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30章 纸人抬棺

抬起头,一片浓雾之中,出现了几个模糊的身影。

那是一种——特别不祥的感觉。

这一瞬间,所有人全屏住了呼吸。

一个伸手人低声说道:“难不成——是它?”

“这可麻烦了……”

老黄努着眼睛看清楚了,猛然吸了口气:“还——真是它!”

齐雁和的身体,倏然就后退了一步。

江辰觉出来,眼神一转,也看向了那片浓雾,像是屏住了呼吸。

浓雾散开,那几个模糊的身影逐渐清晰,看的出来,那几个身影极为古怪。

瘦削笔直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直挺挺的,而那几个身影肩膀上,还扛着一个什么东西。

棺材?

雾气昭昭之中,一个声音缓缓响了起来:“我说谁把我给喊出来了,原来是你。”

这声音极为古怪,缥缈空灵,却听不出男女老幼。

这是,谁?

雾气逐渐淡去,看清楚了抬棺材的,我呼吸顿时一滞。

左边的穿红,右面的配绿,脸色煞白,各自涂抹着膏药似得红脸蛋。

是纸扎的童男童女!

齐雁和叹了口气:“怕什么来什么——真是它。”

连齐雁和,也能说出一个“怕”?

这个“它”,到底是谁?

看清楚了那个棺材上的痕迹,我脑子里顿时就白了。

“李先生……”

不知道什么时候,鬼语梁他们也钻进来了,看清楚这个东西,全傻了眼了:“完了,这下完了……”

流星拐滕先生更是如遭雷击,多了几下脚:“李先生,你是闯了大祸了!”

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弥天大祸!

那个棺材上,篆刻着玄门特有的星斗图,四面八方,则是雷符。

雷符,有整整九个。

而棺材的九个方位,各自垂下了九个锁链——那些锁链,粗大结实,一看质地,是是只有天师府才用的起的上好十八重玄铁。

而九个十八重玄铁锁链上,各自都有或轻或重的焦痕。

能把十八重玄铁烧出了焦痕的,天地三界只有一种——雷。

十八重玄铁,九道雷痕,没别的可能,唯一可能的就是,这个被我呼唤出来的东西,被一种阵法困住过。

九雷锁大江。

九尾狐!

那个——给我争取了许多时间,拖住了天师府,曾经惊动三界,力战三清老人的九尾狐!

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能把这个东西给召唤出来。

难怪——天师府的说我闯下了弥天大祸!

这一瞬间,整个真龙穴,似乎都跟着战栗了一下。

我记得,它马上就要被永久封回去了,竟然会在这个紧要关头被我给召唤出来?

唯独老黄一乐:“这下,热闹越来越大了!”

何有深苦笑:“热闹?这恐怕,是个大灾。”

老黄朗声说道:“怕个屁,要是我北斗小兄弟不来,咱们这几把老骨头,也得埋在这,现如今,都是北斗小兄弟和藿香姑娘给咱们赚来的,反正也是闹,就他妈的痛痛快快的闹!”

不过,来都来了,它既然结灵,就是我的灵物,跟雷祖一样,来头再大,也要听我号令!

我立刻抬起手来:“九尾狐,帮我——把这个九重玄钉取下来!”

我要亲手,报我们的仇!

江辰咬了咬牙,显然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意外情况。

可更让我意外的是,棺材里面沉默了一晌,那空灵却诡异的声音响了起来:“凭什么?”

结灵术的灵物,是对灵主言听计从的,哪怕雷祖。

毕竟,我们的命都给束缚在一起了。

我顿时一愣:“我是你的灵主。”

“灵主,很了不起?”

那个声音慵懒的响了起来:“你叫我来,我来了,已经给了你天大的面子——你上外头打听打听,我生下来到现在,听过谁的话?”

这一下,江辰顿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齐雁和也从后头靠近了一步,摇摇头:“德不配位,反受其殃。九尾狐,这是不服。”

我心里一沉。

谁知道,这个名震天下的九尾狐,竟然是这个性格。

“你的自由,是我给的。”

它不会不明白,是我把它从九雷锁大江里救出来的。要不是这个结灵术,它绝对没有出来的可能。只会被重新镇压,再无出头之日。

“那又怎么样?”那个缥缈的声音,似乎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你想说,我忘恩负义?不过呢,我这辈子,有一个信条,做买卖,一定得赚到点什么。”

也就是说,做什么,都得要点好处?

江辰缓缓说道:“九尾狐被关了这么久,自然也学聪明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转脸看着我,甩开了斩须刀,奔着我就劈了下来。

何有深反应是最快的,反手一把绅士拐杖就挡了上去,那把拐杖的动静我听过,金石之声,绝对不是凡物,可“啪”的一下,斩须刀一掠,无与争锋,乌光一炸,赫然就把那个拐杖,跟削甘蔗一样的砍断,何有深一个踉跄,可挺立在原地,岿然不动。

江辰眼睛一眯,像是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有人给我卖命,可池老怪物已经紧随其后,一个黑漆麻乌的大烟杆子挡在了何有深前面,撞开了斩须刀的余势:“还得看我的。”

“池老怪物,你少抢风头。”老黄一股子气劲儿炸开,奔着江辰那一推,江辰只能闪避了过去。

齐雁和一笑:“这些家伙,还挺有劲儿。不过……有劲儿也只是强弩之末了。”

他也想靠近,可这个时候,金毛趁机往前扑,齐雁和拧身躲过去,皱起了眉头。

金毛弯下身子,眼神变了。

像是点了两把火。

“这犼……长得挺快。”

金毛矫捷一跃,对着他就扑过去了。

江辰一直也没把十二天阶放在眼里,还想过来,却忽然像是撞到了什么看不见的屏障,后退一步——这个地方,已经被杜大先生,不言不语,下了一个退邪辟秽阵。

老黄觉出,大笑了起来:“咱们十二天阶,还是第一次联手,痛快!就是少了几个死鬼——算啦,他们没这个命!”

程星河一下急了,对着棺材就吼:“九尾狐,你是不是关了这么久,被关糊涂了?七星跟你结灵,你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七星死了,你也活不了!”

江辰虽然暂时被十二天阶牵绊住,可我心里清楚,他的能力,十二天阶也挡不住多久。

而他已经越过十二天阶,看向了那个棺材:“放心,我不会伤他性命,只会把他关在这个地方——不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

“九尾狐是为了自由,才抓住了九雷锁大江的最后关头,跟李北斗结灵,”齐雁和挡住金毛,也一笑:“把他重新封在这里,对九尾狐来说,也是个好事儿,自然乐见其成了。”

那个棺材里,依然默不作声。

这一瞬,江辰像是放了心,抬起手,斩须刀划出了风雷之势,对着十二天阶就直接劈了下来,可十二天阶,依然没有退缩,还是死死挡在了我前面。

不过,那些伸手人,也抓住了这个机会,踏过了老头儿崩碎的屏障,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要把我直接拽出去。

我反手要挣扎,可手现在一动就是剧痛,在这些伸手人面前,什么也做不到。

江辰一看,更着急了——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失去这个重新镇压我的机会。

就在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时候,一道白光不知道从哪里炸出,对着抓住我的手腕就射了过来。

转脸一望,苏寻——一身是伤,站都站不起来了,可还用最后的力量帮我。

不能再让他们为了我冒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