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2031章 我命令你

伸手人叹了口气:“我是为了你好。”

我明白,可是,这件事情上,我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输不起。

我往后一退,避开伸手人,大声对棺材说道:“九尾狐——只要你肯帮我,我身上,有你一条尾巴,可以还给你!”

九尾狐之所以被困住,就是因为失去了尾巴。

如果力量能全部回到它身上,那它就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棺材板子动了一下,像是里头的人坐了起来,我心里一振,动心了?

“一根尾巴算什么?”江辰大声说道:“李北斗要是不被镇压,你凭空多一个主人,受制于人,可不算什么好处!把他关起来,我照样能把他身上的尾巴取出来还给你,还有——这一次你只要不帮他,我可以上报九重监,给你记一个护卫四相,守三界平安的大功德,你以前的罪孽,可以既往不咎!”

对了,我记得,九尾狐是因为某个大罪孽,跟阿满他们一起,从上头给贬谪下来的。

既然是从上头下来的,怎么会不想回去?

江辰的条件,诱惑力多大,想也知道。

那个巨大的棺材,开始出现了小小的撞击声,像是一个人,在里头用指节叩动板子,盘算哪一个买卖最划得来!

我这,时间可不多了!

江辰抓住了这个机会,忽然暴起,对着脚下横扫,“啪”的一声,一片砖石飞起,杜大先生海棠花一样纤细的身材,忽然就是一个踉跄。

她的阵法,拖不住多长时间,被江辰用斩须刀劈破!

可摸龙奶奶早就等在了后面,江辰一动,她抬手几道麻绳,束缚住了江辰的手腕,死死往下一拉。

程星河见状,大声喊道:“不愧是我师父,好!”

这是真正的七十二路赶龙法!

简直无异于豢龙氏的手段,每一段,精准的像是测量过,全是要害上!

老黄也大喊了一声:“胡,你这个手法可越来越精进了——上菜市场绑大闸蟹,一点问题没有!”

摸龙奶奶脸色顿时一黑:“下次,绑你的嘴试试!”

“别管老黄这个臭嘴!”池老怪物忽然大声说道:“看着手底下!”

果然,一瞬间,那些精妙的绳结,就被乌光全部炸碎,摸龙奶奶自己,也后退了好几步。

可这个时候,池老怪物往上一顶,一道猛烈的行气翻转而起,赤手空拳,就架在了江辰面前。

棺材板子里的叩击声,还没停。

“你们……”江辰的声音越来越冷:“执迷不悟,非要为了他送命?”

十二天阶对看了一眼,异口同声:“我们信得过他。”

摸龙奶奶沉下声音:“别那么多废话——怎么都是死,不如死的痛快点,老太太我,早就活够本了。”

他们的身体,老迈而坚定,像是风霜侵袭,却就是屹立不倒的一片石林!

江辰的眼神越来越冷:“那就让你们,求仁得仁。”

斩须刀上的锋芒上,裹住了一层乌光。

这乌光一出,地上的砖石瓦砾,甚至都被吹拂开,啪的一下,炸到了别处。

而他身上,隐隐也出现了一层黑色——黑鳞!

他抬起手,乌光一闪,像是风雨欲来,廓清寰宇,把面前的一切,全部劈破。

心里一痛,跟刚才,劈到了老头儿身上一样。

这事儿,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可我的身体,已经被伸手人抓住,直接往外拖,我立刻一只脚架在了棺壁一块凹痕上,元神箭射过来,可伸手人抬起手,元神箭像是被阻隔在了玻璃罩子外头,啪的一下被弹回去,根本就没有进来的可能。

可苏寻一点放弃的意思也没有,趴在人堆里,歪着头,元神箭跟连珠箭一样——一支也没停!

伸手人叹息了一声:“你身边的人,都是好人,可惜了。”

他们抓我出棺材的手劲儿,更大了。

这只脚,撑不住多久。

“走吧。”伸手人说道:“等到了外面……”

而江辰也不希望我被拽走,那一下,对着十二天阶就削了下去。

他们挡不住,索性,也不抵御,可就那么站在前头!

我没有别的选择。

就在被伸手人拖下去的最后一瞬。

“九尾狐!”我看向了棺材,厉声说道:“我命令你——给我把手腕上的钉子解开!”

这个声音,是我发出来的,可跟以前的我,不大一样。

毋庸置疑,威慑天下!

这是——那个神君的声音。

所有人,都为止一震。

这一瞬间,一股子澄澈到了炸眼的青气,忽然四下弥漫,升腾而起。

我以前见过,最多的,也就是九丹灵物的灵气,已经十分澄澈。

可现如今这个青气,清透美丽的,简直像是盛夏初晨的天空。

九尾狐的气息。

“哒”的一声,手腕上一阵剧痛,但这个剧痛,让人欣喜——是九玄重钉,松动的动静。

那个慵懒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一声,才像是真正的你——老相识了,我就卖你这个面子。”

江辰的眼神一凝,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下一秒,立刻掀开周围一切,抓住最后的机会,对着我劈了下来。

可这一下,斩须刀没有所向披靡,而是生生停在了半空。

我挡住了他的手。

手腕子上,出现了一个大洞,哗啦啦往下淌血。

那个巨大的钉子,“当啷”一声,就跌落到了地上。

剧痛无比,可这不算什么。

抬起头看着江辰,我笑了笑。

他眼里再一次露出了恐惧。

是啊,我回来了。

金龙气炸起,所向披靡,宛如日头穿过乌云,立刻就把那像是要淹没一切的乌光全部撞开,江辰反应过来,翻手要劈,可他忘了,斩须刀是我的。

我歪头避开,那道乌光擦着我的脸下来,距离不过毫厘,那道乌光带着锐气,理应摧枯拉朽,但是“呛”的一声,金龙鳞乍现,斩须刀不过是在龙鳞上刮了一下。

这一下落空,江辰回手又是一刀,我没有抬头,再次闪过,反手抓住江辰的手,太岁牙诛邪手全部生效,整个人逆着翻起,凌空转身,反挂在了江辰的脖颈上,死死往下一压,江辰身子被压下,膝盖腰身用力,要反抗,我趁机捏住他的手腕反方向一绞,“喀”的就是一声带着残忍的脆响。

江辰剧痛之下,不由自主松手,一低头,眼神一空,发现斩须刀已经不在自己手上了。

我一手沉下,接住了。

斩须刀,终于回来了,下一秒,锋芒卷起金光,裹挟风雷万钧之势,对着他劈了下去。

江辰后退,没谁不畏惧斩须刀的锋芒,浑身乌光顿时更盛,像是拼尽全力要抵挡。

可我比他还快,风在耳边一掠,已经一脚踹在了他的膝盖上。

金龙气似乎能把乌光全部净化,啪的一声,他不跪也得跪。

再一抬头,斩须刀已经横在了他修长的脖颈上。

斩须刀上的金龙气反射到了他眼睛里,逼着他眼睛一眯。

我眼角余光,看向了老头儿。

老头儿,还站在原地,像是一座倒不下的碑。

斩须刀上贯穿了一层金气,对着江辰就劈了下去。

江辰还想往后退,看向了齐雁和。

可齐雁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更远的地方。

齐雁和说过——他不会帮助输家。

他还不能死,我得问出有用的话,不过,不妨碍这么长时间一来,我们不得不解决的积怨。

金龙气从刀背上炸起,带出霹雳风雷一般的凌厉,直接砸在了他俊秀的脸上。

这一下,他的身体完全无法抗拒,拔地飞起,脸几乎变了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