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17章 脚下龙袍

下一秒,数不清的东西忽然对着我就缠绕了过来。

是那些枝条。

老邸的手,扣的像是铁索一样,集中了全部的力气,死死拽住了我,往下一拖。

老邸的能耐,是改局。

而风水方面,人和地,一样是有自己的“风水”,他的手,死死扣住了脉门,我就觉出来——他似乎要改了我身上气息流动的方向,也就是,控制住我的金龙气。

不愧是天阶,这一下,右手使不上力气了。

不光如此及,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再一次袭上了心头。

这些枝条一样东西,曾经把我死死束缚在了这里,把我禁锢的根本没有一丝余地。

脚触地,就听见老邸缓缓说道:“你害怕,是不是?”

不光是害怕,这种恐惧,简直让人窒息。

每个人都会怕,恐惧是人的本能,告诉人远离危险。

“邸老爷子,”我吸了口气,让声音沉下来:“你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你这么做,不怕天打雷劈?”

我为了你,命都没顾——可一开始,这就是你下的套。

老邸冷笑:“为了救人?说得好听——真龙转世,仁义无双,可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我自然清楚:“你恨我,是为了妒妇津的事情。”

他女儿,因为他当年做过恶事,得到了报应,是个傻子。

傻子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个鱼怪,也同时爱上了那个男人。

男人跟鱼怪两心相悦,傻女儿为了让男人活下去,让出了身体给鱼怪,想跟鱼怪,合二为一,这样,自己也就能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了。

这件事儿,跟夺舍没区别,可这是傻女儿自己的选择。

果然,老邸把这件事儿,怪到了我头上来了。

“是你害死了我女儿……”老邸吸了口气:“我儿子,也是你害的。”

“我不让人看住你儿子,你儿子早把我杀了,”我答道:“我不是佛祖,做不到舍身喂鹰。”

邸红眼,是江辰手底下,最忠心的人之一,几次要杀我——好给江辰扫除障碍。

老邸冷笑:“嘴在你脸上,自然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你想把我扣在这里?”黑暗之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只本能的对着他说话的方向看过去:“请你帮忙的那位,怎么还不出来?”

老邸抓住我的手,忽然僵了一下。

“你胡说什么,我跟你,是私人恩怨……”

“要是没人在背后帮你,”我缓缓答道:“为什么老黄他们的行气都没了,你的还有?”

老邸想狡辩,大概是想说自己谨慎之类的,可我也没听他废话:“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害怕那些藤蔓?”

老邸沉默了,可他一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你既然回来了,就留下吧!”

周围那些藤蔓,跟活了一样,争先恐后,对着我就缠绕了过来。

我是对这里有恐惧。

可所谓的勇气,就是明知道危险,也敢去克服——我信得过我自己。

这一瞬间,我把全部的气息引出,顺着太岁牙就炸了出来。

老邸本来在冷笑,可他握紧我的手,猛然被撞开,身体“乓”的一下,不由自主就被掀翻,应该是勉强在空中转身,才没装上棺材板,落在了地上——落也没落稳,就是一个踉跄。

可这一瞬,我已经一脚踢开那些藤蔓,翻身斩须刀横扫,金龙气闪耀,把那一大片藤蔓,全部斩断。

斩须刀锋锐的气息,清越的撞在了棺材板上,嗡的一声震响。

这感觉,凌厉,所向披靡,痛快极了!

以为恐惧就能拦得住我,那就错了。

老邸一下愣住了,气息也不稳了,应该是在盯着自己的手:“不可能……”

他应该是抓住了我的手,封住了我的行气。

可他忘了一件事儿——他这手法,是能封住活人的气息。

而我刚才用的气息,是借真龙骨和九尾狐尾巴上的!

老邸大口呼吸了起来,可还是释然笑了:“没用,这也没用——你出不去了。”

老黄之前之所以让我们走,就这一个理由——不是他不想活,是这地方,有个陷阱等着我。

他不愿意作鱼饵。

那又怎么样——我是要鱼饵,可未必非要去吞这个钩!

“老邸,谁让你这么干的?说出来,我带你出去。”

老邸冷笑,我听到了他抬手的声音。

果然,跟着他的手,又有许多东西在黑暗之中,远远不断的围绕了过来,争先恐后,如饥似渴。

其中一根缠到了左手腕上,就觉出左手腕一阵刺痛。

接着,身体像是被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倏然就流泻出了许多真龙气!

真龙气被那些藤蔓吸收掉,藤蔓立刻变得丰盈饱满,力量更大了!

难怪被用在这里,那些东西,能吃真龙气。

一瞬间,真龙气炸起,那一团枝条哪怕爱吃,也承受不了那个强度,轰然炸开。

老邸哈哈大笑了起来:“没用的,你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这东西,上次怎么困住你,这次还会怎么困住你!”

我抬起头对老邸一笑:“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来?”

老邸没吭声。

像是没明白我这话的意思——我不是来救他们的吗?

但老邸毕竟是个天阶,立刻就想明白了:“你……”

是啊,我要是不下来,那就不会知道,我要追寻的,到底是什么了。

只有跳下陷阱,才能见到,那个猎人。

老邸的声音也有了意外:“你这是在赌——你就不怕死?”

在那些枝干被我全部打退之后,我觉出,脚底下踩到了个什么东西。

脆,硬,薄。

可只这一触碰,我就觉出来了。

这是黄门监说过的——那个真正的,金丝银线绣出来的龙袍。

景朝国君,曾经贴身穿的东西,现如今,残存破败,到了脚下。

“我不怕,我赌得起。”

现在,我不光是商店街李北斗,我还是景朝国君。

那些债,我要亲手讨回来!

又一波藤蔓追上来,我反手劈开,可这一瞬,我听出来,一部分藤蔓没有跟之前一样,撞在了棺材板上。

而是撞在了棺材板前面一个位置。

我看向了那个位置:“你可算是来了。”

那个位置上,有人叹了口气,立着一个颀长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