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2010章 狡兔三窟

江采菱一看找不到司马,意兴阑珊,倒是看向了赤玲:“你们家小傻子没告诉你?”

赤玲虽然疯,可也没傻到了听不出好赖话的程度,立刻说道:“你才傻,你们全家都傻,傻姑娘,坐门墩,哭着喊着当媳妇,狗不娶,猫不要,急的傻姑娘,河里跳!”

夏明远他们忍不住全笑了,江采菱的脸彻底黑了,抬手要打,我一下架住了江采菱:“看我的面子,别动气。”

江采菱手迟疑了一下,这才把手拿下来,白了赤玲一眼:“忘恩负义,什么样的女儿什么样的爹。”

每一道雷劈下来,似乎都没忘了波及我一下。

“先说说金杯!”程星河上来岔开话题:“酱菜菱,死妈说,他能进来,是从你那抢到了金杯?”

“谁是酱菜?”江采菱气鼓鼓的说道:“那是死妈趁人之危!”

原来,江采菱之前拉我帮忙,在私立学校那取到了金杯之后,一直潜心研究,想找到进真龙穴的法子。

她一直没出现,就是忙着这件事儿呢。

后来机缘巧合,就在前一阵子,终于把金杯上隐藏的秘密给破译出来了。

她挺高兴,就找到了这里来。

不过进门的时候,她被真龙穴的力量反伤,身体状况变差,正想着休养呢,可没想到,擅长卜算的司马长老早就等在了这里,把她给抓了,把金杯给抢了,也得到了其中的秘密。

她气得要命,可身体的伤太重,她根本就没法反抗,眼睁睁的看着司马坐享其成,不长时间,司马又上厌胜门,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瞒天过海,把赤玲给抓出来了。

我这么一进门,司马带着赤玲就跟进来了,自称是什么杨一鸥,就怕有人保护我,拦着我不让我进真龙穴。

司马这么一走,厌胜门的就来了——赤玲被绑架不是小事儿,厌胜哪儿咽得下这口气?

这一下,找到了司马之前的藏身之处,就把江采菱给救出来了。

江采菱的身体还没恢复好,可她为了报仇,硬说自己没事儿,强撑着就带他们一起进真龙穴,找司马算账。

师父点了点头,说:“当时,也多亏江采菱留了个心眼儿。”

江采菱顿时一脸得意:“要不是我,你们谁也来不了。”

原来,司马抢杯子的时候,江采菱偷偷把金杯上一处很关键的线索给抹了。

这样,司马虽然能进,那也得跟江采菱一样脱层皮。

而江采菱把入门的路线弄的一清二楚,在厌胜的帮助下,自然就顺利进来了。

我看向了乌鸡:“你们又是怎么汇聚在一起的?”

乌鸡叹了口气:“师父,这可就是说书的开场,说来话长了——一开始,我是来给师父报信儿的。”

原来,乌鸡也听说了九尾狐被封的事儿,敲打出来了一些消息,想跟杜蘅芷夏卷毛他们商量一下,问问我找琼星阁找的怎么样了,这一去可倒好,乌鸡和夏卷毛这才知道我和杜蘅芷已经去了,自己被丢下,也挺不高兴,找到了摆渡门下,正遇上了苏寻和杜蘅芷在摆渡门养伤。

苏寻和杜蘅芷当时也已经清醒过来了,他们全不知道我上哪儿去了,已经隐约猜出来了,就想找我,可上哪儿找去?

加上厌胜又出了赤玲丢失的事情,整个门里都急了眼,说不能就这么算了。

说到了这里,整个厌胜的人,都看向了杜蘅芷。

杜蘅芷觉出来,还没太明白:“你们看我干什么?”

乌鸡低声说道:“我们能找到了这里来,杜先生居功甚伟。”

怎么说?

师父也把大拇指竖起来了:“不愧是杜大先生的血脉至亲,有西川风水女王的风范!”

