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1995章 恶行菩萨

这一群人,煞气冲天。

带头的几个我们认识——金麟眼,鬼语梁,流星拐滕大成等一帮天师府高层。

金麟眼第一个看见我们,立刻大喊了起来:“李先生,快快退开,千万别再往前一步了!”

“没错!”鬼语梁声若洪钟,也急不可耐:“李先生,赶紧回来!”

我心里一沉,他们是跟着汪疯子留下的标记来的?

天师府身负守卫三界的职责,绝不可能让我冒险把真龙穴给动了。

这地方出了什么幺蛾子,四相局崩塌,三界都有危险。

不光他们,他们身后,还跟着不少天师府的高阶,看着我,如临大敌。

这几个高层,在三清盛会上是跟我有交情,不过我心里清楚,其他的一些天师府的,比如汪疯子那一派,早就看我不顺眼了。

果然,后面有几个人,看着我的眼神就带着一股凶煞之气,不用说,肯定是在外头看见了汪疯子的下场,对我有了仇。

滕大成的脚还有些微微不便:“李先生,回头是岸——听我们一句劝,这里头,绝不能进,你得想想三界众生!”

跟汪疯子的意思,一模一样,为了大多数人的安危,我们和被困的十二天阶,已经被剥夺同样作为三界众生的资格了。

“那不行。”程星河先说道:“最后一步了,我们怎么也得走。”

滕大成别提多着急了:“你先听我们说……”

“我早就说,他们既然走到了这里,什么金玉良言,也不管用,”一个笑眯眯的声音响了起来:“照我说,咱们也别费事儿了,直接把他们封在这里,大家省事儿。”

一听到了这个声音,滕大成鬼语梁他们,表情都不大好看。

而其他几个挂着金铃铛的天师则立刻恭敬的让开了一条路。

后头出现了一个胖子。

当然了,这个胖法比着给我万行乾坤的胖先生还差得远,跟程星河那个表哥齐胖子倒是差不离,甚至有些形似弥勒佛。

不过跟弥勒佛不同的是,这个胖子满脸油光,皮紧肉滑,五官都被挤成了细缝,跟荔枝核上涂了油似得。

身上一件好像刚从垃圾堆里拾荒回来的粗布长衫,这么冷的天气也敞着怀,露出一个圆鼓鼓的肚子,衣襟也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油渍,说不出哪里,让人特别反胃。

“哎呀,天师府下血本了。”安大全低声在我身后说道:“这是九终山的恶菩萨。”

恶菩萨?这是谁?

但看得出来,这个恶菩萨一出来,金麟眼他们都露出了十分棘手的表情。

看来天师府的人真的把全部力量都用在了九尾狐那,迫不得已找了外援来拦我。

“嘶……”程星河也吸了口凉气:“九终山,是不是漱玉师姑从摆渡门走了之后,投奔的那个地方?”

没错,那地方的人,据说比摆渡门的本事还大——都是一些从正道上偏航的人,堪称修行界恶人谷。

“麻烦了,”杨一鸥皱起了眉头:“我听说,这个恶菩萨百无禁忌,棘手的很,李先生万事小心——你先找进去的路,我愿意给你挡着他。”

“那怎么好意思?”

“都什么时候了,李先生别跟我见外了!你不知道……”杨一鸥如临大敌:“在恶菩萨手底下,没逃出过一个三魂七魄俱全的。”

三魂七魄?他勾魂使者出身吗?

