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82章

辛洪福像是听出来了什么,脸色一变:“那个东西……”

我还想起来了,立马问道:“偏殿里面有个没脑袋的,那是个什么东西?”

“国君忘了?”辛洪福连忙说道:“那是真龙穴里一个大邪祟——没头,也源于,您。”

我?

“那东西,早咱们一步,占了真龙穴。”

原来,在江仲离选定了真龙穴的时候,这地方就已经被占据了,有个邪祟自称冰阳小神,住在这里修行。

可这个东西好杀戮,性凶暴,在这里为祸一方。

可冰阳小神自持占据真龙穴这么多年,拒不让位,吞了不少工匠,还冲撞了景朝国君的銮驾,吃了国君一匹好马。

景朝国君也不是吃素的,脾气上来,亲手一剑下去,冰阳小神身首异处。

不光身首异处,作为惩罚,江仲离把它的脑袋和身体,一前一后的压在了正殿两个位置,它不是不肯让路吗?罚它永生永世的在这看守真龙穴,配殿里的锁链,就是江仲离亲手下的。

程星河瞅着我:“好家伙,杀人分尸,难怪那玩意儿这么恨你。”

那不是人。

辛洪福听着声音,紧张了起来:“老奴听着,就是那个东西的声音。”

哑巴兰还有点遗憾:“这么说,汪疯子被那个什么小神给搞了?啧,我还想着亲手揍汪疯子一顿呢!”

汪疯子有神器在手,未必能输给那个东西,除非……坏了,难怪声音不像是一个东西发出来的,这俩有可能不打不相识,一商量,同流合污,一起来找我算账了。

刚想到了这里,“砰”的一声响,主殿就是一个巨大的动静,像是一个力气大的没处使的东西,找不到自己的目标,在万龙升天柱附近无能狂怒。

“这些东西……”

“敢伤万龙升天柱……”辛洪福大怒:“老奴这就去把那个东西赶回去!”

说着,就请我重新把令牌借给他,他愿意身先士卒,带着人俑去拦。

那不行,我也知道,这种黄门监权力很大,也有管理近卫的经验,可那个无头小神显然已经开了锁,我跟那玩意儿接触过一次,吃了这么多年真龙穴的灵气,没那么好对付。

为什么要送死呢——不,虽然他们早就死了吧。

程星河倒是在一边撇嘴:“这会儿惦记这万龙升天柱了,一早烧我们的时候,怎么不惦记?”

辛洪福有些不好意思:“假国君说为了拦住你们,百无禁忌,老奴也是被逼无奈……”

说到了这,他看着程星河,反应过来,脸一沉:“你是国君身边新来的近侍?礼仪官怎么教你的,目无尊长!”

程星河一愣,也知道“近侍”是什么意思,暴跳如雷,几乎气的要把传宗接代家伙拿出来自证身份,被哑巴兰拉住了:“算了算了,你自己知道你有就行了。”

我还想起来了:“万龙升天柱,是个什么作用?”

辛洪福连忙说道:“是帮着国君作为神君,升天用的。”

“四相局,就是为了让国君升天?”

这是我最想知道的事情。

“不光如此,据说还能镇压一个大邪神,”辛洪福连忙说道:“作用极大,所以,哪怕朝臣反抗,国君也觉得值得。”

“大邪神什么路数?”

“这,老奴就不知道了,那是国师帮您做的。”

“江仲离呢?”

“国师一直都陪在您身边,”辛洪福说到了这里,还露出了几分遗憾:“可惜老奴死的早,不然,随侍在龙棺附近的,就是老奴了。”

对了,辛洪福在四相局没完全修建完成的时候,就先景朝国君去世,患的是伤寒,为表忠心,随葬在了这里。

江仲离,真的还在这地方?

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从万龙升天柱附近,开始奔着我们这里走了过来,越来越近!

我转过脸,盯着这个金刚锁。

难怪要找赤玲。

这个阵法,只有我这个厌胜门主才知道破解的方法。

活的阴生子的鲜血。

也多亏是紫金砂,要是金刚砂,哪怕阴生子的血都不顶用,无解。

可这个时候,赤玲不在,上哪儿去找?