原来,杜蘅芷二话没说,直接一脚把千眼玄武的房门给踹开了。

一把匕首倒悬在了千眼玄武满身的眼睛上:“自己爆开,还是我给你打爆,你选。”

千眼玄武当时就哭出来了。

师父就去劝千眼玄武:“你听她的吧——自己爆,起码能知道爆几个,这姑奶奶心狠手辣,后果不堪设想。”

千眼玄武一边哭,一边把我的踪迹和前因后果说出来了,据说是爆了十好几个眼睛,元气大伤,天天叫人给它点眼药水。

这下,他们都知道我进真龙穴了,哪儿还坐得住?

整个厌胜就更别提了,门主原来是去冒险了,自己不跟着,叫什么门人呢?

老头儿也找来了——这一次,非跟着不可。

他们这一动,行业内先生哪个不是火眼金睛,得到了消息,那些跟我有交情的,全都跟着来了。

浩浩荡荡的队伍,找到了江采菱,按着江采菱记忆之中另一种更加安全的走法,群策群力,一起顺利进了真龙穴。

程星河听得直点头:“狡兔三窟,果然没错,你这地方后门不少。”

夏季常留了一个,做金杯的工匠留了一个,明明是二窟,数学不好就多读读书。

“还有件事儿我不太明白。”白藿香看向了苏寻和杜蘅芷:“你们,怎么会好的这么快?”

当时,哪怕白藿香都没法把他们治疗的这么利索。

没想到,杜蘅芷和苏寻对看了一眼:“不是你家的鬼医帮的忙吗?”

白藿香一愣:“我们家……”

她马上就反应过来了,皱起眉头:“你说的,难道是白九藤?”

她们白家亲戚也不多,她爹医术不如她,其余更没有什么比她强的,唯一一个,就是我们新近认识的那个白九藤了。

果然,杜蘅芷点了点头。

当时在北芒神君那件事儿上,白九藤拿到了金翅连环甲,火急火燎的离开了,没想到,很快就找到了摆渡门,自称是白藿香请他来治病的。

很快,他们俩就被救了回来,并且恢复的极其神速。

他们要跟白九藤道谢,白九藤摆了摆手就是一笑:“这个人情,能还的时候,我肯定跟你们要。”

说完就离开了,形迹可疑,跟怕人发现一样。

白九藤,他果然也像是有什么秘密。

我记得江长寿说过——白九藤本来应该,已经死在银河大院了。

我记忆之中,还有一个人也有过这种经历。

高老师。

我转脸看向了江采菱:“你认识高老师是不是?高老师到底是什么人?”

江采菱皱起眉头,显然有些为难:“我答应过他,不跟你提。”

“那这一阵子,他上哪儿去了,你有消息吗?”

江采菱一愣:“他上哪儿去?他不是一直在你隔壁,怎么问起我来了?”

江采菱这一阵子,一直忙着搞金杯和真龙穴的事儿,连高老师离开商店街都不知道,更别说知道他的下落了。

我吸了口气,没办法,事情先紧着眼前的做吧——这一次能活着出去,再去找高老师。

乌鸡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对了,咱们都进来了,我爷爷……爷爷!”

这一下,他才越过了我们,看到了躺在远处的何有深。

“爷爷,我爷爷怎么样了?”

白藿香跟他说情况,人群之中窜出了两个身影来,不高,所以全被人群给挡住了:“我们老头儿呢?”

“我哥问你呢!”

黑白无常?

自从聚宝盆那件事儿上,我一直以为小白无常死了,想不到,他不光活下来了,还活的挺好。

杜蘅芷和夏卷毛,还有其他的天阶家庭,也是一样,全看向了我,满眼急迫。

我吸了口气:“你们来的正好,我们正缺人手呢,咱们一起找——但是有一样,你们得记住了,记不住,咱们全体就劝被害死了。”

他们立刻问:“什么事儿?”

我盯着远远的龙棺:“谁也别靠近那地方半步。”

靠近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