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20章 怀胎十月

我差点没站住——活埋?

程星河望着我,以一种“你看吧”的得意表情看着我。

妈的,幸亏没说出来,不然我岂不是要当兵马俑?而且……之前那些人都没活过四十九天,难道是他们下的毒手?

我就提着心问姓杜的:“那……你们已经活埋多少个容器了?”

姓杜的眉头一皱:“九鬼压棺是前几天才破的,之前我们一个也没抓过。”

那就奇怪了,那张胜才那种辰命人,是怎么死的?

我大着胆子又问了一句:“抓到容器,非活埋不可?是不是,可以把那个东西从容器身上驱赶出去?”

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好歹是个人命啊!

姓杜的斩钉截铁:“不可能,那东西一旦上身,就会和容器合二为一,赶不出去,再说,九鬼压棺关乎很大的风水局,那东西一旦被真的放出来,麻烦就太大了,我们没法冒这个险。”

而她们之所以这么紧张蛟珠,也是因为,那个蛟珠是九鬼压棺里的东西,算是他们抓容器的线索。

说完她看向我:“你问这么多,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我一后背鸡皮疙瘩顿时就炸了,连连摇头:“没有没有。”

她很认真的看着我:“李北斗。”

“嗯?”我条件反射应了一声,难道她看出我撒谎了?

她寒潭似的丹凤眼再一次映出我来:“我看上你了。”

我的心立马跳了起来,卧槽,她这是跟我表白了?难道她对我一见钟情?这是不是有点快?

还没等我回答,她就给了我一个名片:“最近我们非常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要是愿意,到这里找我。”

我一下傻了眼,让我进天师府?我去干啥,贼喊捉贼吗?

但我立刻就想起江瘸子来了,照着汪晴晴的话,这破局的始作俑者江瘸子,不也是天师府的人吗?

我就问:“你们天师府,有没有一个姓江的瘸子?”

他才是真正的破局人啊!

她一听,凤眼里顿时多了一抹狡黠:“天师府姓江的很多,我不是全认识,如果你想找这个人,自己来天师府查。”

这个时候,她的手下来了,她撂下一句“等你消息”,纤细的身材一转,就出去了,空气只剩下那种神秘的木质香气。

程星河撞了我肩膀一下:“你魂是不是跟杜蘅芷走了?”

杜蘅芷?我这才回过神来,看见名片上就是这三个字。

程星河一边嚼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腊肉,一边说道:“我劝你可别迷上她——她虽然年轻,却是天师府的首席风水师,出身也是风水界最有名的西川杜家,跟珠穆朗玛一样,难以高攀。”

我瞅着他:“你到底是谁?”

程星河一愣,油腻腻沾着腊肉渣的手就放在了我脑门上:“你发烧了?我是你债主啊!”

我撩开他的手:“你不是也在找江瘸子吗?你还知道那么多辰命人的事情,你跟江瘸子什么关系?”

程星河那清澈的眼神顿时一暗,刚要说话,忽然一阵铁栅栏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就是一个老太太的惨叫:“快来人啊!有贼!”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个房间是个住宅,阳台上全是腊肉。

还说不是来偷腊肉的!

程星河当机立变,立马抓住了我,奔着阳台就跑。可这是三楼,也有一定的危险——不过,对面正好有个违建阳台棚,要是能跳过去就OK了。

但要是摔下去……

程星河义正辞严的就说道:“咱债主债户情比金坚,要死一起死。”

我忽然有点感动,还真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说出“要死一起死”这种话。

接着他就补上一句:“你先。”

你特么让我探雷就直说!

这会儿老太太已经开始报警了,我还得查九鬼压棺的事,可不能被逮住,于是我一把撑住栏杆,力气全压在了腿部肌肉上,就跳了过去,几件晾晒衣服从我眼前穿过去,我听见“哄”一声响,知道自己平安落地了。

但是……我隐隐约约觉得有点不对,我之前,真的能这么轻捷的跳过来吗?刚才那个感觉,跟腾云驾雾一样,我就算练过田径,也不该有这种体能,就好像突然打通任督二脉一样。

没容我多想,程星河也跳了过来,我们俩跟燕子李三似得,飞檐走壁就逃回了商店街。

在杂货铺的秀莲那喝了几罐冰可乐,我才感觉自己回到了人间,自从进了九鬼压棺地,每一天都过的跟过山车一样,太踏马吓人了。

气还没喘匀,我的心就又紧了起来,我要怎么活下去?除非,我能把那个东西从我手上赶出去。

可照着杜蘅芷的话,那东西现在跟我合二为一,赶不走。唯一的法子,也就是找到江瘸子,他肯定知道里面的真相,那我还能有一线生机。

还没等我想出什么来,秀莲伸头跟我说:“北斗哥,收水电费的吴奶奶今天找你好几趟了,是不是你最近没交费啊?赶紧交上吧,大热天的别都给你掐了。”

