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04章 手腕疤痕

“元气……”

白藿香也听出来了:“是因为,咱们破了四相局?”

对。

四相局极其庞大精密,虽然哪怕三个被损毁,只剩下一个,也是能继续发挥作用的,可这势必会削弱镇神的力量。

更别说,只怕,二十年前,他就已经发挥过极大的作用了——十二天阶当初差点走不出来,恐怕也是因为他。

安大全咧嘴一笑:“是不中用了——全被你给看出来了。”

安大全一出现,给人的感觉就是懒的不像话。

也许,未必是真的懒。

而是动不得。

四相局被我破成了这样,作为镇神——他应该不光没有精神,甚至还要承受极大的痛苦。

所以,跟我们在一起这段时间,他基本上极少出手。

而我注意到,他一旦出手之后,几乎会立刻倒在一边打呼噜。

他是真的困倦。

每次竭尽全力之后,他还会发出臭气。

也许,这也跟元气大伤有关。

安大全咧嘴一笑,不说话了。

哑巴兰这才彻底反应过来:“原来——他是个好人?”

安大全满不在乎的说道:“我一开始就说了,你们不信。”

托词说是十二天阶家请他来的,肯定也是因为十二天阶被困在这里这么久了,他对十二天阶,也都熟悉了。

安大全摇摇头:“这地方,你真的去不得——有人,在终点等着你。”

我一直都知道。

可是十二天阶,我肯定要救。

“江仲离呢?”我盯着九,龙抬棺巨大的阴影:“他还在这里?”

安大全摇摇头:“他在这里动了手脚,我唯独看不到他。”

那我自己去找。

“等一下。”安大全说道:“你以前说过——出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我那个时候,又不能未卜先知,怎么能知道以后发生的事儿?”

我转脸看着他:“这些年,辛苦你了。”

安大全的表情,一瞬间极为复杂。

宽慰,如释重负,再一变化,又成了担忧。

这个时候,我看见白玉小桥前头,隐隐闪过了一丝气息,像是活人的,立刻就要过去——是十二天阶里的谁?

杨一鸥立刻跟了上来:“长途跋涉,都到了眼前了——放弃,也不是李先生的作风,李先生,咱们进去吧,我给你保驾护航。”

哑巴兰看着杨一鸥,感动之余又有些自惭形秽:“程狗,杨先生对咱们真不错,才刚认识,就比咱们还积极主动。”

程星河没搭理他,伸手塞了一把牛肉干嚼,腮帮子都鼓起来了,像是生怕这是最后一餐。

杨一鸥有点不好意思,抬起手来,还想摸摸后脑勺,而我看向了杨一鸥:“已经送到了这里,你也可以休息了。”

杨一鸥一愣,显然没听明白:“李先生,你什么意思?”

“我哥觉得后头危险,你帮忙已经帮到了这个份儿上,你们摆渡欠我们的人情也差不多了。”哑巴兰连忙说道:“我哥说得对,杨先生,你回去吧,剩下的危险,我们自己趟。”

杨一鸥连忙说道:“李先生,是摆渡门让我来的,哪怕这是最后一程路,不把你给送到了里头,我也没法跟摆渡交代啊!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且就让我送佛送到西……”

“承蒙关照,”我盯着他:“你是非得把我们给送到西方极乐才拉倒?”

这话如同一个炸雷,一下打在了杨一鸥的脑袋上,他眼神一滞:“李先生这话,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我答道:“是那位幕后黑手,派你来的?”

“幕后黑手……”哑巴兰一下急了:“哥,你该不会看……”

哑巴兰对杨一鸥印象很好,可他话到了嘴边,也才反应过来。

我几乎没有看错过。

杨一鸥苦笑:“李先生,我真是摆渡门的人,如假包换,你不能看不出来,一路上,也真的是拼了性命,只想着帮你进穴,你怎么到了最后……”

大概是想说白吃馒头嫌面黑之类的吧。

可同样的道理——安大全阻止我,是想保护我。

你帮我进穴,是为了什么?

