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14章 棺中之人

这还是,当初景朝国君,跟太岁牙一起,给我留下的“遗产”。

这东西几乎能吞噬一切,算是屠神使者的唯一克星,有好几次,我就是靠着这东西,才把屠神使者给打退。

我刚才就留心了,这东西跟九幽魄一样,像是什么都能吞,那就看看,到底是谁更强。

一个罐子从小绿嘴里被掏了出来,就在面前一大片黑影,对着我吞没过来的时候,我一脚把那个罐子给踢翻。

这一瞬间,一大团灰色的东西猛然炸出,直接挡在了那些黑影子前面。

九幽魄,是用许多迷神的残魄制造出来的,一样是见什么吞什么!

这灰色的一大片烟雾一样的扩散了出来,跟那些黑色的东西,死死咬在了一起,抵扣住,彼此不相让!

太好了,这一下,那些黑色的“影子”,就蔓延不过来了!

可是——我心里一沉,还是没赶上,江采菱的身影,一下就消失在了龙棺!

我一下着急了起来,但一抬眼,就看见,一只素白的手,死死扳住了棺材空隙的边缘。

那手上还有活气——她没死!

太好了!

程星河一拍大腿:“棺材里面闹小怪,多亏七星脑子快!”

这货躲在了一个黄铜香炉鼓出来的兽头上,也就容纳半个脚掌的大小,蹲在那好像一只猴儿。

可饶是这样,还是伸着脖子跟身边人吹嘘:“看见没有——我们家七星眼睛就这么亮!”

周围那些先生,都被震慑住了:“是听说李先生真龙转世——可是,百闻不如一见!”

白藿香和杜蘅芷,同时躲在了一大蓬玛瑙花底下,同时有了自得之色,一副“那可不是嘛”的表情,似乎比夸她们自己还高兴一点。

江年盯着我,眼神悚然一变,忽然透了几分绝望——应该是没想到,分别不长时间,我已经到了他可望不可即的高度了。

“江家家主,”江家二叔在远处看清楚了,也大声喊道:“这是我们江家家主!”

“不过。”哑巴兰躲在一棵琉璃树的树冠里,伸出了一个脑袋:“哥,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我也想知道呢。

可我皱起了眉头,我竟然不认识。

只能看出来,这煤气泄漏一样的东西,带着深深的秽气。

而且——让我有一种极其厌恶的感觉。

我想起来了一个东西。

在进来的甬路后面,关于京朝国君的壁画上。

景朝国君脚下,踩着某种东西——黑黑的,就像是一道影子!

难道,国君镇压的,就是这个玩意儿?

“小心!”

老头儿忽然大声说道:“这东西没完!”

我立马就回过神来,看见那些黑色的影子,似乎是积蓄了极大的力量,奔着九幽魄就冲了过来,一瞬间,就跟发洪水一样,直接把九幽魄给围住了!

九幽魄也许是能跟这东西势均力敌,可九幽魄的数量,没有这东西多。

我反手又掏出了几个罐子,啪啪踢开,这一次,朱砂红,杀伤性更大的九幽魄蹿了出来,两下才缠斗在了一起。

这可把程星河给心疼坏了:“七星,你个不孝子——你他娘省着点用!”

我抬起头,盯着那个龙棺,到了这个时候了,巴不得砸锅卖铁,还省?

跟Maria姐说的一样:“老子不过了!”

江采菱已经被拉进了龙棺,但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我一只手随手抓住了一道垂在一边的黄金璎珞绦,反手缠在了一个龙头上,弄成了个吊索一样的东西,两手抓了个铜环当扶手,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就抓着铜环,凌空越过地上那些黑影,对着龙棺滑过去了。

白藿香和杜蘅芷全急了:“李北斗!”

临到了龙头前面,腰上用劲儿往上一翻,我就稳稳的落在了龙棺上头。

“江采菱!”

我一把抓住了江采菱的手。

江采菱大口呼吸了起来,声音还是假装淡定:“我,我没事……”

原来,幸亏我用九幽魄,把那东西牵制住了,那东西没能发挥出了自己平时的全力,江采萍自己又是个命灯燃烧弹,自己的力量还有不少的,竟然强行卡在了龙棺的边缘。

这一低头,我才看出来——这龙棺之中,竟然跟一口井一样,深不可测!

“七星!”程星河因为九幽魄和黑影子的大战,没法下地,更没法靠近过来,大声说道:“到了那了,千万给我小心点!”

我知道。

就在这里面——一切的答案,就在这里面!

“而且,”江采菱转头说道:“里头有人,在帮我呢!”

之前敲棺材报信儿的那几个?

我顿时来了精神,一边把江采菱往外拉,一边把头伸进去:“老黄,邸先生,北派大先生?”

北派大先生还算是有面子的,有人肯给他送命。

可老黄是个孤家寡人,老邸的儿子邸红眼因为参加小四相会被我关了起来,女儿又被鱼怪掉了包,也没好到哪儿去,算是最孤单的两个。

我想把人拉上来,一低头,就是一个寒颤。

我闻到了一股子很奇异的味道。

木料,灰尘,朱砂……老物件的味道,跟时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熟悉而沉重,像是不知道沉积了多久的沧桑,和与世隔绝。

真龙骨猛然一阵剧痛。

我曾经,在这里,暗无天日!

不想靠近了,永生永世,我不想靠近这个地方了,对,我朦朦胧胧有了记忆——我还发过誓,只要能从这个地方逃出来,再也不可能回来!

“北斗!”杜蘅芷看出来了:“你怎么了?”

“别用真龙骨!”白藿香则大声说道:“能不用,就千万不要再用了!”

“李先生,千万小心!”兰老爷子也大声喊道:“谁也不知道,那里头,有什么东西!”

老头儿,哑巴兰,苏寻,他们全都屏息凝神的看着我。

我把那个恐惧给压下去,把心思沉静下来,终于对着龙棺里那一片黑暗和虚无,伸出了手:“老黄?我来接你们了!”

手上一凉。

底下,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