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88章 裂缝之后

夏季常答道:“咱们做了这种事,难免日后不背上个反叛之名——我也就算了,可家里子弟,世世代代,抬不起头来,未曾给家族争光,反倒是给家族蒙羞,我这心里,实在是……”

对了,那个年代,名誉其实比命要还要紧。

许多史官,就是为了名誉,不要命。

说着,夏季常试探着问江仲离:“江家又如何?”

“你放心吧,”江仲离轻描淡写的回答道:“大局为重,这点蝇头小事又算的了什么?我已经全计划好了——自有人代替咱们,来背负这个骂名。”

夏季常一惊:“谁?”

江仲离缓缓答道:“参与这件事情的,还有谁?”

夏季常吸了口气,显然是心照不宣。

我心里却明白了——厌胜!

他们两个改局,却把罪名转到了参与修建的厌胜身上。

“他们,能甘心吗?”

“不能又如何?放心吧,横竖,事情不会落在你我两家头上。”江仲离答道:“这样,就能跟玄英将君有所交代了。”

果然,是玄英将君授意的——他想抢走景朝国君的一切。

所以,天师府认定,是厌胜为了一己私利,利用职务之便,改了四相局,追杀厌胜,才导致了厌胜门几乎灭门,跟天师府缠斗了这么多年。

这就是,老头儿最大的心愿,让厌胜门,平冤昭雪。

江仲离改了局,说是为了三界,可江家却因此繁盛昌隆,夏季常作为监工,跟他同流合污,自己倒是进了摆渡升仙,夏家也成了十二天阶之首。

不光完成了自己的目的,还把自己择的清清楚楚,把黑锅都甩到了天师府和厌胜门身上,把任何事情,都算计的滴水不漏!

多智近妖,名不虚传。

夏季常叹了口气,显然是“只能如此”的意思,接着又自言自语似得说道:“想不到,真龙转世,也能改。”

“世上没什么不能改的——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以后,把这件事忘了吧。”

“可是……”夏季常似乎还是不死心:“真的能压个万年永固?”

江仲离沉吟了一下:“剩下的事情,我计算好了,就不用你操心了。”

说完这句话,就没有声音了。

星辰万象镜,那一次就记录了这么多。

小绿继续往前倒腾它的腿,像是在催促我继续往前走——动物有比人更敏锐的直觉,果然没错。

再往前摸过去,似乎又有一个岔路。

顺着岔路往里走,跟刚才一样,逐渐听到了人声。

是敲打镜子的声音。

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个人影。

再熟悉不过了,是那个穿着黄袍,龙行虎步,闲适潇洒的身影。

景朝国君。

这是镜子曾经映照出来的,另一个场景。

“这东西造的不错。”

“国君褒奖,臣下惶恐。”

这个声音——我立刻就听出来了。

玄英将君!

果然,是个颀长锋锐的身影,比景朝国君还要高一些。

“最近,上下许多传言,说我造四相局,劳民伤财,还有更难听的,说是穷奢极欲,自取灭亡。”

“国君自有国君的道理,那些人目光短浅,扰了国君清净,臣下去把这些人的嘴封住。”

听上去,这个玄英将君忠心耿耿。

“不必,成大事不拘小节,万世功业,留待后人评说。”景朝国君接着说道:“有些事情,总得有人去做。”

“是。”

“玄英将君居功甚伟。”景朝国君缓缓说道:“事成之后,论功行赏,第一个封你。”

“臣下为国君尽忠,万死不辞。”

“还好有你,我最信任的,就是你了。”

这话,诚恳至极。

玄英将君没回话,我心里却一阵抽痛。

那个时候的景朝国君,意气风发,根本没想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儿。

“对了,”景朝国君摸向了镜子,倒是极为神往:“你说,这镜中若有灵,会是什么样子?我倒是想……”

可话刚说到了这里,“啪”的一声响,面前就是一阵碎裂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给爆开了。

有东西过来了!

似乎,狂怒无比——是因为,我擅自看了这地方的东西,它恼羞成怒?

黑暗之中,“呼”的一阵破风,像是有数不清的玻璃碴子猛然从空中划过,对着我冲了下来,斩须刀一转,叮叮一阵响,全部被我扫掉,但那个东西并没有就此罢休,我听到头顶“哄”的一声响,像是有个极大的东西崩塌下来,要把我给压在这里!

“贼子,谁准你看这里的东西……”

那个“甬路”整个塌了!

身上一阵剧痛,数不清的锐物打在了龙鳞上,我刚想把那些东西打开,忽然就觉出,脚下有什么东西,正以极快的速度,对着我逼了过来。

小绿疯狂的在我肩膀上跳了起来,像是在告诉我,这东西危险。

我也觉出来了。

一步稍慢,一只鞋倏然就从脚上被拽落,没有了动静。

简直——像是一阵急冻的冰,追着人,要把人卷进去,封在里面!

斩须刀立刻出手,但金龙气炸起的时候,那个追过来的东西似乎已经对我有了防备,那个东西海浪一样的拔地而起,真龙气一扫,非但没有打碎,反而跟一开始一样,对着我反撞了回来。

这就是它最大本事——反弹。

我立马调转金龙气护在了自己面前,“啪”的一声巨响,似乎很多东西碎了,但又有更多的东西凝结起来,重新对着我追!

打,会反弹回来,不打,就会被永远的封在里面!

这东西,根本就没给我逃脱的机会。

而且,觉的出来,用金龙气做护甲,简直跟自己打自己一样,对金龙气有极大的损耗,真龙骨也开始剧痛了起来,像是使用过度,几乎要被折断一样。

我心里清楚,再有下一次,肯定就用不出来这么强大的护甲了。

而那东西毫发无损,“咔”的一声,对着我乘胜追击。

可我不能被封在里面,不光我自己,还有很多人的公道,要讨回来。

既然如此……伸手就从身上拿出了一件东西。

那一道屏障似得东西,再一次对着我追了过来。

我屏息凝神,也再一次把金龙气全部压在了斩须刀上,重新对着那个屏障劈了过去。

一瞬间,我听到了一个冷笑。

似乎,是那东西在嘲讽我——明知道这一下会反弹到了自己身上,竟然还犯傻。

可这一次,不一样了。

果然,金龙气再一次被反弹了回来——却并没有跟前几次一样,弹到了我身上。

我没有再把新的金龙气凝结成了护甲,而是拿出了赤水青天镜。

这一瞬间,弹回来的金龙气,打在了赤水青天镜上,再一次被折了回去。

“咣”的一声炸响,面前的东西全部崩裂,哗啦啦炸的到处都是。

小绿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疯狂的蹦跳了起来。

接着,万籁俱寂。

而之前那种密不透风的凝滞,猛然就消失了——不知道哪里,灌入到了新鲜的风,还有,我眯起了眼睛,一瞬间不适应,是强烈的光!

这个镜子,被我打破了,风和光,都是从裂缝里面灌进来的!

在强光的照射下,我适应光线,就勉强看到了面前的一切。

是数不清的裂纹,和数不清的影像。

刚才那个整体,全部崩碎,还映照出了,数不清的我。

裂缝之后的空隙里,似乎躲着一个影子。

只是一个轮廓,看不清面貌,像是受了极重的伤。

可感觉的出来,它依然倔强,甚至想挣扎起来,卷土重来,没有认输的样子:“你过不去……我在,你就过不去……”

可我盯着那个影子,说道:“我记得你。”

那个影子忽然颤了一下,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还记得,我问过你——你最想做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