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22章 复生之阵

之前还没见到这一层,是江仲离摆的?

我下来环顾了一圈:“江仲离?”

没人回应。

江辰也不见了。

这已经是第六层的棺椁——下面就到底了。

抬起头,离着棺材口,已经越来越远,隔着重重的破口,天龙牙撑住的裂缝透出的光,也只剩下了依稀。

当初,景朝国君被埋葬在最底下这层,是靠着一片天龙爪,一点一点挣扎上去的?

那种绝望和窒息,再一次跟洪水一样满眼了过来。

难怪——潜意识也要发誓,永远不会回到这个地方来。

我声音一提:“你该出来见我了——几百年了。”

可还是没有回应。

一种强烈的直觉袭来,得赶紧离开这里。

可抓不到他们,这一次就白来了。

老头儿的冤枉,四大家族的诅咒,景朝上下的人命,都得有个交代。

“唰”的一声响,一个角落里出现了一个人影,我立马奔着那个位置过去了,可这一瞬,一个人影从上头下来,一把拉住了我。

回头一看,杜蘅芷。

“你怎么来了?”

“我当然要来,”杜蘅芷看向了这个阵:“今天你的星相晦暗不稳,暗弱陷围,有大劫。”

晦暗不稳,暗弱陷围——这不就是自己受难,还要波及身边人的星相吗?

“知道是大劫,你还来?”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一定要来。”杜蘅芷的眼睛在敕神印的微光里,也一样灿若星辰:“咱们的星轨是重合的——你的命,就是我的命。”

而她看向了面前那个阵:“这里头的人,摆明是要引你下来,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你认识这个东西吧?”

我吸了口气:“自然认识。”

如果江辰没有帮手,他应该是去动那个螺旋纹了——那东西应该能重启四相局。

可他既然有帮手,这就说明,他在第三层跟我缠斗的时候,他的帮手就可以帮他触动机关,也就是四相石像,突然复原的原因。

不过他们没想到,哪怕是这样,头顶上的棺材盖子,依然被老头儿给卡住了。

他们无计可施,这恐怕是他们最后一个法子了。

利用底下压着的某种东西,来彻底把我留下。

这是复生之阵,一旦生效,唤醒的,是那个踩在了国君脚下的黑影,祟。

头顶上那些黑影,也许只是祟的残秽,只是残秽,就得要九幽魄和数不清的高阶来阻挡,真正的祟有多大的能力,可见一斑。

四相局被修建起来,跟那个祟,恐怕也脱不开关系。

一旦被放出来……

“他们蓄谋已久,就是要逼着你就犯。”杜蘅芷盯着那一片祭坛:“千万别让他们得逞。”

我忽然觉得,杜蘅芷跟以前不一样了。

她觉察出来了:“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要是以前,你会劝我——赶紧离开这种是非地。”

“你想做的,我就陪你做,”杜蘅芷十分自然的答道:“我不管,有没有道理。”

她跟以前那种一板一眼的天师府高阶风范,也不一样了。

可这个时候,外面咣的一声巨响,整个龙棺再一次震颤了一下,杜蘅芷一个踉跄,我立刻扶住了她,她连忙说道:“你要找人,得快点——龙虎山的实在太厉害了,不光龙虎山的,据说三清老人,在彻底封住九尾狐之后,也会赶过来,到时候,会越来越难。”

我一寻思,他们不是要搞什么祭坛吗?也好说,我先把这个祭坛给掀了。

斩须刀出鞘,对着那一片符咒就横扫了过去,可意料之外,那片符咒似乎深深的渗透到了木料之中,起不到大作用。

不过木料的味道,猛然浓郁了起来,真龙骨跟着就是一痛。

是关于这些木料的记忆。

“国君,东西送来了。”

是碧落黄泉木。

玄英将君跪在身前,可是,满身是伤。

“谁把你伤成这样?”

“北戎那边的人横生枝节,说咱们抢了圣物,臣下跟他们动了手——他们人多,吃了些亏。”

“多少?”

