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3:12:24

最新章节: 眼前发黑又发红,眼前重重全是幻影,相柳的头真假掺杂,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已经到了这里了,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可惜就可惜在,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可不靠气息,怎么赢?耳朵里嗡嗡作响,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应该是又来了许多

第2018章 重启机关

“你安安分分的躺下,与人方便自己方便。”那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是一样和缓高贵:“可你每次都把事情弄的这么麻烦。”

“你们为了要弄死我,这么花样百出,还是没成功,我也觉得怪可惜的,不,应该说,你们怪无能的。”

那个身影一冻。

我接着问道:“怎么称呼?江辰,还是玄英将君,或者——那条想当真龙,却当不成的黑龙?”

果然,当时在江家的大宅,他没死成。

因为跟有天罚的灵魁绑定了结灵术,死不了,也因为,他在对付我这件事情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身后那位,

他缓缓说道:“你之前运气好,这一次未必。”

我一乐,运气?要是靠着运气,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就你一个?”

我接着说道:“你还不大够格。”

其实我并不意外。

这个局,一开始,是谢长生设的。

可后来谢长生在琼星阁被天曹官的人带走,能继续这个计划的,就只有江辰了。

我从兜里把敕神印拿出来:“你们对付我,就是为了这个玩意儿?”

这一瞬间,那个小小的敕神印,倏然冒出了一团金光,把这地方,全部照亮。

本来这地方,是有浓雾一样的黑影,但是那些东西,畏惧敕神印,争先恐后的退散开了。

棺材内部,全是金漆宝石,雕琢出的栩栩如生的壁画。

这应该是扛着棺材的九条龙之内,从外头看,像是一个巨大的台子,原来里面是空的。

那些壁画流光溢彩,内容也依然是对景朝国君的歌功颂德。

但是这地方,四面到底,勾勒出了一个很强大的阵法——数不清的线,融会贯通,以极其恢弘的方式,呈现出了一个“天梯”阵。

这是封神升仙的时候,送神君归位用的。

不过,那些线被动过手脚。

完全逆反了过来——向上的天梯,成了向下的镇网。

四相局被改,就是这个原因,要躺在里面的那位,永世不得超生。

而我面前这个——跟以前的江辰,确实也不大一样了。

之前的江辰,确实高贵深沉,不过他也仅仅是个活人,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印堂上,出现了一抹金光。

这是“神印”,只有吃香火的,才会有这种印堂。

那种丰神俊逸——赫然,只有庙堂里的神君,才会有这个模样。难怪,之前听说他“归位”了。

可他眼里,有了神灵本不会有的执念。

为着那个敕神印。

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到底有多要紧?

江辰往前一步,就想把敕神印给夺过去。

那一出手,“呼”的一声,厉如疾风,果然跟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可我手腕子一翻,直接把敕神印攥住,金龙气炸起,江辰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

老邸似乎十分紧张,立刻说道:“神君,当心,有这种气,谁也不是他的对手,我看,不如……”

他做了一个手势,像是要速战速决。

江辰眼神一沉,我则一笑:“你催他,也没用——他作为一个手下败将,现如今,怕我。”

江辰也有资格被称为“神君”?

我握住了那个敕神印,缓缓说道:“我这一趟,也不是来玩儿的,有些事情,现在就想弄清楚——咱们几百年的恩怨,也到了了断的时候了。”

“几百年……”江辰盯着我:“你都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们谋害景朝国君的真相。”我答道:“咱们今天,一笔一笔,全理清楚。”

时间线应该是这样的——在景朝的时候,就有人不想让景朝国君出生。

可景朝国君得到了凌尘仙长的保护,还是活下来了。

杀我不容易,玄英将君和谢长生,就想找到那个原本属于我的敕神印。

所以,他们就随侍在了国君身边。

后来国君找到了琼星阁,得到了敕神印,玄英将君知道之后,就利用定国公煽动了金郡王和国君的矛盾,应该还利用四相局,败坏了国君的名声,双管齐下,搞得国君人心离散,成了传说之中的暴君。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既然国君没了人心,那动手就容易了,他挑动金郡王的部属,发动叛乱,在四相局成型的时候,改了四相局,杀了国君,就想拿到国君身上的敕神印。

可没想到,最后才发现,敕神印却并没有在国君身上。

但是四相局已经生效,真龙穴封闭,他们也没法再进来,不过国君既然被封住,敕神印没人能找到,应该也就此没了威胁——他们终于放了心。

而他们全身而退,把这烂摊子,推到了厌胜门和天师府头上。

可意外,就意外在二十多年前。

改局的夏季常,本来入了摆渡门,是既得利益者,可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他竟然留下了一个关于真龙穴的“钥匙”。

这个钥匙,就像是个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把真龙穴重新打开!

所以,那个幕后黑手,为了消灭一切重启真龙穴的可能,利用了司马长老,以火鼠裘,诱惑赫连长老把那个“钥匙”给偷出来。

结果谁知道,赫连撞上了尉迟和公孙统,争斗之间,遗失了那个东西——反而让被江家赶出家门,去摆渡门求生路的江瘸子给找到了!

江瘸子作为预言之中,会败坏江家,不该出生的人,不负众望,为了报复,来到了真龙穴——破局!

我出生了,玄英将君得知,也尾随着出生了。

我盯着他:“你们要这个东西——是因为怕这个东西?”

江辰深潭似得眼睛,死死盯着敕神印。

我看出来了:“看来这东西意义很重大——是不是得到了这个东西,就可以对我,取而代之了?”

江辰盯着我:“你又想要什么?”

“我要一个真相,我想知道,叫司马去偷夏季常钥匙的,到底是谁,”我抬头看向了头顶:“还要那么多年前的冤案,翻案昭雪。”

程星河他们四大家族的公道,厌胜门的公道——我自己的公道。

江辰环顾四周,忽然一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地方设局?”

“我自然知道。”我答道:“你想利用这个地方,把我重新镇压起来。”

他们为了消灭我,想方设法,无所不用其极,可到了最后,一事无成。

唯一的方法,就是利用四相局了。

江辰眉头一皱:“你知道?那你还为了那几个天阶下来?”

没错,我是害怕这里,可我知道,消除恐惧的方法,就是去面对它。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缓缓说道:“我自己盖的地方,有什么可怕?”

而这个时候,整个龙棺猛然一颤。

像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哦,那些天师府的和龙虎山的来了。

对他们来说,现在也是最后的机会了。

只要能抓住了江辰,这些事情的真相,也就昭然若揭了。

江辰看向了老邸,老邸低下头,一只手就要拍向一个位置,可我早看出来了,斩须刀对着那个方向一扫,老邸的身体直接翻转,重重的撞在了棺材壁面上,

哦,原来机关就在那个地方。

那地方,是个螺旋纹——能再一次启动四相局?

只这一下,老邸受伤很重,落在地上没动静了,而外面,龙棺又是一声巨响——应该是外头的人,急着要从这里进来,而我的人,正阻挡在了外面。

没多少时间了——对我和江辰来说都一样。

只要他暴露在龙虎山和吃香火的面前,他的阴谋诡计,就全真相大白了。

江辰盯着那个位置,忽然就扑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