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3:12:24

最新章节: 眼前发黑又发红,眼前重重全是幻影,相柳的头真假掺杂,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已经到了这里了,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可惜就可惜在,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可不靠气息,怎么赢?耳朵里嗡嗡作响,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应该是又来了许多

第2020章 清算旧账

可我们都知道,这不是喊一两声,就能清醒的情况——江辰,怕是在谢长生的帮助下,取下了她某一道魂魄,填充进了其他的东西。

难怪千眼玄武说,我们还要再次见面的机会,江辰早预备在这里了!

江辰活动了一下手腕,江采萍就挡在了他面前,对我严阵以待。

我心里一堵,似乎,她为了江辰,能牺牲自己。

江辰缓缓说道:“你这个人,一向心慈手软,哪怕对外头的人,也狠不下心,对自己的妾,又怎么样?”

说着,他看向了江采萍,点了点头。

江采萍抬起手,这一瞬间,底下那些黑色的东西,开始蠢蠢欲动——她要把那些黑色的东西召唤出来,把我拉下去!

一瞬间,那些东西跟潮水一样,对着我就蔓延过来了!

我只好跳起来,躲避那些东西,可江采萍不依不饶,对着我就扑。

她没了神志,拦是拦不住。

要阻挡她,除非……

可我脑海里,顿时就想起来了上次跟她分别时那一面。

她对着我就喊:“相公——好好活下去,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妾……”

我下不去手。

江辰也没闲着,手一抖,趁着我被江采萍牵制住,一道银光,奔着我脚踝就下来了。

他要把我拉下去。

一脚把那道银光踢开,江辰四下一看,拍了拍手。

下一秒,“唰”的一声,数不清的藤蔓,也缠绕了上来,跟黑影子一起,就想把我给带下去!

铲除了这些东西,对我不难。

可江采萍挡在我前面,一点喘息余地都不给我留!

程星河着急,一凤凰毛从上头探了下来,对着那些藤蔓就打。

可没想到,那些藤蔓反而对着凤凰毛缠上去,好险没把他给拉下去。

他脾气上来,一抬手,一道火光顺着凤凰毛就燎了下去,瞬间把那些东西烧焦坠下,不由高兴了起来:“哟嘿,管用!”

他还想一鼓作气,帮我把那些东西给打掉呢,“咯吱……”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巨响。

像是什么巨大的东西移动了起来。

同时,隐隐约约,听到了外面的一片惊呼声。

出什么事儿了?

江辰也听见了,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一边抵挡江采萍,一边喊:“程狗,出去看看!”

程星河往上一看,犹豫了一下,让我小心,噔噔噔往上一跑,不长时间就下来了,声音立刻急促了起来:“七星,不好了,外头动静不对——之前倒下的四相局石像,动了,像是——要归位!”

跟我猜的一样。

对方的真正意图,就是在千方百计都杀不了我之后,重新把我封在里面。

一旦那四相石像也立起来,四相局就可以说被重新修复,我就更不可能出去了。

得赶紧抓住江辰,把他给弄到了外头去。

“而且。”程星河吸了口气:“江采菱那也快坚持不住了。”

说着,身子一坠,就要下来:“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老子来帮你!”

“你回去!”

他不听。

凤凰毛的火猛然炸起,一下将四周围的藤蔓黑雾全部打退,江辰盯着程星河,微微抬起了手。

我心里一沉,坏了!

江辰现在的仙灵气,炸在了程星河身上,他活不了!

“你他妈快上去!”

他还是不听,一双灼灼的二郎眼对上了江辰的眼睛:“我早就想教训教训这个江真龙了——咱们看看,黑龙厉害,还是凤凰毛皮实!”

下一秒,凤凰毛上星火四溅,对着江辰就抽了过去。

江辰一身仙灵气,跟屏障一样护住他的身体——他甚至看都不肯多看程星河一眼,完全把程星河当成了一个不入流的杂鱼,只盯着我。

谁知道,这一瞬间,程星河下了力气,凤凰毛竟然穿透了仙灵气,落在了江辰身上!

“啪”的一声脆响,黑色的龙鳞猛然炸开,哗啦啦落了一地!

我一下愣住了,江辰就更别提了——他眼神一暗,从来没想到,自己的鳞片,能让程星河打碎。

程星河盯着那些龙鳞,兴奋了起来:“活该!就你这路数的,还想跟七星争——泥鳅沾点水,还他娘以为自己是海鲜了!”

程狗其实,也一直在进步,从来没停下。

江辰眼睛一沉,我反应过来,立马奔着程星河那扑:“程狗,跑跑跑!”

可身上一重——江采萍调集了真龙穴的阴灵气,一下卡住了我。

坏了,那个情况,差一步也不行!

江辰一抬手,那道锋锐的银光,对着程星河的脖子就过去了!

“程狗!”

程星河也想躲,可身子才一偏,刚才那些被他打散了的藤蔓黑影,趁机就围了上来报仇,牢牢把他缠在了地上!

江辰看程星河的眼神,俨然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可就在这最后一瞬,一道黑气拔地而起,挡在了程狗面前。

那一道黑气,薄而冷硬,坚不可摧!

一个人影,蹲在了程狗身后。

老头儿!

江辰盯着老头儿,眼里瞬间有一抹不可思议:“你是——青龙穴马家人。”

不光是马家人,当初,还是黑先生里,风水行排名第一,和厌胜门真正的门主。

毫无疑问,他比十二天阶的本领大得多。

由不得不惊艳,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老头儿展现出自己的真本事!

老头儿站起身来,咧嘴一笑:“这地方热闹,我过来看看——捎带脚,落实一件事儿。”

没的说——落实的,就是四相局改局,推到了厌胜门这件事儿!

我立刻用斩须刀挡住江采萍,大声说道:“老头儿,没找错——就是他。”

冤有头,债有主,到了要清算的时候了。

老头儿嘿嘿一笑,看向了江采萍:“喲,这不是咱们厌胜的人吗?也让他给祸害了?”

话音未落,老头儿一摆手,江采萍的挡在我面前的身体,倏然就是一个踉跄,不由自主跌在了老头儿面前。

厌胜的法子,对付厌胜的鬼,不愧是门主。

程星河都看直了眼:“好家伙,老头儿,你要是早点出手,我们得少受多受罪?”

“年轻人,吃苦是福。”没等江采萍挣扎起来,老头儿一只手,就按在了江采萍的头上,沉沉说道:“后头的,不用管——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好。”

我该做的,就是把江辰带出去,把他的罪状,公布于众。

可江辰看着我,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心里一沉,那个笑容,不大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