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1996章 云雾粘身

我后心一毛,侧翻堪堪躲过,但是头顶一阵剧痛。

龙鳞是应声滋生了,可恶菩萨手里的东西,竟然能划伤龙鳞!

那是什么玩意儿?

没等我反应过来,恶菩萨庞大的,圆滚滚的身体再一次追了上来,轻捷如雷,金毛坐不住了,一声怒吼就扑了上来,哑巴兰那个急躁脾气就更别提了,一左一右,就奔着恶菩萨过去了。

可天师府那些看不惯我的高阶,早就盼着我能被恶菩萨给摁下来了,一见这个情况,不由分说,上去就把金毛和哑巴兰给围住了。

白藿香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那个胖子手上的东西,是九天玄铁浸了麒麟白血,伤龙鳞!你千万别被碰到!”

恶菩萨一转脸,看向了白藿香,眼神就冷了下来:“唷,你这还有个小长舌妇呢,显她有张嘴?”

话音未落,身体反折,抬起手对着白藿香就过去了:“我倒是要看看,她的舌头,拽出来有多长!”

白藿香哪儿是那么好欺负的,反手就是一把针,可那些针全进不到恶菩萨身上,顺着他的肚皮,竟然全部滑落了下来!

可白藿香非但不怕,眼睛反倒是亮了:“他身上还浸泡了天犀油,你身上还有云雾胶没有?只有云雾胶能克制!”

天犀油——这是一种灵兽,身上的油脂,能让人刀枪不入。

恶菩萨一听,表情顿时一变,眼珠子瞪开,就有了杀气。

他恨白藿香说出了他的秘密。

他一转手,对着白藿香的天灵盖就落下去了!

可这一瞬,一个身影往前一顶,直接挡在了白藿香前面。

程星河。

下一秒,程星河反手从身体里掀出了一大把东西,没头没脑,对着恶菩萨就撒过去了。

那些东西——光华璀璨,是他刚才拼尽全力,从浮雕上偷下来的宝物!

这一下,那些东西兜头撒在了恶菩萨脸上,恶菩萨哪儿知道程星河还要这种东西,身体一个趔趄,就跌了出去,我趁机一斩须刀就横在了前头,另一手,满手的云雾胶对他就撒了过去。

他身上溜光水滑,唯独云雾胶能粘住他,所以,才是他的天敌。

恶菩萨翻身就躲,我趁机回头:“你们俩没事吧?”

白藿香本来挡住了头,可目睹了这一幕,看着程星河愣住了:“你……”

对程星河来说,他肯为了那些值钱的东西卖命,可关键时刻,竟然把那些东西全撒出去了。

白藿香嗓子一梗:“多谢你,为了我,舍得把那些都……”

程星河一副被侮辱了的表情:“不是,正气水,你看不起谁呢?我只是贪财,脑子又没问题——我还不知道,钱能再赚,人死了,就回不来了?”

他终于承认自己贪财了。

哑巴兰一把掀翻了好几个高阶,也回过头来啧啧称奇:“让程狗转性,比让程狗变性还难——藿香姐做到了。”

程星河勃然大怒:“不会说话你就少说点!当个哑巴有什么不好?”

我忽然就想笑。

一路走过来,我们多多少少,都有了转变。

那些苦头,谁也不想吃,可毕竟没有白吃。

金毛嗷呜一声,也从高阶之中杀出重围,跟我们汇合,对着恶菩萨就狂叫了起来,鬼语梁和金麟眼早忍不住了:“李先生,赶紧回来吧,有些事情,咱们都好商量,这真龙穴,你真的是进不得!”

我刚想回话,恶菩萨猛然从地上旋起,恼羞成怒对着我就扑了过来:“现在回头,晚啦!”

说着,一头对着我扑过来,迅捷如雷,直接把我逼到了墙上,大吼一声:“今天,我就给我小朋友出这口恶气!”

