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2033章 你是凶祟

景朝国君建立四相局,就这么两个目的,一个是结合万民之力,封住了底下的凶祟,这是来路,还有一个,就是靠着四相局,回到来处,这是归途。

真龙骨里,还记得许多民间疾苦。

那个时候,这片土地狼烟战火,生生不息,百姓流离失所,易子而食。

数不清的人祈祷:“我们想活!”

神君为什么舍弃了身份,我还没完全想起来,但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救万民。

凭着一己之力,他登上了至高无上的位置——唯一能做到这件事情的位置。

后来事情终于成了,历尽千辛万苦,扛住了许多谩骂非议。

“国君暴虐肆意——挥霍民脂民膏!”

“国君遗臭万年,永世不得超生!”

景朝国君没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只一心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可没想到,四相局本来是向上的阶梯,却被他们改成了向下的牢笼。

因为,他们不想让我回到,我要去的地方。

我低下头看着江辰,拿起了敕神印:“这个东西,能做到的,似乎很多。”

比如,号令一些,不想听那个“神君”号令的人。

所以,景朝国君被封住,再取得了敕神印,他们就有了自由。

四相局是唯一能把神君带回上头的阶梯,自然是最好的机会。

我盯着江辰:“帮你的,还有谁?”

那些为了一己私欲,害了这么多无辜之人的,还有谁?

江辰忽然一笑:“真龙转世,也不过如此。”

不过,你终于承认,我是真龙转世了?

“放你妈的屁!”程星河听不下去了:“你说谁不过如此?”

我低下头问江辰:“江仲离和夏季常呢?”

他们也跟这件事情,脱不开联系。

而他们在真龙骨里的记忆,也越来越多。

江仲离,是跟我什么时候认识的?

啊,对了,我记得,一棵松树。

那一次,在下大雨。

景朝国君在松树下躲雨,身边几个残兵败将,正打算攻对面的城,以少敌多,无异送死,可别无选择。

江仲离举着包袱和雨伞,也到了树下。

文弱落魄,草鞋麻衣。

附近树不少,不知何故,他非要选那一棵。

问他,他狡黠一笑:“跟你坐在一起,能躲劫。”

话音未落,几道雷落下,身边几棵松树,轰然倒塌。

景朝国君看出来,他包袱里的是罗盘和风水尺。

“你是个风水先生?”

“寻龙点穴,看家本领。”

“欲往何方?”

“适逢乱世,平天下,济万民,成千秋万代功德。”

这话,狂妄至极,可从江仲离口里说出来,竟然极为自然。

而且,叫人不得不信。

景朝国君身边的人全笑了。

“就一个风水先生?”

“睡了几年,敢做这么大的梦?”

“修猪圈的能耐,偏有修天下的痴妄——别是个疯子吧?”

可景朝国君没有。

“如何平天下,济万民?”

江仲离抬起头看着景朝国君,双眸如星:“遇上你,就足够了。”

“我?”

“你要打下前面的响水峡,就要下北峡,封河道,成蛟龙出海势,必将横扫千军,大获全胜,方大吉。”

“不这么做呢?”

“不封那个位置,那就是利刃穿龙心,主全军覆没。”

这个排兵布阵的法子,一针见血。

“好——你跟着我吧。”

“非也,”江仲离盯着万里江山:“这件事,须得国君随着我。”

“国君?”

那个时候,景朝国君不过是领着几个乡勇的草民。

“国君。”

这一句,无比肯定。

这之后,他出谋划策,帮了国君许多大忙,忠心不二,说是如此方可报答知遇之恩。

虽然手底下将士多为不满,认定他是个妖道,可景朝国君知道,没有江仲离,也许他也能成事,但要多走许多弯路。

一直到了最后,国君都极其信任他——玄英将君叛乱,还把一切,包括身后事交给他打点。

是景朝国君自己,识人不明?

夏季常就更别说了——那一年,夏季常是景朝国君过锦江府的时候,从水里捞出来的灾民,接近浮尸。

他的命,是景朝国君给的。

他发誓,三生三世,也给景朝国君效命。

可改局的,就是这两个人。

说起来——江仲离不是一直没从真龙穴里出去吗?

现如今,我已经到了真龙穴的穴心了。

他在哪里?

“说要讨回公道,可也仅仅是找到了我一个,”江辰一笑:“你明明知道——合力改局的,是江仲离,夏季常,你身边,那些最信得过的人!”

白藿香看着我,眼神担心了起来。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那些你最信任的人都背叛你,”江辰声音一提:“只有一个原因,因为没有人,愿意你重新回去——你是五爪金龙又怎么样?不光是祟,你自己,也是个让人除之而后快的凶祟!”

我的心猛然一动。

凶祟,凶祟……

用绳索抓住我的潇湘,那些打在我身上的石头……

那条——坠落在额图集的龙!

我想起来了。

“还是说,”我盯着江辰,声音淡漠:“景朝国君那个所谓的真龙转世,一开始,也是一个骗局?”

江辰的眼里,出现了没多久的张狂,再次化作了恐惧。

景朝国君一开始跟着雷霆万钧,降生到了那个茅草屋里,就有东西想杀他。

那个执掌敕神印,高高在上的神君难以制服——转生成了血肉之躯,就好办了。

而景朝国君转生的原因,也就是要以真龙转世的名头,创办四相局,镇压祟——景朝国君死了,另一位真龙转世出现,那景朝国君的位置,就永远被取代了。

所以,有一位作为替补的真龙转世,也应运而生。

玄英将君。

中间发生了很多事,不过他们完成的很顺利,景朝国君被四相局压住了几百年,按理说,是永无翻身之日的。

可是,坏就坏在了江瘸子,和摆渡门里的机缘巧合上。

夏季常留下了一把钥匙。

好像我被摆渡门认成放出小龙女的灾星,被追杀,才会放出小龙女一样,有些事情,就是因为提前预知,才会发生。

这是命数,不认也得认。

江天为了成为真龙的父亲,带着江夫人,跟着江老爷子等人进入真龙穴,景朝国君借机,借助了江夫人的身体从四相局里逃出来,才成了今天的我。

毋庸置疑,在江夫人腹中,另一位真龙自然也随机而动——我带着真龙骨转生,会把自己的一切全部夺回来,他好不容易占据了我的位置,怎么会就这么放手?

江辰再一次跟了下来。

身后的棺材板里,传来了叹息的声音。

是九尾狐。

那些伸手人对看了一眼,都没出声。

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三界众生——只要三界平安,有些事情,难以深究。更别说,牵扯这么大。

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的程度了。

江辰眼里的光越来越暗。

摸龙奶奶叹息了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程星河还想起来了:“师父,我记得,你第一次碰到七星,就说什么别得罪他,天雷要劈的,你那个时候,就认出他来了?”

摸龙奶奶缓缓答道:“我还没那么大的能耐,不过……那次一碰到他,我就觉出来了,他跟当初我碰到的那条龙,一模一样。”

摸龙奶奶就是因为那个机缘,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绰号。

那条龙……又是哪一条?

现在想想,一路上,想害我的人很多,帮我的人,也很多。

天地之间,总得有个公道。