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2024章 那位大人

而这一瞬间,龙棺猛然又是一颤,江辰的身体,出于本能的往后一沉,大概是用出了速度的极限,堪堪避开要害,可饶是这样,凤凰毛啪的一声,还是卷在了他脸上,黑龙鳞都没来得及滋生出来,半张光洁的脸上,就是一道骇人的血痕。

他盯着我,满眼难以置信:“你回来了……”

我早就回来了!

我没给他留任何的反应机会——这么多人,为了我在外头以命相搏击,我一秒钟都不想浪费。

欠我们的,你得还。

凤凰毛的光,在我手里,比在程狗手里的时候更亮。

这是一种奇异的身体记忆,久远而熟稔,像是天生本能。

凤凰毛穿透了那一片黑暗,对着江辰就卷了过去。

江辰一抬手,那些藤蔓黑雾,再一次升了起来,但是那些东西,碰上了凤凰毛,倏然就被拦腰截断,追着江辰卷了过去。

江辰避不开,只能出于本能,抬手挡住,他也算是尽了全力,胳膊上瞬间就起了一层乌光,黑龙鳞应声而出。

可在凤凰毛下,黑龙鳞直接被打碎,哗啦一声,生生溅下了一层,像是数不清的黑水晶!

程星河和杜蘅芷全屏住了呼吸,程星河见到了那些碎黑龙鳞,大声就是一句“好!”,喊道:“七星,上——把他欠你的,都给讨回来!”

是啊,我曾经被埋在这里,多少年?

凤凰毛翻飞如火,江辰身上,出现了一下又一下的伤痕。

今天,非把他给抓出来不可!

江辰眼睛一沉——显然,像是退无可退,有了杀心。

杀心,他一开始就有,但是现如今,像是要铤而走险,破釜沉舟。

怎么,又要闹幺蛾子?

没法给你这个机会了。

凤凰毛抬起,对着他两只手就卷了过去,他还想抵抗,已经抵抗不过了,整个人,直接被我从阵法中心给拽了出来,眼看着就要抓到手了。

可江辰抬起脸,露出了个狞笑。

像是——幸灾乐祸?

他都什么样了,还能对我幸灾乐祸?

可这个时候,头顶一个响声,程星河像是觉察出什么来了:“七星,小心——好像,又来了什么东西了!”

这一道子——是神气。

吃香火的,才会拥有的那种,强大之极的神气!

这一道神气下来,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奔着我的手就落了下来,我没法子,只好松手,这一松手,江辰转身一滚,就躲在了安全的地方。

江辰的帮手?

那个——幕后真凶?

我立刻抬起头来,可面前被黑色的雾气全部淹没,后头的身影,根本就看不到!

我抬手就要用敕神印,把那一片乌黑给照开,可第二道神气,重新对着我的头落了下来。

心头一震,这个神气的凌厉程度,不比河洛的差!

身边一个人斜刺里冲出,直接把我扑倒,那道神气砸在了我刚才站的地方,“扑”的一声,外头伸手人一点一点才能磨开的棺壁,直接就炸出了一个洞!

连上了十五层阴阳浆的碧落黄泉木,都成了这个样子,要是个人,扛上,就囫囵不了!

有这种能力的,自然就是江辰身后的靠山了。

逼到了这个份儿上,终于来了。

“你们俩小心!”

程狗的声音响了起来。

压倒我的,是杜蘅芷。

杜蘅芷抬起头,盯着那一片黑气,忽然露出了几分恐惧。

杜蘅芷第一次跟我见面,见到小金花的时候,也害怕过,可那个恐惧,跟现如今这种,完全不同。

小金花可能只是她的心魔,可现在,她似乎是见到了什么,绝对抗拒不了的力量。

她自言自语就是一句:“那位大人——不是应该在镇压九尾狐吗?”

“你认识这个吃香火的,是不是?”我立刻问道:“那是哪一位?”

可杜蘅芷的眼神是木的,一把抓住了我,只说出了一个字:“跑!”

能让杜蘅芷,畏惧成了这样?

我撑起身子就要过去,可杜蘅芷挡在了我前面:“北斗——你想做什么,我全支持,可如果对手是那位大人……我只想让你活下去!”

她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凄厉尖锐。

我愣了一瞬,程星河也傻了眼,抬起头望着上头:“那,到底是谁啊……”

可没等我回过神,又一道神气,对着我压了下来!

我抱住杜蘅芷闪避过去,那道神气,眼看见要打在杜蘅芷身上,我想也没想,用尽全力,以毫厘之差,用右臂挡在了杜蘅芷前面。

“嗤”的一声,右臂被神气仅仅擦过,却顿时就像是被火给烙了一条,炸起了一道焦痕!

“北斗!”

杜蘅芷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看向了我右臂那道伤痕,眼里全是心疼。

难怪——难怪杜蘅芷说我争不过,这种神气的力量,简直跟天罚差不多!

江辰立刻后退,抬起头看向了那个方向:“你可算是来了。”

黑影之后没有任何回应,我却觉出来,一道冷漠的视线,落在了我身上。

神气似乎是想着速战速决,再次炸起,我一把推开杜蘅芷,自己往前躲开,就觉出来了——这个救兵,跟江辰一样,想把我往阵心里头逼!

这一下,里面的动静,显然也惊动了外头的人,外头那几位觉察出来,显然也吃了一惊,可他们要突破管壁进来的速度,也更快了,显然,是想在真龙穴出事儿之前,先把我弄出来。

为了争抢时间,那几位齐心合力,再一次对着兰老爷子抵挡了过去。

兰老爷子那边,身体损耗已经很大,可他还是不管不顾,抬头一看,我这里还需要挡着,他没有犹豫,大吼一声,也把身上阿遮那神的力量,再次调升到更大!

“祖爷爷!”

外面一阵吼,我躲避神气之余,看清了外头发生的事情,心一刹那之间,几乎像是停住了。

兰老爷子不光耳鼻开始流血,满身锦绣,也从内到外,渗透出了大团大团的血迹。

他的经络,受了重伤,再这么下去,别说撑不住,最严重,只怕——会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我厉声喊道:“哑巴兰,拦住了兰老爷子!我撑得住!”

可话音刚落,门外的人叹了口气,互相看了一眼,那股字屏障,猛然炸起仙灵气——更坚固了。

兰老爷子的身体猛砸过去,下一秒,忽然就停滞住了。

像是一棵参天巨树,轰然向着后面倒塌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