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11章 霸王瓮破

他们看向了那个巨大而神秘的龙棺,全屏住了呼吸。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看清楚了真龙穴的全貌,也理所当然,被这里的恢弘给震慑住了。

“传说之中的,穴心……”

二叔盯着这一切,瞠目结舌,缓过神来,就悄悄拉住了我:“家主,这就是咱们江家祖上,打下的江山……”

程星河听不下去,一把将二叔的手给撸下去,纠正道:“是偷来的,抢来的江山——在正主面前说这种话,你就不臊的慌?”

二叔啧了一声:“那有什么关系,横竖现在家主是江家的人,这都是天命注定,血脉相连,何分彼此?”

江年露出了个嫌二叔丢人的表情,不自觉就离着二叔远了一点。

二叔浑然不觉,还想叫硕果仅存的江家人来看:“瞧见了没有——这就真龙穴,咱们江家,守护了这么久的真龙穴!”

程星河越来越听不下去了:“守护真龙穴的,是我们四大家族,跟你们家有个屁关系,耙子成精了,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搂。”

说着看向了兰老爷子:“老头儿,你说是不是?”

哑巴兰不爱听了:“程狗,你放尊重点,跟谁叫老头儿呢?”

程星河看样子很想说,不叫老头儿还叫老太太?

不过今儿不是普通的日子,他一寻思,大家都是为着一件事来的,群策群力,团结一心才是最好,所以也就改了口:“我的锅,老……兰老先生,别见怪。”

兰老爷子缓缓说道:“不然,它也不配,让我们四大家族,付出了这么多年。”

为此受苦的,不光是四大家族。

我看向了老头儿。

他伏在唐义背上,眼神几乎是凝住的。

就是这里。

这是厌胜的先人,一手打造出来的。

可也是这个地方,让厌胜几乎灭门。

真龙穴,不光埋葬了一个景朝国君,还埋葬了很多人,这几百年,世世代代的人生。

现如今,讨债的时候到了。

程星河来了精神,俨然成了我的发言人,站在我前头发号施令:“刚才我儿……不,李北斗的话,你们也都听见了,咱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把其余的十二天阶给找出来,但是,谁也不冒了贼心,靠近九,龙抬棺,不然的话……”

他四下里一看,索性指着躺在地上的何有深和摸龙奶奶说:“那就结果。”

大多数人一听,也就给骇住了,他们发现那两位的时候,心里应该就犯了嘀咕——不愧是真龙穴,两个天阶都倒下了,他们还没到天阶的等级,乱动龙棺,看来等于找死。

所以也就都点头答应下来了,四下散开,开始寻找十二天阶的踪迹。

太好了,人多力量大,一定能尽快找到十二天阶。

一旦找到了十二天阶,我盯着那个龙棺,把他们清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就可以过去了。

江采菱忽然一把拉住了我:“哎,那个死妖女呢?”

刚才开始,她眼睛就不怎么安分,一直围绕在我身边,好像要用眼神发电一样。

原来是在找江采萍。

一想起了江采萍,我心里就是一阵难受。

把江采萍的事情说了,她却半信半疑:“那个死妖女能被打个魂飞魄散?那不可能。”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江采菱转过脸,也盯着龙棺,冷冷的说道:“我活着,就是为了她没死。”

“嗯?”

我一愣:“这话什么意思?”

江采菱冷笑了一声:“你别管了——横竖,到了这地方,我和她的恩怨,总要告一段落。”

说着,她也要奔着龙棺那走。

我一把拉住了她:“你刚才没听见我说什么?”

“你傻啊?”江采菱甩开我:“我就是看看,又不犯法,放心吧,我也知道,你这一路走的不容易,我不给你拉后腿。”

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一双眼睛,只盯着龙棺。

而其余的人也开始找人,杜蘅芷和黑白无常尤其着急,还有的盯着珍宝,走不动了。

程星河两巴掌把几个盯着珍宝的拍醒:“警告你们,谁也别打这地方的主意!”

江家二叔更是义愤填膺:“对,这是江家的!家主,你说句话!”

我没什么可说的——人家为了我,这种地方都敢进,看上什么东西拿回去,也不算什么。

但一看人乱糟糟的,群龙无首,我就想把他们排兵布阵,列队整理一下。

没想到,我还没开口,杜蘅芷先站到了我前头:“天阶家族的,你们顺着八卦位,按家族,从乾、坎、艮、震分成四位找,四大家族的,走巽、离、坤三位,厌胜的,和为了北斗来帮忙的先生,跟着我们,走兑位。”

这地方正是五行八卦的造型,这一下,清清楚楚,分工明确,效率一下就提高了。

这个排布的方式,竟然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不愧是杜蘅芷。

“这天师府的新秀,西派未来大先生,名不虚传啊!”其余的先生交口称赞:“李先生能娶到了这样的夫人,天作之合。”

“咱们西派的大小姐,还能错得了?”西派的几个先生都别提多自豪了:“等救了我们杜大先生,出了穴,好事不远,列位都是我们的好朋友,到时候,咱们为着喜糖,再聚一次!”

“好!”

周围应声如雷。

江家二叔尤其活跃:“好说,我们江家,也一定好好招待!”

杜蘅芷是落落大方,俨然认了这是既定事实:“咱们先救人,列位先生这次帮助我们的大恩,没齿不忘。”

我又想起上次嘴被公孙统封住的事情了,这件事儿,救了人,也一定要尽快解决。

跟我有约在先的,是潇湘。

可是,一想起了她的名字,心里一阵一阵的痛。

不会的,谁背叛我,她不会,她一定不会。

“我要你,永世不得超生……”

可真龙骨记忆里,她盯着我,眼睛里只有恨,声音里,只有绝望。

我被背叛,多少次了?

“找到了!”

这个时候,一个欢呼声响了起来:“这不是玄老爷子吗?”

是兰老爷子的声音。

“爹!”

黑白无常立刻就冲过去了。

别说,玄老爷子躲藏的还真是难找——竟然是一个铜马体内!

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玄老爷子,是个五短身材的老人。

程星河嘀咕:“好么,难怪黑白无常不长个。”

哑巴兰表示异议:“不是说爹挫挫一个,娘挫挫一窝吗?我估计,还是黑白无常的娘矮。”

程星河对着哑巴兰脑袋就来了一下:“出去干保安吧,小区门口都招抬杠的。”

“哎,给我开这!”

师父的声音响了起来:“注意声音不要太大,我岁数大了,别伤了我的耳蜗。”

那是一面巨大的鼓。

“咣”的一身,厌胜的砸开了那个鼓,落下了一个人。

我顿时高兴了起来,是池老怪物!

人多力量大,还真有挺大的进展!

虽然这几个天阶,都是精气耗尽的样子,不过有白藿香,总会恢复过来的。

还没来得及高兴,可就在这个时候,头顶上忽然又是一声巨响。

“这是霸王瓮出事儿了,”师父立刻说道:“坏了,漏窟窿了!”

所谓的霸王瓮,也是厌胜的一个风水工艺,是用来加固的,做墙面用,万年不倒。

隐隐约约,觉出那一面墙后头,若隐若现,出现了强大的灵气。

龙虎山的,要把这地方给打破?

“厌胜的,给我上!”师父提起了嗓子:“拿出本事,把那道墙给修补上,给门主留出救人时间——也是个好机会,咱们祖宗的手艺,让你们见识见识,学习学习!”

“北斗,你小心点。”

老头儿低声说道:“这龙虎山的——比我想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