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28章 不死不认

斩须刀上确实是抗拒的,看得出来,刀身在乱颤,物灵在抗拒。

可江辰也有仙灵气,一道强横的乌色煞气,直接从斩须刀的锋芒上绽开,锋锐无比。

“跑啊!我命令你,跑!”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撕心裂肺。

可江采萍缺失了某一个魂魄,什么也听不进去。

我心里忽然一阵绝望,因为我明白——哪怕不缺失,她也不会让开的。

斩须刀在江辰手里划破长空,她的身体,猛然跌出去了老远,轮廓顿时单薄的像是蝉翼一样。

“江采萍!”

江辰旋过了斩须刀,对我笑:“这些认错真龙的,总得付出点什么代价,是不是?”

他这话,是对杜蘅芷说的。

杜蘅芷是我身边,唯一一个站着的。

“杜蘅芷,别管我了。”我立刻说道:“你看见了没有,我被钉住,就没法保护你们……”

“我不要你保护。”

杜蘅芷也一样,缓缓答道:“你已经保护我很多次了,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

她抬起手,擦下了自己额头上的血。

杜蘅芷全身的气息,凝结在了手上,她面前,忽然出现了许多的身影。

这叫纸上灵,跟她以前用过的撒豆成兵一样——用自己的血和符咒作为媒介,拘来了附近,所有强大的阴魂。

我心头一震,大声说道:“杜蘅芷,别!”

这个法子,对身体的损耗极大!

她已经成了这样了,再用这种法子,无异于自杀!

可她不听。

数不清的身影,席卷六合,呼啸而过,对着江辰就扑了过去。

我拼了命的想把钉子从手腕里拔下去,可那个东西,就是纹丝不动!

坚固的,让人绝望。

江辰用我的手势,斩须刀旋起——把周围的一切,全部荡涤干净。

他确实很强大。

如果没有我,也许,他真的能坐在我的位置上。

那些纸上灵,在强大的煞气之下,跟扑向蜡烛的飞蛾一样,全部逐渐减小,消失!

不光如此,那强大的力量反噬,杜蘅芷单薄的身体,跟那些纸上灵一样,瞬间被掀翻,甚至越过我,重重摔到了老头儿的屏障上头。

那一瞬,似乎那个力量,把我的心也穿透了,一阵几乎被烧融了的剧痛。

“杜蘅芷!”

可手上的钉子,就是挣脱不开!

江辰对我一笑:“这东西,是花了很长时间,很大代价,专门给你打造的——我拿自己的一切打赌,你绝对没法子挣脱。趁早,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说着,看向了杜蘅芷:“你躺下,回到该回的地方,不给自己想,也给这些拼尽全力帮你的想想……”

他的声音,冷的像是三九天的冰:“至少,给他们都留个全尸。”

杜蘅芷挣扎起来,虽然她的命灯,一瞬间只剩下了一点残亮。

可我和她同时发现,她的右臂呈现了一个不自然的角度,断了!

对她来说,断了右臂,基本上就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了——她没法凝气,也没法书写符咒,画不了阵,招不来人!

“别动了!”我大声说道:“你做的够多了!护住你的命灯!”

可杜蘅芷就是不听,她以一个弱质女子,几乎不可能有的刚硬站了起来。

“不管是西派杜家,还是天师府,”她声音哪怕因为剧痛是颤的,也含着力量:“不死,不认输。”

我的心重重一震。

其实,她就是所谓出生在别人终点的人。

她的人生,理应光明顺遂,一片坦荡,为了我,值得吗?

可她蹲在地上,开始画起了东西——用左手。

符咒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左手,写字都不会写工整,怎么画符?

老头儿一直没回头,可他叹了口气——他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

江辰根本就没把杜蘅芷放在心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似乎心满意足。

“你争不过命。”

他一只手,开始去摸我身上的敕神印。

一股子怒火蒸腾而起,绝对不可能让你拿过去!

可手被死死钉住,根本就动不了!

哪怕斩须刀,也在他的手里。

那种力量呢——本来属于神君的那种力量呢!

金龙气,像是完全被那个铁钉给锁住了!

他的手一沉,摸到了敕神印的位置。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这个时候,一个小小身影从我身上跃起,一下咬住了他的手。

小绿!

江辰皱起了眉头,一反手,就想把小绿给甩下去。

可小绿犹如一个捕兽夹子,咬的死死的,就是不放!

江辰眼神一暗:“哪怕一个吞天蟆,都对你尽忠成这个样子——你何德何能?”

我看出来了——似乎,这个不甘,不理解,和困惑,才是他一心铲除我的,最重要原因。

不,这些都不精准,真正精准的,是嫉妒。

“因为我是我,”我答道:“哪怕你取代了我,也得不到我的一切。”

江辰的神色顿时就冷了下来——这句话,触动了他真正的逆鳞。

下一秒,他手上用力,小绿猛然被乌黑的杀气炸起,咕噜噜冲出去了老远。

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的了。

就在重新抓住敕神印的时候,一只手,却拽住了他。

江辰似乎没想到,我还能有帮手,可一转脸,就看见江采萍的一只手,依然搭在了他胳膊上。

这个力量,已经极为微弱——这要不是在真龙穴,恐怕她已经灰飞烟灭了。

“江采萍……”

我心里更疼了,好不容易留下一点精魄,为什么不躲!

他甩过斩须刀,对着江采萍又是一下。

江采萍虽然没了神智,身体反应还是有的,她身体一转,堪堪以人体无法做到的角度躲过,可斩须刀的煞气实在是太大了——这是砍过神灵的东西,哪怕碰不到,那煞气也足够摧毁任何灵体了!

她的身体,更淡薄了,像是纸上拓印下来的!

可她的手,还是牢牢的抓住江辰的胳膊。

江辰甩开她,可又有几道子影子从后头扑到了他身上来。

可那几道影子,倾斜不定。

我看到,杜蘅芷从一个角落里站起来了。

是杜蘅芷使唤来的纸上灵——右臂不能用,她用了左臂,哪怕纸上灵歪歪扭扭。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不肯放弃?

那些纸上灵对江辰来说,什么作用也起不到,碰到了斩须刀,全部灰飞烟灭——纸灰往后一震,杜蘅芷的身体,猛然反撞到了壁板上,没了动静。

金毛急着扑过来,齐雁和挡住,也皱起了眉头:“怪的很——这些人,似乎都不后悔。”

外面伸手的人盯着老头儿,也说道:“你这位孙儿——怕是支撑不住了。”

“要不然,你回头看他一眼。”

“不然,最后一眼,恐怕也……”

老头儿依然不肯回头,微微一笑:“后面的事情,我听不清,也不打算看——我教给过他,不管发生什么事儿,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儿,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话音未落,“喀”的一声,老头儿拉起来的黑色屏障,也出现了一道裂纹。

老头儿自己,也撑不住了。

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没用了,”江辰再一次抓住了敕神印:“他这个样子,再也不会有翻身的力量了。”

敕神印从我身上被取出,金光耀人眼。

江辰的丹凤眼,一瞬间映出了那道光。

狂喜,如愿以偿,难以置信,跟金光一起,交织在了他眼睛里。

这一瞬间,不知道他等了多久。

“恭喜神君拿到了敕神印。”齐雁和也过来了:“这一场仗,花了这么长时间,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