是把程星河带了个踉跄,我反手斩须刀劈过,汪疯子看似病弱的身体往后一仰,斩须刀擦着他鼻尖削过,猎仙索已经打过来了。

他另一只手抓住了猎仙索,猎仙索嘣的一声被拽直,倒把哑巴兰整个人拽住,直接甩出,啪的一声,撞到了程星河的身上。

与此同时,阴阳鳝反应过来,对着汪疯子呼啸而去,可那一道黑影还没碰到他,他一只手收回,反手一甩,阴阳鳝从中间裂开,一分为二。

这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跟以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我吃了一惊,斩须刀对着他追过去,真龙气炸起,当当当当几声,他那只手挡过来,迅猛无比,一点亏都没吃上。

“这东西是谁给你的?”斩须刀跟那只手撞到了一起:“河洛?”

汪疯子嘴角是压不住的得意:“你管不着。”

我也不想管你。

“哎……”

这个时候,帐子里传来了一声叹息:“大晚上动刀动枪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安大全。

可我立刻注意到,听见了这个声音之后,汪疯子的表情瞬间就变了。

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惧的东西一样。

自打认识汪疯子,他就天不怕地不怕的,还能露出这种表情?

我自然也好奇,可我没错过这个机会,斩须刀上金气炸起,对着汪疯子就下去了。

汪疯子反应过来,一只手对着我就抓。

可这一瞬,我不由自主就用出了刚才在安大全那学到的以气化形,一道金气凝固出来,虽然在汪疯子手上应声而碎,但已经脆如玻璃,比之前的保鲜膜可强多了,挡了汪疯子半秒。

半秒,也就够了。

金气在斩须刀上炸起,锋芒一转,对着汪疯子横扫了过去,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架住,整个人就被掀出去了十步之外,轰的一声,重重的撞到了一面墙上。

“程狗!”

跟我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凤凰毛闪电一样的飞出,直接缠住了汪疯子的一双手。

凤凰毛是小龙女新给的,还淬过无极尸的血,他肯定挣脱不开。

可没想到,汪疯子露出个狞笑,一甩手,凤凰毛直接变形!

他游刃有余的把手抽出来,反手倒是用凤凰毛对程星河扫了过去。

我立马要过去救程星河,但这一瞬间,哑巴兰忽然大叫一声:“哥,你身后!”

我身后——与此同时,我听到了身后,一声铁链子响。

之前——在偏殿消失的铁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