对了,我欠了三个多月了,吴奶奶拖到现在没给掐,已经算是很仁慈了,说起来,老头儿的医药费是交上了,但剩下就盆干碗净了,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江瘸子要找,法子要想,钱也还是得继续赚——真要是活不到四十九天,那我也得给老头儿留点养老钱。

这么想着,我就往门脸走过去。

程星河打了几个嗝,十分不满:“小哥,你这次也赚了不少钱,就算不还债,不请债主吃点什么表示表示?”

“我请你吃点海鲜吧。”

程星河两眼发光:“真的?”

我喊秀莲:“给他拿两袋铜钱桥海带丝,一块钱两袋的那种。”

程星河跳脚:“李北斗,你比江南皮革厂的黄鹤还不是人!”

到了门脸我就找水电费的单子——得通过票据来缴费,我记得在二楼老头儿那个木头盒子里,我们户口本之类的要紧东西都在那里面,一掀开果然找到了。结果一拿票据,我发现盒子底下还放着一本书。

那书发了黄,带着霉味,不知道多少年了,我就捏着鼻子提起来了,一瞅书上有两个手写的字:“气阶”。

我心头一跳,这是关于望气的秘籍?翻开一看,果不其然。

前面的内容我都学过,但是中间开始,就是新世界的大门了——老头儿有可能觉得我这辈子都看不见青气,所以没教我见到青气之后的内容。

原来风水师也分天地玄黄四阶,天为高,黄为低,一阶分四等,刚入门是黄阶四等,然而能看见青气,就说明已经能迈入黄阶三等了!

升一阶,就能多看到一种气,望气自然也会越准!如果我能修成高阶,见到的东西越多,会不会自救的希望就更大了?我一下兴奋了起来,那就赶紧多做买卖,一边修功德升阶,一边赚钱。

再往后看,我这就明白印堂上那道气代表什么了——黄阶是黄色,玄阶是蓝色,地阶是绿色,天阶是紫色,颜色越深,等级越高。

这么说来,鼠须和杜蘅芷,已经是天阶四等的能力了?鼠须也就算了,毕竟入行一辈子,可杜蘅芷才多大,是怎么做到的?名门之后就是牛逼。

我正要接着往下看呢,忽然楼下响起了一个声音:“北斗,你是不是回家了?”

是吴奶奶的声音,这么快就来收钱了!

我赶紧下了楼,陪着笑就说,吴奶奶您先别掐我们家水电,我凑了钱马上交。

可吴奶奶立马抓住我,泪眼朦胧的就说道:“我不是为这个来的,你去救救你妹妹,她中邪了!”

我一愣,吴奶奶有个孙女叫慧慧,今年刚上大一,我们小时候老一起玩儿四驱车,平时嘴甜又热心,老是北斗哥北斗哥的叫,知道我们家没女人,家里做了好吃的总忘不了给我端一碗。

我就让吴奶奶别着急,说清楚了,慧慧到底怎么回事。

吴奶奶摇摇头,一边擦眼泪,一边就把我拉到了家里去了。

吴奶奶家住的不远,穿过门脸外的巷子走二百米就到了——商店街虽然算是繁华地段,但巷子里就是城中村了,平时藏污纳垢什么都有。

还没进吴奶奶家小院,我忽然就闻到了一股子很奇怪的味道——腥气。不过这里垃圾不少,也不足为奇,等进了门槛,我一下就愣住了,只见慧慧被绑在了院子的石榴树上,一个劲儿的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

我就问吴奶奶,再怎么着也不能把人绑成这样啊,吴奶奶抹着眼泪,说我要是不绑着,她就往外跑,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果然,慧慧表情确实不对,表情呆滞,跟说梦话似得,不断重复着:“他来接我了……他来接我了……你放我走……放我走……”

谁要接她?

吴奶奶叹了口气,就把慧慧肚子上的衣服掀开了,我一瞅更是大吃一惊,她的肚子,竟然跟怀胎十月一样,高高的隆了起来!

可是不对啊,上个月她上门脸找我玩儿,还很正常呢,没有人能一个月怀上这么大的肚子!

我立刻给慧慧望了望气,果然,她身上,浮现着若有似无的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