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83章 一面镜子

“谁让你来的?”

汪疯子嘴角一抽,隔着尘埃砂砾,露出个极其不自然的表情:“天下苍生。”

又是天下苍生。

可我,就不是天下苍生的一员了?

“汪疯子,我知道你恨我,可有件事情还是想跟你说清楚了。”我盯着他:“帮你取得神器来对付我的人,未必是为你好——你是个棋子,咱们两个心里都清楚,把那个人说出来。”

我留着下半句话没说——说出来,我留你个全尸。

汪疯子眯起眼睛:“我不管谁对我是什么目的,我只看,能不能帮我做到想做的事——现如今,我只想杀你。”

话音未落,汪疯子抬起了手——不是对着我,而是对着一道被无头邪神炸出来的裂缝。

他手上那个东西仙灵气一闪,大片的瓦砾对着我就砸了下来:“都说真龙转世,心怀仁义,你一只心慈手软,不也是为了更像什么真龙吗?怎么,现在不装了?”

我一直觉得,仁义几乎是刻在骨子里的本能,而且,我还是想当好人。

可这得看对谁。

一直挡路的墙,不得不劈开,辛洪福和那些人俑,也不能白白就这么消失。

斩须刀旋开那些瓦砾,对着他就削了下去。

巨大的力量掀翻一切瓦砾,对着汪疯子,所向披靡。

汪疯子似乎早有准备,抬起手要挡着,可斩须刀巨大的灵气炸起,那个带着仙灵气的东西,倏然飞远。

汪疯子看着自己的胳膊,眼神一木。

他的胳膊,少了一截。

巨大的痛苦和大量的出血,让他的脸色一片惨白,他还想往前,可一大块瓦砾坠下,不偏不倚把他压在了底下。

可饶是这样,他一声也没吭,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神,恨意更浓。

他残存的一只手撑在了外面,还想站起来,可已经来不及了。

更多的瓦砾坠下,轰然全砸在了他身上,几乎把他整个人全部埋起。

他的身体,其实打上一次就废了,这次能来作乱,也全靠着手上那东西的仙灵气,那东西没了,他比以前还不如。

只剩下了不甘心。

“李北斗……”

他觉得不公平,他是为了苍生!

我刚要开口,“七星,快点!”

一只手拉住了我:“来不及了!”

程狗。

“都下去了,就等你了。”

一回头,我这才看到,这地方虽然被我劈开了一个破洞,可现在,四周的瓦砾不断坠下,几乎要全部被掩埋住了。

“哈哈哈哈……”汪疯子忽然有了笑声:“你会后悔的——这地方,会有比我更强的人拦着你,你去不了……”

那诅咒一样的声音倏然离远,程狗拽着我下了地洞。

这一瞬间,头顶全部崩塌,那些精美的柱子,美轮美奂的砖瓦,擦着我们的头皮落下,把洞口封了个严严实实。

风在耳边掠过,地宫极深,落了地,心里依然有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

我其实明白,哪怕汪疯子不来,还有张疯子,李疯子,总有人会来。

那个幕后黑手,一直借刀杀人,不肯现身。

他想杀我,想了几百年。

“李北斗!”带着药香的气息靠近,在我身上就是一遍摸,接着才松了口气。

一个叹息响了起来,是安大全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我还反应过来了:“赤玲呢?”

“爹!”

一个娇柔的身影靠了过来,嗔怪的说道:“你总不来看我!我都想你啦!我吃八宝核桃糕,你买了没有?”

“下次一定。”我回过神来:“你怎么来了?”

她来得太奇怪了!

赤玲高兴了起来,指着身后:“是他带我来的!”

哑巴兰放了个天花,我这才注意到,一个人站在了我们身后,显然十分拘谨。

是个青年,身材颀长,长相英俊,我不认识。

不过,这个气息我认得出来。

“摆渡门的?”

跟公孙统他们身上的,极为相似。

那青年立刻点头,带着几分敬意跟我行了个礼:“我叫杨一鸥,摆渡门全门蒙您上次的恩德,可惜我们长老不能亲自来帮你,所以叫我过来给您搭把手。”

对了,上次跟公孙统他们分别的时候,皇甫球跟我说过,他们会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帮我。

“长老们说,您似乎被人动了什么手脚,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叫我来填补这个漏洞,”杨一鸥恭恭敬敬的说道:“所以我立刻赶去了厌胜门,把这个姑娘给带来了。”

“你是怎么进真龙穴的?”