金麟眼想了想,对恶菩萨笑了笑:“尊者也别着急,不过一句话的功夫,我们跟李北斗有交情,把他劝回来,兵不血刃,不用劳烦您,岂不是更好。”

就冲着金麟眼这个态度,这个恶菩萨的地位小不了。

恶菩萨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的森森白牙:“刚才你们就说,要个机会过来劝他,可刚才劝了,他也不听你们的啊?我看啊,你们也别太拿着自己当盘菜,他的冷屁股,也不乐意让你们的热脸贴。”

滕大成是个老资格,一听这话,气的眼珠子都瞪圆了,可直接被鬼语梁拉了回去:“是咱们这次托付了人家,滕先生,别动气。”

原来,他们先赶过来,就是怕这个恶菩萨跟我直接交手,怕我吃了亏。

那个恶菩萨冲着我两步走过来,猛然一抬手,我看出了煞气,就把斩须刀握紧了,程星河他们的凤凰毛猎仙索也要出手,可没想到,恶菩萨的破袖子里,就露出了一截子啃了一半的鸡腿,塞在了嘴里,忽然大笑:“传说之中的真龙转世,原来就是这么个怂样,可笑,可笑!哈哈哈哈哈……”

这个声音一出,魔音穿脑似得,在四周围墙上一撞,更让人觉得头昏眼花。

鬼语梁他们拼命给我使眼色,让我赶紧跟他们出来,还来得及,我刚要摇头,可赤玲忽然说道:“这个胖子笑个么子,难听死了!阿爹,我耳朵疼!”

结果赤玲刚吐出这个字,鬼语梁立刻又对我摇头,示意让赤玲不要说话。

怎么了?

不光鬼语梁,其他那些天师府的,也都露出了十分复杂的表情,惴惴不安的看向;恶菩萨——好像,这句话,是某种禁忌。

果然,恶菩萨的笑,一下就冻住了,他低下头,看向了赤玲:“你说谁胖?”

鬼语梁他们立刻跟我摇头,意思是让我息事宁人。

可赤玲绝不吃这一套,大声说道:“你连自己胖也不知道呀?你就看的出别人怂,看不到自己……”

最后那个“胖”字还没出口,面前猛然掀起了一阵厉风。

恶菩萨那庞大的身影,猛然冲着赤玲就扑了过来,

赤玲抬起头,一愣,我就看见了恶菩萨手里的一阵寒光。

那只鸡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手里,换成了十根钢钉,对着的,是赤玲脑袋上的玉枕穴!

这一下下去,三魂七魄会立刻散掉,永不超生!

就为了一个“胖”字。

我算知道,他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了——空有个菩萨的模样,却没有菩萨的行止。

心狠手辣,下手无情!

“铿”的一声,斩须刀出鞘,就在他圆滚滚的手要落在了赤玲头上的时候,寒芒直接挡住,眼前流光一闪,十根钢钉齐刷刷断在了地上,撒了满地。

恶菩萨抬起头,忽然就是一笑:“难怪把天师府第一武先生打成了那样——原来是靠着斩须刀。”

鬼语梁立刻说道:“李先生,你快出来,咱们退一步海阔天空……”

可恶菩萨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这东西好,我要了。”

下一秒,那散发的油渍气息的身躯,对着我就扑了过来,掠起了一阵腥风!

程星河早耐不住了:“妈的,我们这急着救人,谁他娘有功夫跟你在这里耗?”

话音未落,凤凰毛一出手,直接缠住了他的脚踝,又狠又稳又准!

程星河嘴角一勾,就想得意,再一动手,直接把恶菩萨给带下来了,可还没来得及,“滋”的一声,我们眼看着凤凰毛直接从他脚腕子身上滑落,根本套不住。

程星河一下愣住了。

他的身体,极为油滑,简直就跟缩骨功一样!

恶菩萨早就觉察出来了,根本没理程星河,翻开手,对着我脑袋就拍了下来!

这一次,是一把寒光闪闪的东西,像是铁蒺藜。

要埋进我五官里!

我转身就想躲开,可这一瞬,他猛然张开了大嘴。

“哈哈哈哈……”

一阵爆裂的声响撞了过来,像是耳朵里有人敲了一面响锣,震的人眼前,瞬间就发了白。

就靠着我这一秒失神,他那把铁蒺藜,直接就摁在了我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