让我进到真龙穴,顺利的去吞十二天阶这个诱饵。

杨一鸥咬了咬牙:“李先生,是有些被害妄想症了,我帮你,也成了我的错?”

“你帮我,自然不是你的错,可你的意图是什么,咱们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我盯着杨一鸥的手臂:“是不是,司马长老?”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全愣住了。

程星河第一个反应过来:“那个——逃走了的司马长老?”

没错。

当初在摆渡门,江辰就是去投奔他的。

而摆渡门之所以跟四相局扯上关系,他也功不可没。

当初,夏季常改局,偷偷留下了一个什么东西,藏在了摆渡门里——也就是,唯一能打开四相局的关键。

后来,就是司马长老动了心思,想把那个东西给偷过来,才利用赫连长老,害了尉迟明目的眼睛,偷走了那个“钥匙”,还把这事儿嫁祸给了公孙统。

这件事情几乎滴水不漏,可唯一的意外,就是赫连长老跟公孙统交手的时候,那个东西遗失了,偏巧被江瘸子给捡走了。

江瘸子偷偷拿了那个东西,才在二十年前,打开了真龙穴。

后来,江辰还去摆渡门投奔司马长老,可惜我也因为玉虚回生露,到了摆渡门——倒是差点让摆渡门给抓了。

不过,还好这件事情被我调查清楚,司马长老的事情败露,遭到了天劫,受了重伤,跟江辰侥幸逃到了蜜陀岛,成了摆渡门的叛徒。

皇甫他们出山,就是为了把这个叛徒给带回去。

没想到,在这等着我呢。

杨一鸥的表情立刻难看了下来:“我,我怎么可能……”

我已经抓住了他的胳膊:“我刚才,看见你身上的这个伤疤,就觉得眼熟,这种痕迹,是天雷落下,炸出来的吧?”

我们在灵魁身上,见过天雷留下的疤痕,跟这个极为相似。

“这是巧合……”他还想把我手拉回去,我已经拉开了他的袖子:“巧合,能巧合到了手上?”

这些疤痕,只在胳膊上,但是到了手上,戛然而止,简直跟衣袖一样。

“对了……”白藿香也想起来了:“咱们当时,见到那个人是他!”

当时,司马长老遭受天劫之后,知道自己的报应要来了,立刻跟江辰江景逃出了摆渡门——那个时候,他浑身焦黑,模样都看不出来了。

结果正遇上了在摆渡门口等着我的程星河一行人,两下还打了起来,是江景牺牲了自己,才换来他们俩的逃出生天。

“我说呢……”哑巴兰瞪大了眼睛:“那个黑糊雀儿——就是他?”

对,他浑身受了天劫,唯独一只手还是好的。

因为江采菱说,他有一个叫碧津镯的东西,能逢凶化吉,那个位置,被镯子给挡了。

所以,才会留下这样的疤痕。

杨一鸥不说话了,可呼吸却急促了起来。

他本身确实是摆渡门出身,以报恩为理由靠近我们,这地方又隔绝了通讯,自然不会露出马脚了。

“原来是你……”哑巴兰一甩手,猎仙索奔着他就甩过去了:“我这感情,都让你给浪费了!”

杨一鸥,不,司马长老沉下了脸,翻身躲了过去,死死盯着我。

我也望着他:“你背后那位,在哪里等着我呢?”

司马长老嘴边勾起了一个冷笑,也看向了那个巨大的棺材,刚要说话,忽然这个时候,“轰”的一声,整个真龙穴,全震动了起来,地宫的天花板,扑簌簌落下了许多灰尘。

这一瞬,安大全的脸色,猛然又难看了好几分。

有人——在破坏真龙穴?

司马长老转脸看向了九,龙抬棺,冷笑了一声:“又有人追过来了,再不去,恐怕你就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