“您还不知道?”杨一鸥看着我:“是因为江采菱。”

江采菱?很久没见她了,她也一直在寻找真龙穴……啊,我想起来了:“她找到了这里?”

江采菱曾经千方百计,叫我帮忙,找到了一个金杯。

那个金杯是修建四相局,逃生的工匠做的,上头说是有关于真龙穴的线索。

可我们当时都没明白那线索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就自己带着那个金杯来找真龙穴了,这么说,她找到了?

“那江采菱人呢?”

“她寻找真龙穴的时候受了伤,很严重。”杨一鸥答道:“所以我就带着赤玲先来了——可惜,是我无能,还是来晚了,不然的话……”

他看向了头顶,显然也十分遗憾:“那些人俑和那个黄门监,忠肝义胆。”

哑巴兰叹了口气,说道:“不怪你……要怪,也得怪那个汪疯子,哎,哥,汪疯子呢?”

程星河答道:“估计是活不了了——得成了虾酱。不过也怪,”

他盯着上头,皱起了眉头:“那个冰阳小神是怎么回事,怎么还能炸?”

因为动不了,所以把这些年积攒的灵气都按在了自己的元丹里,盼了这么久,就等着跟我同归于尽了吧。

想跟我同归于尽的,一直不少。

我看向了杨一鸥:“多谢。只是这一趟,十分辛苦危险。”

杨一鸥有些羞赧的摇摇头,看上去特别朴实:“您对摆渡有恩,我们摆渡,有恩必报。”

终于是到了最后一站了。

我转脸看上了周围——不知道这是地宫的什么位置,四面黑洞洞的,哑巴兰又放了几枚天花,我就看见,远处闪过了一片光。

程星河吸了口气:“过五关斩六将,终于是到了,这里还会有什么机关不?”

真龙穴的机关,大致符合天地人水——水是游女,人是人俑,地是阴阳鳝。

要是有的话——也就只有“天”了。

哑巴兰皱起眉头:“天……什么东西能跟天沾上边?”

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地宫极大,但是没看到之前传说的各种东西,更别说九,龙抬棺了,我们所在的地方估计很偏。

靠近了那一大片光,就见到前头光亮处,竟然迎面走来了一帮人。

程星河高兴了起来:“是不是十二天阶那帮老东西?师父!”

他认了摸龙奶奶为师。

不对——对面一点回应也没有。

“不是他们,那就是……”哑巴兰激灵一下,就要把猎仙索给抽出来。

可我摁住了他的手。

因为我看出来,对面“人”里,竟然也有一个要抽出什么东西的,姿势跟哑巴兰一模一样。

那好像——是个巨大无比的镜子。

靠近之后,果然是一整面的镜子,跟一整座墙一样,镶嵌在了地宫之中。

哑巴兰叹为观止:“还以为古代没有这么大的镜子呢——他们这技术不错。”

景朝冶炼的技术很先进,隔了这么多年,这巨大的青铜镜,没有什么氧化的痕迹,还是明如秋水,照的纤毫毕现,也不知道怎么做出来的。

“通过了这里,咱们就能进真正的地宫了是不是?”哑巴兰摩拳擦掌:“我给他劈开。”

说着,一脚奔着上头就踹。

可这镜子墙极为坚固,一丝损伤也没有。

程星河骂他没用,抬手凤凰毛卷过去,可这镜子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杨一鸥作为来帮忙的,特别卖力气,也跟着敲了敲镜子面,四下里研究了起来。

赤玲也不知道大家在忙和什么,对着镜子就做起了鬼脸。

安大全一乐:“你们慢慢磨,我再睡一觉,景朝东西质量好,要不——那几个老东西还用人来救?”

在倒影里看到,白藿香似乎有些不屑,嘴角是个冷笑。

可这一瞬,白藿香忽然一把拉住了我。

我转脸看她,就看出来她脸色煞白。

“怎么了?”

“这镜子不对。”她低声说道:“我刚才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