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3:12:24

最新章节: 眼前发黑又发红,眼前重重全是幻影,相柳的头真假掺杂,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已经到了这里了,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可惜就可惜在,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可不靠气息,怎么赢?耳朵里嗡嗡作响,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应该是又来了许多

第1986章 腿上的疤

抬起眼睛,面前一片漆黑。

这是——把那个星辰万象镜打破,进到了地宫内部了?

我顿时高兴了起来,比想象之中要顺利。

不过,我心里倏然就有了一种不太对劲的感觉。

对,是黑的不太对劲儿。

哪怕打破了这面镜子,刚才我们所在的地方,也点了天花,怎么突然全灭了?

难道,刚才爆发出的力量太大,把天花也都毁了?

而且,打破了这一层屏障之后,耳边倏然就变得异常寂静。

呼吸的细小气流,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我有了警惕心。

“哑巴兰,放天花!”

可身后,并没有人回应我。

不祥的预感袭来,我一只手握紧斩须刀,另一只手从小绿嘴里掏出了天花,就放到了空中。

“嗤”的一声细响,天花亮起,可怪的很,这个天花的亮度极其微弱,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样。

以前的哪怕黯淡,照个亮还是没问题的,这个怎么回事,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

怪了,这些天花还是之前高老师特地给我准备的,千挑万选,不该有什么质量问题。

金无足赤,也许就这一个有问题。

我甩手又是一朵天花。

第二朵天花应声亮起,我心里就是一沉。

这个天花,竟然也不亮!

怪了,什么情况?

而且——我的心猛然一揪,打刚才到现在,我的人,都没有回应我。

转过脸,靠着这点模糊的光,也感觉出来了,我身后黑乎乎一片,一片寂然,根本就没人!

“程狗?”我立马喊道:“哑巴兰,白藿香,金毛,赤玲?”

可哪怕我自己的声音,也几乎跟被黑暗吞噬了一样,根本就没有一声回答。

他们——上哪儿去了?

我奔着来路就要去找他们,可手伸过去,只触碰到了一片虚无。

我身上的汗毛一下全竖起来了,以观云听雷法也觉出来了,我身侧十步开外,什么都没有,这地方,简直跟个黑洞一样!

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袭来,真龙穴,是这个样子的?

我立刻凭着本能,去寻找方向——也许,刚才的力量实在太大,他们被掀到了远处?

可再远,也不至于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到!

还是说……我立马把心里的想法给压住了,不可能,他们不可能出事。

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出事也不能出的这么莫名其妙。

但人心就是这样——你越不乐意想什么,什么想法就一定会在脑海里更清晰的出现。

真龙穴——本来就是个进得去出不来的地方。这是景朝国君耗费举国之力建造的,藏匿着什么东西,谁都说不好,十二天阶都被困在这里,程狗他们,哪怕比同阶层的出挑,也赶不上十二天阶。

这么想着,我脚步更快,就奔着来路过去了。

可走了很长时间,都只能接触到一片虚无。

我的方向感一直是极好的,这是做这一行的本能,可这一段路走过去,明明已经到了星辰万象镜破碎的地方,我摸索过去,却没发现任何的碎片和痕迹。

就好像——星辰万象镜被打碎之后,跟冰一样,就地蒸发了。

我心里越来越着急了:“程狗?白藿香!”

可这地方,只要我自己的声音。

麻烦了。

我抬手又是几朵天花,可面前依然模糊,比蜡烛还不如,直到小绿咬住了我的手。

我反应过来了,小绿的意思是说,不能再浪费下去了,天花不多了。

我吸了口气,努力把心里的焦虑压下去——绝不能慌。

手往身上一摸,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我兜里,都一包脆脆肠。

这是程狗最爱吃的,不知道时候,偷偷塞在我身上的。

对了,只要有程狗接触过的东西,就能用问路寻踪符!

我立马靠着那种极其微弱,几乎什么都分辨不出来的光,写下了问路寻踪符,叠好了之后,勉强靠着微光和自己的听力,跟着问路寻踪符走。

问路寻踪符飞起,却极不稳定——这是真龙穴,灵气强大,能起来就算是不错了。

我的心揪住——找到,给我找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问路寻踪符忽然停下了。

太好了!

跟着问路寻踪符过去,借着天花极其微弱的光,就发现了一个人,正趴在了地上。

“程狗!”

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光这么一摸,也能摸出来,就是程狗本狗了。

但是,他身上一片黏糊糊的。

我心里一沉:“你受伤了?”

“没什么事儿。”他勉强支撑起来:“哎,哑巴兰他们呢?”

“我还想问你呢。”我把他支撑了起来:“找到一个,就是个好开始,应该是被刚才镜子炸开的力量给掀的分散开了,咱们把他们一个个找回来,继续赶路。”

觉得出来,程狗的身体状况不好:“你坚持一下,咱们去找白藿香。”

“白藿香……”程星河喃喃的说道:“她要是也出事儿。”

“别他妈乌鸦嘴。”我直接把他背在了身上:“她不会有事儿的。”

程狗叹了口气,忧虑的望着前头:“这地方就是真龙穴,咱们什么时候能走到头啊?”

“只要有头,总能找到。”

他叹了口气,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七星,我老觉得,那个安大全,似乎不大对劲儿,你说,他是站在咱们这一边的吗?”

我沉吟了一下:“说不好。”

不过,他确实也给了我们很多线索。

带着程狗又找了一阵,还是一无所获。

“要不……”他犹豫了一下:“咱们商量个事儿?”

跟我还用“商量”?你他娘哪一次主意不比谁都正?

“你说。”

他忽然说道:“七星,你说——是那个真相重要,还是大家的命重要?”

我顿时一愣。

“这么耗下去,没有头,只能死,”他抿了抿嘴:“咱们,要不回去吧,我勉强,能找到回去的路。”

我把他往上一扛,抓紧了他的小腿:“那他们呢?”

“咱们找了,不是没找到吗?”他沉下声音,满怀希望的说道:“你知道我,我想活——为了一些可能已经死了的人,搭上咱们全部人的命,你觉得值吗?”

我笑了笑:“怎么称呼?”

他没听懂我这话什么意思:“你说什么?七星,你是不是被这地方给吓傻了,连我也不认识了?我一早就跟你说,这个地方不能呆,咱们得赶紧……”

“你不是程星河。”我答道:“你到底是谁?”

“我……不是,我不是程星河,我是谁、我是你爸爸!”他还想说话,我打断了他的话茬:“别装了——程狗以前为了保护我,腿被齐雁和打伤了,好是好了,可留了一个疤。”

“疤?我有,你摸摸,就在腿上。”他松了口气:“就为这个?我看你真是被真龙穴给弄糊涂了……”

确实是有。

“可那个疤,明明是在右腿上,”我答道:“你身上是有——却在左腿上。”

位置,是相反的。

我身上的那个人,不吭声了。

既然是相反的,那就跟镜子里的影子一样。

下一秒,那个人突然就从我身上暴起,想挣扎出去,可我两只手下了死力气,把他脚腕子钳的死死的:“把我的人还给我!”

这个人,就是镜子里的那个“东西”。

真龙气炸起,他身体痛苦的就是一个痉挛,一瞬间,我听到他身上发出了“咔”的一声响。

像是某个很脆很硬的东西,裂出了一个纹路。

下一秒,他的身体,在我背上,似乎支离破碎,哗啦啦就坠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