“几千兵马。”

玄英将君只带了几百民夫。

他的风险和骁勇,不言而喻。

“玄英将君辛苦,这一次,多加封赏。”

“给国君效命,不敢言苦。”

这东西,是我亲自让他拿来的。

结果,亲手把我封在了里面。

整个四相局,全是这样。

“我想起来了。”我对着一个角落开了口:“玄英将君——时隔这么久,你还是恨我抢了你的位置。”

江辰的脸,终于从那个角落里浮现了出来。

他冷笑:“哦,你想起来了。”

我是想起来了,在这个地方时间越长,真龙骨里的记忆,就越跟潮水一样,翻涌而出。

他那个时候,确实是兵强马壮的世家子弟——如果没有我,做国君的,一定是他。

可我一出现,本来要投奔他的,全冲我而来,本来响应他的百姓,全把门给我敞开。

好像一大一小两个磁石,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本属于自己的铁屑,越过他,都被我给吸走。

到了最后,他自己,也不得不为我所用。

我想起来他杀我那一天了。

“国君,危急——那些军士反叛!”玄英将君风尘仆仆,身上的甲胄都出现了缺口:“臣下带国君冲出去!”

国君回头看着他:“反叛?”

外面一片刀兵之声。

四处是火。

“臣下带着国君——从侧门突出!”

他抬手扶住国君,这个时候,外面有人大喊:“国君,万勿轻信……”

下一瞬,一柄寒芒,刺穿了黄袍。

锥心的疼。

“你就那么想取代我?”

“我现在还记得,那一次,代替你去水神庙上香,”他答道:“我听见,有一个很细微的声音,说真龙转世到了,我是高兴的。”

没错,庙里的声音,很多是神谕。

“可是后来,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说认错了,像是像,他不是。”

江辰抬起头看着我:“那一次,就下定了决心,没有你,这个位置,本应是我。”

“后来,你还遇到了谢长生?”

江辰眼神一凝。

“没猜错的话——是谢长生找到你,让你从我身边,取一个叫敕神印的东西,只要找到了那个东西的踪迹,他愿意帮你,完成你想做的任何事情?”

他一早就认定,要是没有我,这一切,还是他的。

有了这个机会,就更别提了,他到了我身边,要抢。

也许几生几世,我们的关系,都注定是要你争我抢。

但我还是没想起来,我跟谢长生,是怎么决裂的。

“这个敕神印,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改局的除了你们,还有谁?”

“你想知道真相,那也可以,”他缓缓的说道:“你过来,我跟你细说。”

他缓缓,到了祭坛中间的位置。

要引我走过去。

杜蘅芷拉了我一下,意思是不要上当。

我当然也明白,可不过去,抓不住他。

而这个时候,杜蘅芷忽然抬起头来:“这边——好像又有什么动静。”

我一转脸,只听“哄”的一声,左侧的棺壁被猛然撞击,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老头儿才刚说过,这个木料,雷都打不开!

就从那个裂缝里也看出来了,外头,有极为强大的仙灵气。

又一个人影从上头蹿了下来:“不好了,七星,龙虎山的像是商量好了,为了抓住你——不惜拼尽全力,要把龙棺给打破!”

江辰看着那些裂痕,瞬间也露出几分焦急——龙棺破开,我被抓走,他就没法利用这地方封我了!

可外面的巨大动静,没有以我和江辰的意志为转移。

“咣”的一声炸响,整个龙棺猛烈的摇晃了起来,一道光线从外面射了进来,龙棺上的裂纹,逐渐扩大,到了手掌的宽度。

一排人影,出现在了裂纹外面。

“不容易啊——这一下,打掉了三十年的修为,才出来这么一点缝隙。”一个声音缓缓响了起来。

“为了三界平安,也值。”

龙虎山的!

眼睛适应了光线,越过那排人影,从缝隙里看到外面的一切,我心里陡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