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19章 再见故人

让你按住这地方才是有了鬼,斩须刀对着江辰扫了下来,江辰身上仙灵气一起,可被斩须刀削下大半,而他的眼睛,一直停留在敕神印上。

有艳羡,有渴求,还有不甘。

这东西,就是你们害我的原因?

江辰听到了外头的动静,显然也认定时间不多了,一只手奔着敕神印还想抓,斩须贴着他手腕一扫,他整个人退出了三步之外。

“你归位,也打不过我。”我吸了口气:“咱们的事情,越快解决,就对咱们双方越好。”

江辰吸了口气,抬起头看向了外头,忽然一笑。

外头——难不成,他的帮手,不止老邸一个?

我手腕一旋,翻过斩须刀追过去,江辰是畏惧斩须刀,可他的速度,比之前快的多,很快避开了斩须刀的锋芒——他在耗时间?

我耗不起,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多呆一秒钟,被重新关到真龙穴里的危险,就大一分。

此地不宜久留,我奔着江辰一扑,就想抓住了他,到外头去澄清真相,奔着上头一逼,江辰后退,手一抬,数不清的破风声,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这个味道——极其恶心,不知道是不是跟龙虱子有关。

我只好躲过去,只听“啪啪啪”一阵细响,那些东西全落在了棺材壁板上。

而上头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七星!你没事吧?”

程狗。

“别下来!”

头顶上的声音一顿,程狗立刻说道:“你在底下鬼迷日眼了?怎么还不上来?真想着重温旧梦?那帮龙虎山的已经冲进来了,上头顶不住了!”

我已经看出来了,这个龙棺的材质很特殊,能阻隔气息,上头真要是顶不住,一旦龙棺合拢,我就出不去了。

江辰肯定也不想跟我在这里陪绑,我奔着他削过去——他已经出来了,打残了,带出去。

江辰虽然惧怕斩须刀锋芒,但身体极为轻盈,而且,他显然对这个地方的构造,十分熟悉,每一次,都躲的恰到好处。

保不齐,他当初亲自监管了这个地方。

我一寻思,奔着江辰重新逼过去了,江辰看出我肋下一个空门,似乎等了很长时间,满身的仙灵气一炸,以极快的速度,对着那个螺旋纹就过去了。

可我等的就是这一瞬——那个空门,是我故意露出来的。

就在江辰掠过去的一瞬间,斩须刀猛然回旋,奔着他后颈就下来了。

江辰身形极快,以人类几乎达不到的角度回转,想避开这一下——要是别人,这一下他一定能避过去。

可我,不是别人。

一膝盖猛然上去,真龙气宣泄而出,他翩然如仙的身体,顿时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呈现了一个极为痛苦的姿势,我一秒钟也没浪费,抓住了他后颈,往上一冲,越到了上头那一层。

难怪这个龙棺这么巨大,显然,是遵守国君的礼制,内外七层。

我所在的,还不是最底下。

江采菱拼尽全力挤出来的棺材缝隙,从上头漏出了一片光,我留意到,这楼板一样的棺材板,都是陈旧的磨损。

像是有人,拼尽全力,打破这里一层一层的阻碍,想爬上去!

我瞬间就想起来,无极尸他们,听到的怪声音……

那个感觉,有多绝望,有多窒息?

江辰自然不可能乖乖跟我走,趁着我往上一攀爬,身体发力,就想把我给反拽下去,我回头就给他脑袋来了一拳,可触手极为坚硬。

他也滋生出了,黑色的龙鳞。

虎口微痛,硬度几乎快赶上我了。

“江仲离呢?”我忽然还想起来了:“那个老东西,在哪里躲着帮你呢?把他叫出来。”

桩桩件件,跟江仲离全有关系,还有江瘸子——说起来,上次在摆渡门,江瘸子藏头露尾,说要跟我在真龙穴见,那个死瘸子现在又在哪里躲着看戏呢?

江辰冷笑了一声:“我要是你,就管好你自己。”

话音未落,我忽然觉出,脚底下有东西。

是那种黑影子一样的东西——一看敕神印的金光离着它们远去,它们立刻从底下,黑水似得冒出来,要缠住了我的脚!

这些,又是什么玩意儿?

敕神印的金光往下一照,那些黑色的东西,全部退下,一个人影从上头跳了下来:“七星,你抓住这个王八蛋了?”

“不是让你别下来吗?你他娘听不懂人话?”

程星河对着我脑袋就来了一下:“你跟你弟弟,这狗咬吕洞宾的劲儿,倒是一模一样。”

“谁是我(他)弟弟?”

这一瞬,我倒是跟江辰,异口同声。

“赶紧着吧。”程星河抬头往上上面:“龙虎山的跟咱们的人,都搅成了一锅粥了,赶紧出去,把这个玩意儿的罪证公开,大家化干戈为玉帛……老邸!老邸也一起走啊!”

“底下呢。”我吸了口气:“没法救他了。”

程星河却皱起了眉头:“在下头?”

“怎么?”

“那……”程星河指着我身后,声音一紧:“你后头的那个人影,是谁?”

我心里悚然一动——我后头,还有人?

而这个时候,头顶上依稀传来了老亓的声音:“江采菱让我告诉你——刚才有个人下去了,让你千万小心,那个速度,太快了,她,没看看清楚!”

江辰忽然露出了一个很奇异的微笑来。

我明白他刚才等的是谁了。

下一秒,我立刻抓住了程星河往上一推:“上去!”

几乎与此同时,我身后爆发出了一阵极为强大的力量,奔着我们就横扫了过来!

我立刻用江辰的身体挡住自己,可那道阴气来的又快又狠,一绺头发直接落了下来。

程星河没顾得上细想,翻身就上了上一层:“这个人是……”

敕神印的金光亮起,逼退了那些黑影,看清楚了来人,我心里一沉。

程星河也看见了,高兴了起来:“这不是酱菜瓶吗?她什么时候来的?太好了,咱们又有帮手了!”

说着就问:“哎,你这一阵,到底上哪儿去了?”

是啊,是江采萍,她还是跟以前一样,美如谪仙。

只是,她的衣衫,长发,全变了。

表情,也变了。

她冷冷的盯着我,抬起了手——一片阴气凝结,宛如一道一道利刃,对着我就划了下来。

她——不认识我了!

我倏然就想起来了。

前一阵子,一直有一个长发女人在后面尾随着我,我却一直没看清楚是谁。

原来——是她?

江辰微微一笑:“旧人重逢,你应该高兴。”

在玄武局,我们一直以为她为了保护我们,被屠神使者给……

程星河把脑袋从上面一层,蝙蝠似得倒挂了下来,看清楚,也愣住了:“不是,江采萍,你怎么了?”

她手上的阴气,跟之前不一样了。

比她自己的,强大许多——她好像,能随意使用,真龙穴里的灵气!

这一下,那一道灵气铺天盖地的对着我和江辰炸了开来!

我立马再次把江辰挡在了面前,这一息之间,那道身影,以鬼魅才有的速度,猛然贴近,对着我的手就削了下来。

我立刻翻身躲开,可江辰抓住了这个机会,手头上黑气一震,我手上一麻,不由自主松开,他已经飘然到了安全的地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要真相——还是要你这个妾?”

敕神印的金光下,江采萍本来妩媚动人的那双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灰翳。

“江采萍,你疯了?”程星河立马喊道:“你他娘清醒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