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15章 七重棺椁

我的手猛然一颤。

这是一种几乎刻在了骨子里的恐惧。

这个龙棺对我来说,简直跟个地狱一样——把人吞噬下去,永世不得超生的地狱!

不想靠近,绝对不想靠近……

耳朵里像是一阵轰鸣,不断的告诉我,离开,离开,越远越好。

可我咬住牙,把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惧给压了下去。

我做得到。

这只手确实十分冰冷,但能感受到那微弱的脉搏。

所有人,都在屏息凝神的盯着我。

“老黄?”

我引出了金龙气,猛然往上一拽,可这个龙棺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把他往里拉,死不放手,力量极大!

对了,这地方,就是那些阴影的大本营。

要是这东西的力量再小一点就好了,再小一点就行!

“咣”的一声,后面一阵炸响——一回头,程星河?

他一手将凤凰毛打在了地上蔓延出的黑影子上,想跟九幽魄一样,把黑影子的力量尽量牵制住,给我减轻负担。

凤凰毛耀眼夺目,瞬间就把一大片黑影子打残。

这一下,周围先生同时叫了一声好:“程先生临危不惧,奋不顾身——不愧是齐大先生的继承人!”

“这手头功夫,是摸龙奶奶的七十六路赶龙法——真传!”

哑巴兰也兴奋了起来:“程狗,干的漂亮,你不怕死了?”

程星河这一下赢得了满堂彩,不禁也飘飘然起来,梗着脖子吼道:“怕个屁,七星不过了,老子也不过了!”

说着,翻身从铜香炉上跳过去,对着那些黑影就打了过去。

程狗这么一带头,哑巴兰也大受鼓舞,从琉璃树上探出身子,跳到了程狗附近,用猎仙索,跟着程星河一起对着那些东西打了过去。

他们俩以上,兰老爷子大声说道:“咱们也别闲着了——给李先生拖住那东西,好从龙棺里救人!”

这一声令下,大家全鼓起了精神,有的点了敕邪符,有的放出了探龙针,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乘着胜利,杜蘅芷和会摆阵法的先生立刻往前逼,把那部分的黑影子,困住一大部分。

果然,这一番集火,我立刻就感觉出来,龙棺里往下拉的力量,减弱了许多!

太好了,我把全部力量都集中在了太岁牙和诛邪手上,趁机就要把老黄给拉出来!

可这个时候,程星河一声暴喝:“七星,小心!”

与此同时,一道黑气,对着我后脑就过来了!

那黑影拔地而起,要把我也给拖下去!

坏了!

可这个时候,只听“咻”的一声,一道灵气掠空而过,凌厉的把那道邪气清除,又精又准,擦着我耳朵,却没伤我分毫。

苏寻歪着头,刚射出的元神箭。

“你只管动手,”苏寻大声说道:“后头的,有我!”

江采菱转脸盯着他们,眼里忽然就有了神往:“有这样的朋友——真好。”

是啊,有他们在,后头有什么,都不用担心。

许多人听到传言,知道我经过许多关卡,认为我无所不能,其实,很多生死交关,没有他们,我过不去。

“就交给你们了。”

这一下,我再一次用力,底下是个泥潭一样的感觉,但我抓住了机会,一把就将那只手拉了出来。

果然是老黄。

老黄的一只手,还拖在了江采菱腰上。

他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我,忽然笑了,嘴唇掀动,说了一句话——他实在太虚弱了,气若游丝,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可我从嘴型也看出来了。

“我就知道,你什么都做得到。”

有个信念,就比什么都强。

老黄和江采菱同时被拉了出来,我把她们推到了两个龙头上,继续往里望:“老黄,剩下那两位呢?”

老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翻起眼皮,盯着龙棺。

不用说,那两位,在龙棺的深处。

那像是,一道深渊。

我回来了。

龙棺里头的,在等着我。

“北斗!”杜蘅芷忽然大声说道:“别轻易下去,先想别的法子!”

这句话,一下就把我从那种混乱思绪里拉出来了。

身后哗啦一声响——程狗趁着地上的黑影被牵制住,巧妙的找到了能落脚的地方,也拉住了我刚才搭上的“滑索”,对着龙棺就蹿了过来。

跟着我一起往下一看,咽了一下口水,伸手就把我给拽到了身后。

“你干什么?”

“这地方不是你的伤心地吗?你爹帮你探探。”

他把凤凰毛一把燎亮,垂了下去。

那个光一起,我就看见,黑暗退去,棺材壁露了出来。

看清楚了,我心里悚然一动。

难怪龙棺极为巨大,能赶上一间大房子,里面有七重棺椁。

但是现如今,全部被破坏,露出了一个黑洞。

还能看出来,一层一层棺椁上,精致华丽的龙纹。

但是——程星河和我,同时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棺椁被损伤的部分,出现了数不清的划痕。

那简直——像是人抓出来的!

痕迹茬口,全是旧的。

程星河转脸,担心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指尖,一瞬间剧痛了起来。

血腥气——对,就是这里,我曾经在这里,闻到了极其浓烈的血腥气。

这些抓痕,是我自己抓出来的。

指尖痛,不足为惧,最可怕的,是那种绝望。

永远也走不出去的绝望。

当初,景朝国君,没有被玄英将君杀死,而是被活埋在了这里?

还是说,景朝国君死是死了,却跟无极尸说的一样,在这个地方,变成了一个“怪物”?

“国君只管安睡,剩下的事情,我来做。”

是个沉静,甚至到了没有感情的声音。

“别让他出来,永生永世,都别让他出来!”

是个杀伐决断的声音。

“让他不得超生!”

是个仇恨之极,绝望嘶吼出来的声音。

这些声音在脑海里同时出现。

恨我,他们,是不是都很恨我?

“七星!”

一只手抓住了我,就把我从记忆之中拉了出来:“你想什么呢?让老子后头躲着去!”

说着,程星河把凤凰毛,一路下坠。

可凤凰毛下坠到了一定的深度,底下依然却还是一片漆黑。

仿佛其中,蓄了满满的墨汁,什么也照不亮。

“老邸!北派大先生?”

里面没人回应。

程星河咽了一下口水,大声说道:“要是你们还能动,抓住凤凰毛!”

说着,转过脸看着我:“要是他们觉不出来,那可能就……”

外面又是一声巨响,显然老亓和师父那边堵窟窿的,也快坚持不住了。

“顶住!”师父一声大吼:“就还剩下俩人了,给我顶住!”

没有太多时间了。

只要龙虎山的,和混在其中的吃香火的进来,我们就别想再多停留一秒。

“咱们得抓紧了,”程星河说道:“别为了两个尸体,送了这么多人的命。”

他说的有道理。

可就在这个时候,凤凰毛忽然一颤。

那个力量,极为微弱!

但显然,也是药农的法子——还,活,着。

底下——还有活着的天阶!

程星河看了我一眼,忽然就把上衣给脱下来了。

我一愣:“你干什么?”

“你傻啊,这是贵人鸟,名牌货,弄脏了心疼,”程星河把衣服仔细的挂在了龙头上,仿佛给龙头戴上了一顶假发:“我下去捞人,你在这等着——有陷阱,是给你设的,保不齐,对我没用。”

那不行,过来找真相的是我,他下去算怎么回事?

“你给我往后稍稍。”

我吸了口气,就看向了那个深深的窟窿。

“幼儿园老师就教过,自己的事情,自己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