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05章 穷途末路

龙虎山的和天师府的追过来了?

断龙石都没拦住。

这个时候,一面墙出现了巨大的爆裂声——那声音离着我们近在咫尺!

我也知道龙虎山的不会这么容易对付,可没想到,力量竟然这么大!

安大全转过身,看向了那面墙,叹了口气,催动了灰白驴,奔着那附近就过去了。

哑巴兰一瞪眼:“哎,安先生,不,那个镇神……”

“那些人,欺人太甚,”安大全没回头,低头就是一阵咳嗽:“以为真龙穴是菜市场,谁想来就能来?咳咳咳……”

他咳嗽了一阵,还是扬起了声音:“该让他们,见识见识,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了。”

那位置,有一道石穹门,上面满是风雷云纹。

他的身影,直接从石穹门下面穿过去了。

我心里忽然一阵难受。

那个身影,看上去,单薄又落寞。

他就一个人,静静的守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守了这么多年。

“安先生!”

我大声说道:“多谢你。”

安大全的身影停了一下,一笑:“分内之事——食君之禄,为君分忧。”

司马长老盯着外墙,表情倒是不太对劲儿,再一次,看向了九,龙抬棺。

“你是不是,在等谁?”

司马长老脖子一梗,露出个极不自然的笑容:“不。我的事情,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我记得,他擅长卜算。

应该,就是算出了安大全会拦住我进穴,才特地赶过来引着我进来的。

说着,身子一侧,显然像是想走。

可斩须刀出鞘,明晃晃的就挡在了他前面:“你还没说,你是替谁来的。”

司马长老盯着斩须刀,嘴角一勾,忽然以极快的速度,从锋芒下闪过,下一瞬,一只手也抽出了一把法剑,灵气轰起,对着我们身侧就削了过来。

“到了什么时候了,还他妈的在这现眼……”哑巴兰早按捺不住了,抬起手对着司马长老就甩出了猎仙索。

可司马长老的目的,其实不是对着我们——而是对着这地方的重重机关。

只听“哄”的一声,这地方出现了更剧烈的崩塌,地板剧烈颤动,头顶不断落下了砖石。

不愧是摆渡门九长老之一——没比公孙统差太多。

他想着,逼着我们走到更深的地方去!

“我也开开眼界。”司马长老露出了跟温厚模样截然相反的阴笑:“这地方,到底多少机关。”

不过这一下,安大全还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转过了脸,看向了司马长老。

“这位仁兄,既然对真龙穴这么感兴趣,那不如我带你,在四周游览游览?”

司马长老一皱眉头,可一瞬间,他低下了头,眼神一凝。

“喀”的一声,他脚底下的石板,猛然崩裂,像是忽然开了一张巨大的嘴,要把他给吞噬下去!

司马长老身体轻捷一翻,几乎以人类不可能答道的速度,一只手就撑住了旁边一尊琉璃狮子像,可没想到,琉璃狮子猛然张嘴,就要把他的手给卡住。

司马长老大吃一惊,只能再一次躲开,在一丛花胶石树丛上借力,可没想到,花胶石树丛,也冷不丁伸开了长长的枝条,直接把他的脚缠住一拽,硬生生把他给拽到了地上,“啪”的一声巨响。

那个力道极大,我们眼看着,司马长老生生把石头也砸出了一道裂!

司马长老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更别提,现如今是穷途末路,什么潜能都得被激发出来,翻身一拽,就要把花胶石头树丛给踢断,哗啦一声,树丛是让他给踢断了,可下一秒,头顶上一响,一大串青铜铃铛,奔着他脑袋就砸了下来。

他翻身滚过,周围全是窸窸窣窣的响动,根本就找不到能容身的地方。

就好像——这个地方的任何死物,都有了生命力,全在安大全的一念之间。

司马长老一根法剑出手,把周围缠绕住他的东西全部扫平,刚要松一口气,从地上爬起来,可一抬头,愣住了。

安大全已经鬼魅一样的绕到了他身后,居高临下的盯着他。

司马长老出手极快,法剑已经扫向了安大全膝下,这一下极其凌厉——要是一般人,腿直接会被截断。

可安大全不是一般人——甚至,他并不是人。

那一下晃过去,掀翻了地上的石砬碎屑,可安大全先一步抬脚,只一下,就稳稳的踏在了司马长老的脖子上。

这是个极其狠辣的动作,司马长老饶是能耐极大,可这一下被压住,再也没法动弹了——眼里有不甘,可更多的,是恐惧。

他看向了附近,眼睛里有了急切,像是等着谁会出来救他。

可惜——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哑巴兰一下把自己的脖子给摁住了——想也知道,被人这么踩下去,是个什么滋味,不由心有余悸:“不愧是真龙穴的镇神……”

程星河白了他一眼:“谁那会说要把安大全控制起来的?”

哑巴兰耳朵一红,看向了金毛:“好像是金毛说的。”

金毛一瞪眼,盯着哑巴兰,嗷呜了一声,意思像是问哑巴兰做人为何如此没有下限,只能欺负不会说话的吗。

下一秒,安大全已经转身,拖着司马长老往外走。

他还是驼背,蹒跚,似乎永远站不住,可那个背影,宛如远古时期,猎取了猎物的英雄。

司马长老还想挣扎,可哪怕他用出了全部的灵气,也一点用没有。

“该!当个狗腿子,也只能是这么个下场了。”程星河把牛肉吃完,张嘴喷出了不少牛肉沫子:“死妈长老,名不虚传——安大全!”

安大全回头,看着程星河。

“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程星河说道:“等到我们出去了,请你一起吃火洞螈——高级货,你肯定没吃过。”

我忍不住想乐——一早,谁跟他对骂来着?

白藿香白了程星河一眼:“墙头草。”

可安大全也乐。

“那东西我吃过,一般。”安大全看着我:“既然你选了,我就阻拦不得,只能祝你,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你也一样。”我答道:“势如破竹,凯旋而归。”

他摆了摆手,消失了。

安大全——他叫这个名字,最大的愿望,就是要保护这地方,一个最大程度的安全吧。

很快,外面的巨响消失了,我刚要松心,可另一声更大的巨响,就炸了开来。

外头,也绝对不是什么好打的仗。

白藿香看向了外头:“他——不会有事吧?”

我是担心安大全,可是——我也要跟他一样,在其位,谋其政,把自己该做的做好。

“走吧。”

我对着石桥,就往真龙穴更深的地方走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