“咣”的一声,那一道敲门声,到了跟前——他们找到了配殿来了。

“李北斗?”

汪疯子的声音,赫然从门口响了起来:“你把冰阳小神的头放在了哪里?人家找你来要了。”

幸灾乐祸。

下一秒,又是一个爆裂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我抬起头,一摆手——玄黄令一动,所有正在干活的人俑全停下了手里的活儿,转过脸,奔着门口就冲过去了。

门一开,汪疯子站在了门口,还是一派逍遥自在的表情,可下一秒,破风声齐刷刷响起,奔着他就飞过去了。

汪疯子得意的笑容一凝,眼里没来得及露出难以置信,翻身就躲了过去,“唰”的一声,连珠弩擦着他的身体,没入到了墙面上。

他冷冷的抬起头,脸色一变:“我是低估你了……”

但是下一秒,那个巨大的黑影,就对着人俑冲了过来。

“哗啦”一声,最前面一片人俑,全部被铁索缠住,拦腰轰然崩裂!

数不清的瓷器碎片炸开,人俑里露出了黑的头发,白的骨头。

那个无头身影,其实身姿很挺拔,身上穿着一件残损的长袍,但依稀还能看见,上面污秽的华丽云纹。

没有头,不能说话,但是暴戾之极。

我旋过了斩须刀,对着那东西斩了过去,可那些人俑全挡在了我面前——有一些刚才被扫倒的,甚至只有一条胳膊一条腿,但还是站的笔直。

他们支离破碎,也要保护我!

我心里一沉,抬起手就想让他们退开,但这个时候,辛洪福一把拉住了我:“国君——士为知己者死,他们知道荣辱。”

知道荣辱,也不能白送命!

斩须刀金龙气炸起,对着那个身影就炸了过去。

他们已经保护我几百了,足够了。

一时间,“哄”的一声,门口砖石瓦砾炸起,那个无头的东西直接被一劈为二,但是汪疯子瞬间冷笑了一声。

这个笑,不对。

下一秒,那个无头身影猛然爆开,一股子气浪,以他的身体为圆心,轰然就对着四周扩散,脚底下一颤,就听见头顶不堪重负的声音。

坏了,那东西一炸开,力量极大,汪疯子就是拿着那东西当活炸弹来用的——要利用那东西的灵气,毁了这个武器库,把我们埋在这里!

轰隆隆的响声之中,我听到了汪疯子悠哉说道:“李北斗,从这里来,回这里去,你死得其所。”

我立刻转脸要护住身边的人,可头顶一响,一个巨大的柱子对着我们就倒了下来!

这地方,通往地宫的地板是固若金汤,可地面上的建筑扛不住!

还想用斩须刀——可以斩须刀的能力,越用,这地方崩塌的就越快!

汪疯子的笑声,跟这地方的响声,混杂在了一起。

但这个时候,柱子忽然停在了我们头上几寸的位置。

是辛洪福转过身,一把撑住了那个柱子。

可他的身体,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响声。

“国君——跑!”辛洪福大声说道:“老奴给你撑着!”

我心里一沉,立马要劈开柱子,但是来不及了,程狗一把将我拉过来,“哄”的一声,柱子落地,辛洪福不见了。

他被压在了柱子下面。

“辛洪福!”

满地尘埃迷眼,什么也看不清了,一个黑色的东西奔着脚边滚了过来。

是九州宽檐帽。

汪疯子……不管你是被谁当枪使的,你活不了了。

一股子怒火冲到了头顶上,刚要转身,可这个时候,一只手拉住了我:“爹。”

这个声音是……

我转过脸,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赤玲?

她怎么会到了这里来?

在一片片瓦砾坠地的声音里,她皱着眉头,显然很不高兴:“这里脏。”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身体反应比脑子快,一把抓住了赤玲的手,划出了一道伤口。

“爹,疼!”

手掌沾满了赤玲的血,抹在了斩须刀的锋芒上。

在这里被掩埋之前,金刚锁阵,给我开!

“哄”的一声,斩须刀带上了赤玲的血,轰然打开,地上露出了一个大洞。

汪疯子的笑声,戛然而止。

我一把程星河他们推了下去,在巨大坠落声里,看向了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