不用说了,他的“小朋友”,自然是交友广泛的汪疯子了。

这一下,鬼语梁他们大吃一惊,扑过来就要拦着:“尊者,咱们可说好了——迫不得已,不对他动粗,更不能伤他的命!”

可一股子气息从恶菩萨身上炸起,鬼语梁他们岁数都大了,比不得年轻的时候,瞬间就被冲开。

‘天师府,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恶菩萨冷冷的说道:“磨磨唧唧心慈手软——这个李北斗既然是个祸患,弄死不就得了?”

说着,一只手对着我就下来了。

可我对他就是一笑。

恶菩萨看出我这个笑不对劲儿,可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他的手落在了石壁上的时候,我一偏头,就闪开了——他的手,直接落在了石壁上,上头已经被我涂上了云雾胶!

这一下,他那只油光锃亮的手,瞬间就被粘在了石壁上!

他脸色一变,就要把手给抽出来,可惜的很——这可是云雾胶,粘上就绝对松不开。

除非,壮士断腕!

其余的高阶天师见状,立刻就要赶过来救他:“尊者,你没事吧?”

恶菩萨浑身的肥肉一抖——他自尊心极强,说他个胖,他都受不了,更别说这种“怜悯”了,他浑身一震,直接把那些高阶天师全部撞开。

“滚!”

名不虚传,这个脾气,能在恶人谷当个头头。

他低下头,就要把手拿下来,可不管用。

赤玲见状,蹦蹦跳跳:“大胖子被粘住啦!阿爹,像大胖耗子!被粘鼠板粘住的大胖耗子!”

“哇呀呀……”

恶菩萨连着听到了两个“胖”字,早受不了了,大吼一声,就要用另一只手,把那只被粘住的手打断!

程星河一边收拾散落在地上的珍宝,一边抬起头来:“好家伙——对自己都这么狠?”

“你们都得死……都得魂飞魄散!”

不愧是汪疯子的朋友,疯到了一处去了。

鬼语梁他们全露出了十分担心的表情来,急得不得了:“李先生,快走!”

我对他一笑:“可惜,来不及了。”

恶菩萨一愣,但马上,他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肥厚的手掌上,就露出了一丝恐惧。

这地方,不是普通的石壁——是灵壁。

他这才发现,没被粘住的手,也抬不起来了。

灵壁上活灵活现的天女,全睁开了眼睛。

他的气息,被灵壁吞进去了!

我看向了剩下的高阶天师:“你们还不去救救他?”

那些高阶天师互相看了一眼,立刻上前,可一碰到了恶菩萨,手全滑了下来——抓不住!

恶菩萨大吼大骂:“李北斗——你给我设陷阱,我饶不了你……”

“那就等你下来再说呗。”

眼看着他的行气被灵壁狼吞虎咽的吸收,我一乐,这货是挺厉害的。

可惜,撞到了我手上——那就是你作恶到了头了。

“你等着,不光是我……”恶菩萨厉声说道:“还有人!”

鬼语梁他们也连忙说道:“李先生,我们是先下来的——是想着先劝你回去,可你要是执意不肯,后头,还真有厉害角色,他们就不肯劝了,而是……”

这一瞬,确实听到了一阵震颤的声音。

而且,我倏然就觉出,心脏一震。

似乎,确实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出现了,这是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程星河他们看向了我:“七星,现在怎么办?”

时间不多了,不能再遇上更厉害的角色了。

我转过脸,就看向了那个璇玑万龙图——事不宜迟,必须开始走了。

“你们先在后头等着,我去踩图。”我一只脚,奔着离着我最近的一块图案就踏上去了:“等我找好了,你们再跟上!”

程星河一愣,撒开满手的宝物就要拉住我:“你不是还没找好吗?万一踩错了……”

“赌一把。”我已经踏上了第一块,抬起头看向了头顶那个断龙石:“希望,这次运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