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2023章 阿遮那神

外面横七竖八,躺着许多人。

还有灵物。

我认得出,一双拐,是属于西派一个老风水先生的,外号铁拐探龙。

可现如今,那个拐,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地上,污迹斑驳。

依稀有好几个动物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那是之前还在小超市外头,让我无论如何也给他们尝尝新口味辣条的灵物。

还有几个人,脚上的布鞋十分扎眼——是厌胜门里,代表等级的几种颜色,有的人脚上,甚至只剩下了一只。

一两天之前,他们还好端端的欢声笑语,享受天伦之乐,或者潇洒度日。

可现如今,什么都没有了。

“天师府请来的,实在是太强了,大家为了挡住他们,拼尽了全力,不然……”程星河嗓子梗了一下。

我自然明白,不然,天师府请来的人,怎么能一路冲到了龙棺这里来!

“但是,我进来的时候,他们不让我告诉你,说是——要让你心无旁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杜蘅芷也吸了口气:“他们都说,值得。”

一只手伸进了那道裂缝。

那只手的手心冲上,凝结出了一点白光,但是白光飞速旋转,凝聚的越来越大。

那种灵气,简直摄人心魄——比之前见到的,都要强大。

龙棺上,木料的味道炸出,一道木屑,瞬间就被卷了起来!

“他们就是这样,跟钻木取火一样,一点一点的磨,慢慢打开外墙和龙棺的!”程星河立刻说道:“一个接着一个,齐心协力。”

话音未落,凤凰毛奔着那只手就扫过去了:“你去抓住江真龙,找到真凶——我帮你挡着!”

我吸了口气,转身对着江辰就追了过去。

江辰等的就是这一瞬,微微一笑,显然就想把我往祭坛中心引,我自然不会上当,斩须刀对着他就削了下去。

可他往我身后点头:“你的人,阻挡不住。”

眼角余光也看见了,凤凰毛甚至都没靠近那道白光,就被弹出去了老远,甚至险些打在了程星河自己身上。

杜蘅芷就更别提了,早就布好了阵——当然,跟上次在琼星阁里一样,是自己的身体,根本没法承受的阵。

她的身体,才刚恢复,可耳朵里,再一次开始淌血。她一点都没有犹豫。

不过,哪怕是这样,也只是延缓了那个白光打磨龙棺的速度,根本就阻止不住!

可这一瞬间,一个人影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以极快的速度,对着那人就扑。

那个迅捷人影身上,也笼罩着一层仙灵气。

是异邦蛮神的蓝脸。

兰老爷子。

这件事情上,恐怕没有任何本土神灵愿意参与进来,他只能请来了那种蛮神。

蛮神力气是极大的,加上兰家人天赋异禀,这一下冲击力极大,简直如同天上坠下的流星。

可又有一个跟伸手人一起的身影挡在了伸手人的前面,好几个人同时抬手,一道灵气倏然拔地而起,成了一个坚硬稳固的屏障。

“啪”的一声,带着蛮神的兰老爷子被阻隔在了屏障外面,后退半步,满头的珠翠,哗啦就是一声响。

江辰本来就是想让我分神,一抬手,那些黑乌乌的东西再一次对我卷了过来。

我提起一口气,用斩须刀劈开,对着那个伸进来的手,就用斩须刀挡了过去,喊道:“兰老爷子,你快离开——我挡得住!”

可兰老爷子一声不出。

他站在了屏障外头,忽然猛然对着屏障就撞了过去。

一下不成,又一下!

满身的力量,和他本身的力量结合在一起,那道屏障的声音,振聋发聩!

那些要进龙棺抓我的,一时间也凝了神。

兰老爷子的手和头,都被反撞出了涔涔的鲜血。

身上的手势,残金断玉,落了满地。

可他就是不停!

这样下去……

“兰老爷子!”

被蛮神的气息,映照的发蓝的面庞,隐隐露出了一丝笑容,声音是低声细气重叠着刚猛粗犷:“不用拦着啦!我们兰家人,就非得阴阳颠倒?这日子过了这么多年,过够啦!”

重新拾起凤凰毛的程星河看了我一眼。

是啊,之前,兰老爷子还拦着哑巴兰,不让他去破白虎局。

因为身上,有白虎局给予的好处,舍不得放手。

可哪怕他这么拼命去撞,那道屏障,也丝毫不见裂缝。

那些天师府的高阶已经看不下去了:“兰老爷子,你是行当的名宿,何必这么想不开?你们兰家——从四相局上得的好处不少了!”

“给你的子孙后代想想!你们的能力,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只不过是阴阳颠倒,有什么要紧?何必还要以卵击石?不值!”

是啊,算起来,跟短命程家,多病魏家,痴傻马家比起来,兰家是四大家族里,得到好处最多,风险最小的。

“祖爷爷!”

哑巴兰也扑了过来:“你让开,我来!”

“是啊!”兰建国兰红梅他们也都冲了上来:“祖爷爷,我们想做的事,我们自己做!”

兰家这些人,脸色其实都很不好看,显然刚才在阻拦这些人的时候,已经用尽了全力。

可兰老爷子身上蛮神的气息一炸,瞬间把哑巴兰他们掀翻出去老远。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以前贪图前人留下的荫蔽,委屈了你们,”兰老爷子的声音,中气十足,一往无前:“现如今,我这老骨头不要了,也得让我的后人,过上想过的日子!”

这一下,那一道屏障,“啪”的一下,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纹,下一瞬,玻璃一样整个碎裂。

“他能撞破那几位大人的气……”

天师府那几个高阶见状,也屏住了呼吸:“他不要命了?”

兰老爷子一笑,蛮神的气息又猛了几分,兰建国看出来了,厉声喊道:“祖爷爷,别再用阿遮那神的力量了——你承受不住了!”

阿遮那神,是异邦神祇之中,力量最大的主神,据说能撕裂天地,几乎等同于盘古。

阿遮那的意思,就是大力金身。

我心里悚然一动,能请得动这种神祇,已经是极大的能力了,还要把阿遮那神的力量全释放出来——就好比之前真龙骨没长成的时候,金龙气会对我的身体产生反伤一样,兰老爷子哪怕是阴阳身,也是肉眼凡胎,绝对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力量!

果然,兰老爷子耳朵,嘴角,全是血!

可他一点都没退怯,以蛮族特有的豪放,一把撸下了脸上的血和脂粉,大吼一声,穿着绣鞋的小脚,以让人想象不到的力量,在雕龙地板上,震出了一道深坑!

那些阻挡他的人互相对望了一眼,还想抵挡,可兰老爷子,在新的屏障还没竖起之前,先一步,奔着那些人就抬起了手。

那些人被巨大的力量,震的同时踉跄了几步,这一瞬间,要打开龙棺的那个白光,就颤动了一下,瞬间从龙棺边缘消失了。

好!

不光是我,周围的人,全都大声喊了出来。

抓住了这个机会,我一鼓作气,再一次去抓江辰,江辰往后一退,我一抬手:“程狗,凤凰毛借给我!”

唰的一下,凤凰毛就落在了我手里。

我对着江辰就脖颈就卷了过去——这一下,凤凰毛在我手里嗤的一声燎亮,划出了凌厉的破风声。

这一瞬间,我忽然有了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我以前,似乎干过同样的事情。

仿佛,管理着数不清的龙!

江辰的眼神一凝,闪出了一丝了本能的恐惧。

似乎,他也并不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