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01章 再见故人

这个声音是……

“赤玲,白藿香!”

耳边只剩下了一片沉寂,什么回应也没有!

我恨不得立马把眼睛上的药布给揭,可身体根本就动不了——白藿香和赤玲要是遇上什么事儿,一有动静,程狗和哑巴兰会不会折回来?

可他们俩似乎也没反应,走远了,听不见?

还是……我心里一沉,他们也出了什么事儿?

我急的不的了,忽然就觉出,这种无计可施的感觉,竟然是异常熟悉。

当初,我也曾经,被这样关在一个地方,只有头脑能动,可身体完全被禁锢住了。

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体验,面对一切,只能有心无力……

“哗啦”面前一阵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可唯独就是没有任何人声。

我更着急了,立刻用二十八星宿调息法来控制行气。

可之前损耗的实在是太厉害,现如今,哪怕连凝结行气,几乎都做不到!

要是有人,能帮我一把就好了……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出现在了我身后,对着我丹田,猛然就来了一下。

这一下,猛烈锋锐,虽然比不上真龙气,可却如同一把钥匙,猛然打开了行气的开关,所有行气靠着这个力道的引灵,终于凝结出来了!

一瞬间,金龙气重新贯穿回了四肢百骸,是一阵剧痛,但是,能动了!

我立马拉下了那个药巾,就看见了杨一鸥正蹲在了我面前,满头是血。

“李先生,你没事?”

我立马往四下里看了看,可面前的栖凤树倒了一棵,后面的珍宝散落一地,白藿香,赤玲,他们全不见了!

唯独金毛跑了过来,急的来回打转。

看也看出来了,金毛刚才是想过去救人,可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毫无还手之力,它不放心,又不敢离开,陷入到了两难之地,但最后还是守在了我身边。

我立马问杨一鸥:“出什么事儿了?”

杨一鸥脑袋上的伤也不轻,可他根本顾不上擦下自己的血,急急慌慌的说道:“这地方有东西——有守着真龙穴的镇神!”

镇神?

穴里的镇神,说白了,其实类似于阳宅的家神,活人的本命神——是专门守护这一片土地平安的。

主人的能力越大,那镇神或者家神的能力,也就越强。

家神我们以前就遇上过两位。

可镇神还是头一次遇上。

景朝国君的镇神——想也知道,能耐有多大!

“刚才勾着赤玲去取果子的,应该就是镇神显灵了,”杨一鸥叹了口气:“那个镇神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们全不是对手,他们都消失了,我受了伤,勉强逃得一命。”

难怪……本身承载了景朝国君的能力,又在真龙穴里呆了这么久,想也知道是个什么角色,妈的,一早怎么没想到,这地方还有镇神?

一转脸,就看见这地方虽然一片大乱,唯独安大全还在灰白驴上,鼾声如雷。

“他没事?”

“他……”杨一鸥压低了声音:“您应该知道,镇神怎么样会醒。”

镇神应该是跟墓主人一同长眠的,能惊动镇神的,唯独是外来人的惊扰。

杨一鸥盯着那个驴:“您仔细看看。”

我看清楚了,心里猛然一沉。

驴行走的地方,自然会留下蹄子印,这个驴当然也不例外,看上去一片杂乱——可现在能看出来,这个驴子的脚下,不是普通的驴蹄子印。

东头是雷纹,西头是云痕,南边是风鼓,北边是三足金乌。

是个惊魂阵!

惊魂阵一般是干什么用的呢?比如某个地方有凶祟,就可以用这个来敲山震虎,意思是有厉害人物来了,快快让路。

可要是在墓地用这个,就好比你上人家家里,敲锣打鼓,挑衅说,我来你家大闹,有本事出来打我啊!

墓地的所以凶灵,全会被呼唤出来!

安大全……

我挣扎起来,就冲着他跑,可还没到他身边,他的鼾声猛然停下,眼皮子都没睁,就好整以暇的来了一句:“艮位。”

我还没反应过来,艮位忽然一阵疾风,一个东西,对着我就扑了过来。

我没顾得上回头,斩须刀已经甩手削过,“乓”的一声,一个东西直接被我削成了两截子。

转过脸,小角色——是个物灵。

不知道哪个宝器凝结出来的,倒是也挺凶猛。

虽然打普通地阶没什么问题,可撞到我手底下不行。

我觉出来了,这地方,多了一些刚进来的时候没有的气息。

杀气。

这地方,危机四伏。

“咔哒”一声轻响,安大全已经从驴上下来,悠哉悠哉的把一张纸揣进了怀里:“看见了?我就说,这地方来不得,你那些人呢?”

我还想问你呢!

安大全的眼珠子顺着周围扫了一圈:“你要那些朋友,我倒是有个法子。”

“你说。”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我一下就明白他什么意思了。

找不到程星河他们,是因为这地方的障碍物实在太多。

扫平了这里,水落石出。

可这是真龙穴,步步机关,这么莽,未必有好处——还有可能,触动更大的机关。

杨一鸥似乎忍不住了:“李先生,我看,他这是害你,分明是引着你,越陷越深!”

安大全充耳不闻,歪着头,就对着这地方打起了哈欠:“决定权在你。”

“你呢?”我转脸盯着他:“你不是为了十二天阶来的吗?你怎么不找人?”

安大全眯着眼睛:“我也没闲着啊!”

“你除了打呼噜,忙什么别的了?”

“看事情不能看表面,你是用眼睛找——我呢,是用心找。”

他看向了一棵栖凤树。

杨一鸥拉住了我:“李先生,别让他骗了!”

话音未落,我已经转过了斩须刀,对着那棵树就劈了过去。

栖凤树上,有许多的“凤凰眼”,跟白杨树身上的“眼睛”很相似,却精致美丽许多,我已经从“凤凰眼”上,看见了熟悉的气色。

程狗和哑巴兰的地界颜色!

这一下,哗啦一声,栖凤树被直接削开,我看清楚了,吃了一惊。

只见薄薄的树皮里,竟然是空的,哑巴兰的一片裙子,正夹在了树洞里——就好像,这个树是一个巨大的蟒蛇,把人生吞了下去一样!

我立马拉出了哑巴兰——拔出萝卜带出泥,拉出了一串人。

果然,看样子,哑巴兰是去拉程狗,程狗的手,又拉住了白藿香,白藿香则是为了赤玲才被带下去的。

而他们的生人气,源源不断的被那棵巨大的树给贪婪的吞噬掉!

我立马就引了行气,把萦绕在他们的气息打碎,哑巴兰第一个醒过来,反应过来:“哥,我刚才,好像被什么给拽下去了……”

还好,救的及时,他们几个都没事。

他们几个陆续醒来,白藿香一睁眼见到我又用了金龙气,就开始骂我,眼睛都气红了,我缩着脖子挨骂,赤玲醒过来,却还是盯着那个树。

我忍不住问:“你看什么呢?”

“树里有人,”赤玲指着那棵树就说道:“不信你看。”

“什么人?”

我立马冲过去了、

“一个老头儿。”赤玲说道:“他还冲我笑呢——刚才,他一直护着我,让我别害怕,爹,有糕,给他也吃一点。”

到了树洞往下一看,我呼吸一滞。

是有个老头儿。

还是个我们认识的老头儿。

何有深!

不过,现如今的何有深,跟之前那个跳广场舞的舞王,判若两人。

“看见了吧?”安大全的声音悠悠的响了起来:“这就是下真龙穴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