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3:12:24

最新章节: 眼前发黑又发红,眼前重重全是幻影,相柳的头真假掺杂,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已经到了这里了,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可惜就可惜在,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可不靠气息,怎么赢?耳朵里嗡嗡作响,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应该是又来了许多

第1989章 放你自由

那个影子盯着我,一言不发。

我想起来了,第二个场景之后发生的事情。

镜子里有东西闪动了一下,玄英将君觉察出来,就要挡在我面前保护——说是这里的东西,怕是要惊扰国君。

我却摆了摆手:“镜中无灵,又怎么有资格被摆在这里?”

镜灵只不过,是对外头的东西,什么都极为好奇。

“这镜灵,似乎也想出来,看看外面的样子,”我盯着镜子:“可是,出不来。”

“它跟咱们,不在同一个世上,”玄英将君答道:“它们不过是影子。”

没错,是影子——一举一动,只能跟随别人的姿态动作。

我摸着镜子面:“永远只能映照出别人来——可我猜测,它肯也很希望,有一天,能做自己。”

我当时就注意到,镜子里的自己,面色忽然一变。

但,那种表情,不是景朝国君的。

我对着镜子一笑:“等到四相局的使命完成了,放你自由,不用追随别人的姿态,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吧。”

玄英将君倒映在了镜子里的面容,似乎也有些不对,显然是觉得,这东西没有灵魂,没有心,能有什么想做的事情?

“玄英将君不信,万物有灵?”

“国君信,臣下便信。”

他行礼,脸压在手下,看不清表情。

我摸向了镜子面——江仲离说过,这镜灵是用许多迷神压在一起,凝结出来的。

在铸造这个镜子的时候,还跟我要了一滴血。

好让镜子跟我合二为一,让镜灵认主。

江仲离做到了,这镜灵确实认主。

但是后来,这些忠心耿耿,一心为我的东西,没有跟我预想的一样,帮助我到我想去的地方,而是因为改局,那个力量转换方向,对准了我,反而把我严严实实的封在了这里。

“是你……”

那个影子似乎也想起来了这件事情。

“我来晚啦。”我盯着那个缝隙里的影子:“想起来的,也太晚了。”

还把这个镜子,彻底毁了。

“不晚!”

没想到,镜子里的影子声音振奋了起来:“那些人都说,你说话算数,我一直相信。”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只有我能进真龙穴,是因为,这里的一切,只认我。

如果换成了另一个人——绝对没有进来的可能。

“我一直好好的守在这里,谁也没有从我这里进来过。”那个影子的声音,显然有些得意。

“你做的很好。”

“只可惜……”镜灵犹疑了一下:“我早该知道是你——除了你,没有谁能打破这个镜子。”

因为这个镜子里,有我的血。

“这些年,辛苦你了。”我对着那个镜子伸出了手。

镜灵几乎是条件反射,也照着我的动作伸出了手来。

可我摇摇头:“不用了——你以后,再也不是谁的影子了。”

镜灵的手,伸了一半。

几乎是试探性的,调转到了一个跟我相反的方向。

显然,这对它来说,是一个极为新鲜的体验,它兴奋极了,开始进一步站起,弯腰,旋转。

我是它的主,只有我能决定它的自由。

触碰到了镜面,上头是锋锐的裂痕,哪怕被裂纹分割成了一块一块的,可每一个碎片,都还坚持着守在一起,勉强,也勉强自己凑成一个整体。

每一片,似乎都能通到了一个新的世界里去。

“这些年,这地方发生过什么没有?”

那个影子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略一思忖:“没人从这里经过,不过,除了今天,还有有两次,后面有了很大的震动,像是某个地方,裂开了,不过,这两次震动很快就消失了,也没发生过什么其他事。”

裂开?

只有真龙穴被打开,才会有那种动静。

二十年前江老爷子进来,是一次,可还有一次,是什么时候?

真龙穴……我皱起了眉头,被打开过两次?

“两次相隔多久?”

