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2000章 三指为信

“什么法子?”

“我先过去盯着他,”杨一鸥低声说道:“探探他的底细,免得他再闹出什么小动作,坏了您的大事——一会儿相机行事,他要是再弄点什么幺蛾子,我举手三指为信号,你们只管往前跑。”

哑巴兰重义气,立马说道:“那有点危险,怎么好意思?”

杨一鸥立刻摇头:“不要紧,我也没白在摆渡门呆这么长时间,总有自己的法子——只要你们能顺利进真龙穴,我就完成使命,心满意足了。”

程星河立马说道:“好兄弟!好意却之不恭,那就麻烦你了。”

杨一鸥点了点头,就绕到了安大全身后去了。

“可是……”哑巴兰还是不大放心:“我总觉得不太好。”

程星河瞪了哑巴兰一眼:“大丈夫不拘小节,要不你去——你也许还没人家那两下子呢。”

哑巴兰一寻思,不由十分泄气:“要是洞仔也在就好了,起码洞仔能做个阵,把他控制起来,哎,也不知道洞仔现在怎么样了。”

不光是洞仔,我还惦记起了摆渡门和老头儿,还有十二天阶的家人。

他们现在,应该也火急火燎,盼着我们尽快回去。

大家的冤屈,如今就要讨回来。

“你先别想那么多了,免得真龙骨疼。”白藿香立马说道:“先休息,缓过来,再想别的。”

是啊,已经到了最后的一站了,磨刀不误砍柴工。

程星河看着安大全,虽然是满眼疑心,可他的视线,很快就被这里的宝物给吸引住了:“啧,这下是发了……”

我也抬起眼睛看向了周围。

离着我们最近的,是两棵参天巨树——在这里,应该是作为风水树用的,富贵人家下葬,也会随葬珊瑚树,翡翠树一类,一般人家下葬,也有纸扎摇钱树,是指望着树能生根,保持这地方的风水万年永固。

但这两棵树看似普通,却不是一般的东西,这叫栖凤树,一万个林子里,出不来一棵。

能凑成了一对高矮,粗细,繁茂程度近乎双生的栖凤树,就不知道下了多少工夫。

传说之中,良禽择木而栖,能引来凤凰的,自然是灵气极盛的东西,这种树万年不枯,几乎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兆头。

这地方常年没光,树是不可能在这里生长的,可眼前那一双栖凤树,秀美丰润,叶子竟然还是绿的,郁郁葱葱,俨然像是还活着一样。

不光如此,花果俱全,在枝头摇摇欲坠,传说中,栖凤树里,凤凰下过蛋,栖凤树沾染了灵气,这上头的花果,吃了能永葆青春。

程星河抬起手就要用凤凰毛勾一个下来:“这玩意儿跟我天作之合,我得弄个吃。”

哑巴兰立马拦住了他:“程狗你想开点,这玩意儿不知道保质期过了多少年了,关键时刻,你可不能窜肚拉稀。”

程星河一寻思也是,只好表示走的时候,一定得打包带走。

但是到了树下,他的视线,很快又被其他的东西给吸引住了。

再往里,是一片玉带似得……河流?

蜿蜒萦绕,镶嵌在整个地宫之中,在天花和“星辰”的照耀下,发出了熠熠的光辉,甚至水面还有明亮的波动,像是依然在缓缓流动!

那条河精巧之极,哪个园林都看不到,里头腾挪闪跃,金光红光细碎闪过,依稀像是有鱼!

能活几百年的鱼——几乎没人见过。

这叫冥水河,据说是送墓主人乘船上奈何,工本极高,据说秦皇陵里就有这种东西,但也无法保证水活,里面的液体,是用水银填充的。

冥水河上头有一架小桥,十七个孔,倒影上下交相辉映,如同十七个明月。

这地方,简直美若月宫。

明月桥之后,就是延绵不绝的宝气,一路围绕到了九,龙抬棺。

“这个排场……”程星河吸了口气:“难怪人人想当皇上。生前死后,坐拥世界。”

这些东西珍贵之余——似乎暗合五行,金木水火土?

这地方,全是比金银财宝,更珍贵的东西。

最里头的,应该也有许多出奇的法器,斩须刀,制作帝流浆的壶,也都是从这里被十二天阶找到的。

不过——十二天阶?

我这才从震撼之中回过神来,刚才我们经历这么大的风险,每个人头脑都多少有点缓不过来,我们来的目的,不就是把困在这里的十二天阶给救出来吗?

程星河他们一拍脑袋,也想起来了,立马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老黄?老何?师父?”

可这个宽阔的地方,只出现了一阵沉沉的回声,根本没有任何应答。

十二天阶当初说是故地重游,上这里来寻找什么东西,之前也通过传声符跟我们通了消息,现如今,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地方万籁俱寂,只有安大全微弱的呼噜声。

我勉强撑起了身子来,可浑身还是一阵剧痛,又被白藿香给摁了下去。

“别是咱们来晚了,他们都……”程星河一张嘴,就让哑巴兰给捏住了:“你少乌鸦嘴。”

我立刻凝神去望这里的气——现如今,依靠真龙气,我甚至连天曹官叶大人的气都看得出来,肯定也能发现十二天阶。

可放眼望过去,眼前一片璀璨宝气迷人眼,就好像一大片拼图里找不同一样,很难从中找到,更别说刚才因为那个护甲,浑身的真龙气被耗费过度,眼睛一用就是钻心的生疼。

白藿香察觉到,一下就用一块布巾,把我的眼睛给捂住了。

“行了,你先别急,”程星河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和哑巴兰过去探探,有情况就告诉你们。”

说着我就听见哗啦一声,像是他把身上那些金银珠宝给拿出来了,打算多装点其他值钱的东西。

哑巴兰跟了过去:“程狗,你小心点,这地方保不齐哪里还有机关,当心有钱拿没命花。”

“你懂个毛,我能不知道?”程星河忿然说道:“再说了,程狗也是你叫的?”

得赶紧恢复过来。

而眼睛一黑,那种可怕的感觉再一次萦绕到了心头。

我曾经,就在这一片黑暗之中,动弹不得。

那个时候……

“国君,你安心的睡。”

一个模糊的声音萦绕在了耳边:“剩下的事情,只管交给我们吧。”

江仲离。

隔着重重的龙棺!

他的声音平和到,没有任何感情。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等了很久,很久……

“咦。”

一瞬间,我听到了一个声音,把我从真龙骨里的回忆之中拉了回来。

赤玲?

白藿香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显然十分着急:“赤玲,你回来——那地方危险!”

可赤玲蹦蹦跳跳的声音,用观云听雷法测算,离着我已经有十几步远了。

赤玲天真烂漫:“我就看一眼!”

我立马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赤玲欢快的声音回答道:“爹,他叫我去玩儿呢!”

他……

“谁?”

我和白藿香,异口同声。

“是个小孩儿,就坐在树上,”赤玲答道:“摘了果子,要给我!那果子红彤彤,好看!爹,你躺着,我拿了给你,一定好吃的,你吃了,就好啦!”

这地方,小孩儿?

白藿香立刻说道:“可是——我什么也没看见!”

“赤玲,回来!”

可赤玲的声音越来越远:“我够到了!”

白藿香哪儿还忍得住,已经从我身边跑开,要把赤玲给拉回来。

我立马想坐起身,可浑身还是一阵剧痛。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下一秒,“咣”的一声,不远的位置上,就是一声巨响,和一声惨叫!

坏了,出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