“不知道。”

啊对了,这个地方看不见日月星辰,在这里呆着,根本就不会有时间的观念。

那就是说,江老爷子来,是真龙穴被打开第二次,第一次,又是谁打开的,发生了什么事儿?

“咯吱……”

面前那些数不清的裂缝,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

这个镜子,怕是快支撑不住,也到了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镜灵自己也觉出来了,立刻接着说道:“我知道,这地方出现过变动,你从外面回来,就跟这个变动有关,但是,里面很危险,很多东西都跟我一样,再也不认识你……”

“我都知道。”我还想起来了:“对了,到底是谁来告诉你们,让你们防御我?”

“是你自己。”

镜灵似乎也反应过来了:“以假乱真。”

作为镜子,都分辨不出来的,会跟我有多相似?

“咯吱……”

镜子上头的裂缝,开始逐渐扩大。

镜灵的影子也逐渐模糊了起来:“你的人,在……”

可没等它说出来,面前猛然一阵崩裂,这个地方,地动山摇。

“七星……”

一瞬间,从裂缝之中,就远远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声嘶力竭,焦灼的像是嗓子都哑了。

镜灵要说的,我其实已经知道了。

一开始,是我搞错了。

这地方,是镜子里的世界。所以方向跟真正的世界,完全是相反的。

我本来以为自己往回走,其实,是往里走的越来越深。

现如今,该回去了。

所有的碎片全部炸出,我抬起头挡住,奔着正确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越冲,那些呼唤我的声音就越近。

再一次,我从裂缝之中冲出去,像是冲出了一道阻碍,面前立刻有了亮。

呼唤我的声音,也倏然清晰。

与此同时,“哗啦”一声,身后是爆裂的声音,我回过头,就看到了那面精美绝伦的镜子,重新出现在了我眼前。

秋水似得镜面全是裂纹,哗啦一声,炸成了满地的碎片。

一道影子飘然出现,转瞬即逝。

与此同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后颈,把我往后一拽。

那些碎片擦着我的脸,哗啦啦落在了地上。

身后是熟悉的声音:“妈耶,你可算是出来了——大变活人呀?”

程星河。

一转脸,他们全都在我身后,一个也没少。

一个身影一把抱住了我,紧的像是想把我给揉碎了,带着哭腔,对我就吼:“李北斗,你到底跑哪儿去了!你……你就不知道先说一声?你知道多害怕吗?”

熟悉的药草气息,白藿香。

原来,之前我以为自己劈开了镜子,其实是进到了镜子之中,而对他们来说,我是劈开镜子的同时,人忽然消失了。

他们也吃了一惊,在附近找了很久,也怀疑过我的消失跟镜子有关,可他们在外面,什么法子也没有。

我拍了拍白藿香的肩膀:“对不起……我,下次记得。”

白藿香身体一僵,这才反应过来,一把将我松开了,面红耳赤,转过身就装出了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下次?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可我看的出来,她在抹眼泪。

这段时间以来,大家几乎都成为一个整体了,忽然一分开,谁都会害怕。

越珍贵,自然就越怕失去。

哑巴兰也挺激动,想说话,可嗓子张了半天,说不出来了。

闹半天他狂吼乱叫半天,急火攻心,嗓子肿了。

不过他还是特别兴奋,转脸指着这个镜子,对我跳起来了大拇指。

我猜得出来,他的意思是说,哥,不愧是你。

我冲他一笑,就听见了一声叹息。

安大全。

程星河也听见了,回过头:“这老东西贼心烂肠,看你出来,似乎还挺失望。”

赤玲早等不及了,一下跳到了我背上让我背着:“爹,你上哪儿去了?是不是偷吃油炸糕去了?下次带我!下次带我!”

我把赤玲背稳妥:“知道了,知道了……”

抬起头,点起了一个天花,就看向了破碎的镜子后头。

黯淡的光线亮起,露出了一个极为壮美的甬路。

这就是——通往地宫和九,龙抬棺的真正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